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不惹事不怕事,是沈香晴做人的准则。

     面对突如其来的柳一蔓,沈香晴原本碍于两人身份地位的差距想着能避则避。

     可是也正是因为两人身份地位有着极其悬殊的差距,柳一蔓却暗搓搓的跑来挑衅自己,沈香晴也只能被动迎战。

     而且,似乎导火线就是在房间里躺着的蓝净铃,也不能完全算是和沈香晴没有关系。

     被看似天真无邪的沈香晴堵得大清早还没吃早点就开始心塞的柳一蔓也懒得再说话,一言不合就靠在座椅上假寐起来。

     车子开了十来分钟到达拍摄场地,所有人员就绪,有拍摄任务的人按顺序进化妆车化妆。

     一直沉闷的天气偶尔几点雨丝的天气总算放开了下,从毛毛雨变成中雨。

     场记开始通知每个人的化妆时间和上戏场次,乔沐年很开心的将有些雨中的场景提前,除了拍摄手法略考验摄像师的技巧,基本可以省下一大笔人工降水的钱。

     前期戏份几乎都是在水里完成的沈香晴也得到化妆的通知,比如与男主分手后躲在雨里哭,以及很狗血的,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找了个雨天去跳水。

     跟着场记走上化妆车,沈香晴有些兴奋,毕竟是第一次见识到货真价实的拍摄道具车,自己也是第一次跟屏幕上才能看到的那些名字出现在同一个空间里。

     事必躬亲的乔沐年也在做开拍前的最后准备工作,检查完设备后进入化妆车。

     “沈香晴?”乔沐年上车就开始点名。

     “到!”正坐在一旁排队,在车内温湿空气的环绕下渐渐生出睡意的沈香晴一个激灵站了起来。

     “昨天没睡?果然很憔悴啊。”乔沐年端详着沈香晴的脸道。

     “呃,稍微有点状况,睡得不是太好。”模棱两可的回答,沈香晴琢磨着乔沐年突然冒出来找自己的含义。

     上车没有跟其他大牌打招呼,反而直接找了自己这个用名不见经传来形容都觉得很多余的新人。

     显然,乔沐年是有备而来,很有可能是受到某些人的点拨。

     “你这样子随便描几笔,病态妆容就出来了。”导演的脑子里随时能展现出画面,乔沐年比划了几下,“那个谁,给她先化一个。”

     被点名的化妆师放下手中活计,屁颠屁颠的跑到乔沐年面前听候吩咐。

     “服装造型,正好那只智障男主还在赖床,我们先拍沈香晴和柳一蔓的对手戏。”乔沐年对着场记招呼道。

     在手上一堆文件里翻找了几下,场记拿出乔沐年需要的脚本。

     女配痊愈回国后得知男主已经跟女主爱得难分难舍,将两人分别约在前后两个时间点出来谈判,想在后到的男主面前制造一个病弱的自己被狠心女主推下水的