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司机看到两人四肢健全的出现在酒店门口似乎有些失望,将人载到城里医院便头也不回头的走了,一小时的路程只用了半个小时。

     在沈香晴以为指不定能赶回去稍微补个觉的时候,手的拍片结果出来,果然是骨折。

     “真的要先把错开的地方掰回去哎。”蓝净铃心塞塞的看着自己的手,被医生按了几下疼得有点麻木。

     手腕凸起来好大一块,这真的是自己的骨头嘛。蓝净铃脑补了一下这么一根大家伙被强行塞回去的感觉,想想都觉得好痛,不要行不行。

     “嗯,你到那边坐好等医生过来。”沈香晴点头。

     莫名就有种幸灾乐祸的冲动,看着难得大小姐露出畏惧的神色,沈香晴很想仰天长笑你也有今天。

     “我能不能坐这边?”用没受伤的手扯了扯沈香晴的衣角,蓝净铃畏畏缩缩的说。

     “干嘛,你怕啊。”沈香晴不厚道的一针见血。

     “怎么可能,我是觉得那边离门近,挺冷的。”蓝净铃撇了撇嘴,不揭穿会少块肉。

     “这边窗户开着,你确定不会更冷?”嘴角勾起一丝揶揄的笑,沈香晴表示看着大小姐吃瘪挺爽。

     “我现在是残疾人哎,你就不能体贴我一下。”找理由失败,蓝净铃索性破罐子破摔。

     “抓着。”沈香晴把袖子撸了起来,将自己的左手交给蓝净铃。

     眼看着医生走了过来,为了避免蓝净铃的惨叫声把整栋楼唤醒,沈香晴义无反顾的做出牺牲,奉献出自己的左手。

     “能不能咬着?”这么说着,蓝净铃抓住沈香晴的手,一边伸出舌头在白皙的手臂上舔了一下,收获淡淡的肥皂香气。

     “你是变态嘛!”触电一样缩回手,沈香晴发现自己又起鸡皮疙瘩了,肯定是冷的。

     “那人家疼嘛,总得做点什么转移注意力。”蓝净铃委屈得理所当然。

     “你再敢做奇怪的事情,我就直接把鞋塞你嘴里了!”在手臂上很搓了几下,沈香晴抱怨着再次伸出手。

     “你们好了没。”半夜被吵醒的医生显然心情不佳,满脸阴郁的看着不知所谓的两人。

     “您...”挣扎再三,蓝净铃还是放下偶像包袱,苦着脸求饶,“您轻点啊,我怕疼...”

     “你给她托住一下左手手臂。”医生依然是面无表情的样子,向沈香晴下达指令。

     听话的蹲了下来,一只手任由蓝净铃拽着,空出来的手在下面托着那只废手,沈香晴突然觉得自己有些紧张,连嘲笑蓝净铃怕疼都没心情。

     “你配合一点也就疼一下,不然接歪了有的受。”也不知道医生是在安抚人还是吓唬人。

     “好...嗷!”蓝净铃刚想点头,左手便遭受一记暴击。

     完全没给人反应的时间,医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蓝净铃的受伤扭了一下。

     作业完成,前后耗时不超过半分钟。

     “好了,你缓一缓再去拍个片子看位置有没有接错。”轻描淡写的丢下一句话,医生又回到储藏间拿打石膏需要的材料。

     疼出一身冷汗加脸红脖子粗,蓝净铃再也不想顾及形象,只想找个温暖的怀抱祭奠一下自己逝去的青春。

     将脑袋窝进沈香晴腰里狠狠扑腾了几下,手也是顺其自然的掐着沈香晴的手,毫无意识的头晕目眩半分钟后,蓝净铃总算恢复清醒。

     “好痛...”窝在某人怀里的小公举带着哭腔控诉。

     “嗯。”沈香晴很想腾出一只手来拍拍蓝净铃的背,结果发现根本没有多余的手。

     “我差不多是一只咸鱼了,你会不会嫌弃我。”依然是哭腔,蓝净铃的问话模棱两可。

     “那你就可以拿来下饭了。”默默接了句冷笑话,沈香晴觉得大冬天的温度更低了。

     “你要吃掉我嘛?”蓝净铃突然眼神亮晶晶的抬头。

     “智障!”意识到自己似乎说了句羞耻的话,沈香晴尴尬的撇过头。

     “我可能后半生生活都不能自理了,怎么办...”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蓝净铃改成侧着脑袋靠在沈香晴腰上。

     “你是大小姐,还怕没人伺候?”沈香晴对空翻了个白眼。

     “可是他们都不是...”蓝净铃的哭诉被敲门声打断。

     “差不多就行了。”医生满脸无奈的站在门边,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这么爱演。

     “麻烦您了。”沈香晴条件反射的将蓝净铃的脑袋推开。

     推着治疗车的医生微微颔首,刻意将车横在两人中间。

     “给她把手托着吧,我就不叫护士过来了。”想了想,医生还是决定使用这个免费的劳动力。

     讪讪的走上前恢复成刚才的姿势,沈香晴在蓝净铃的脑袋伸过来前恶狠狠的瞪出一个警告的眼神,不要得了便宜还不卖乖。

     不开心的嘟着嘴,宝宝是伤员理应得到心灵和身体上的双重抚慰,蓝净铃在心里默默给医生打了个五星差评。

     将石膏带慢条斯理的拆开,再一条条固定在蓝净铃的左手上,最后用绷带固定又疼得大小姐一阵嗷嗷叫唤。

     “疼的话就过几天再来拍个片子,不过按照我的技术应该不会错位。”似乎是为了验证一样,医生坏心眼的用手指曲成圈想在石膏上敲几下。

     “好好好,我们相信您!”沈香晴第一时间做出反应,将蓝净铃的手护在自己的手下。

     “一个月不要沾水不要乱动,注意事项你们自己去网上查查我就不废话了。”医生脸上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不过话说回来,我看她应该是个左撇子。”

     “这您都知道。”蓝净铃惊讶的看着医生。

     从进诊疗室后所有的事情基本都是沈香晴处理,蓝净铃只是坐在一边装死。

     “没见过脑残还能连手残都不知道?”医生丢给蓝净铃一个骄傲的小眼神,“不要尝试用你的左手去做任何事,包括吃饭穿衣服刷牙洗澡。”

     “那我用右手。”大小姐似乎已经领会其中深意,可怜兮兮的说。

     “可以,但是不要企图用左手辅助。”这么说着好像还差了点什么,医生简单粗暴的补充道,“人的手就是用来保持平衡的,不要试图克服惯性,那不可能。”

     “您的意思是说,接下来一个月,她就要像高位截瘫一样坐在那边给人伺候?”沈香晴算是听明白了,总结道。

     “并不。”医生神秘莫测的摇头,“是要像帕金森一样坐着。”

     “一定要那么惨嘛...”蓝净铃决定收回刚才给的差评,果断丢出32个赞还要附送锦旗给医生。

     “如果你想下次过来检查直接进手术室的话,你大可以试着挑战极限。”医生一本正经的说。

     “懂了。”沈香晴无奈叹气。

     麻烦就这么揽下来,反正被蓝净铃黏上开始自己就应该渐渐习惯了才是。

     两人离开急诊科前,医生还站在一旁借着阴影给了蓝净铃一个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的眼神。

     从医院出来,天依然灰蒙蒙的看不到一丝光。夜晚的小城市显得有些荒凉,连的士都在十几公里开外需要双向收费才能接人。

     “喂。”坐在医院等待区的座椅上,沈香晴突然想起来,“你跟那个医生认识?”

     “怎么可能,我都是第一次来这个破地方。”蓝净铃果断否认。

     那个有良知有品德的医生只是不小心跟自己心意相通了一下,活生生充当了一回神助攻而已。

     “为什么我觉得他看你的眼神怪怪的?”沈香晴质疑。

     沈香晴觉得自己不是话多八卦的人,只是医生的表现太过明显,让人很难无视。

     “看我长得可爱?”蓝净铃臭屁的自我感觉良好。

     “嗯,这个理由我接受。”沈香晴耸了耸肩。

     得到沈香晴肯定的蓝净铃突然有种如遭雷击的感觉,这货居然承认自己可爱?还是自己的打开方式不对听错了。

     “你刚刚说什么来着?”蓝净铃不确定的再次重复。

     “我说你傻得可爱,有问题?”沈香晴反问道。

     “哦。”蓝净铃傲娇的转过头看向远方。

     抿着嘴假装不满,却被眼角即将满溢的笑意出卖,自己居然被表扬了。不管长得可爱还是傻得可爱,蓝净铃本来就是可爱的化身。

     “明天你就在房间休息,不要跟过去了。”沈香晴不放心的叮嘱道。

     “好。”没有反驳,蓝净铃点头答应。

     不由自主的多看了一眼难得听话的人,沈香晴有些疑惑,一路上各种小动作就是为了跟着自己来剧组,现在却如此轻易就放弃了,那她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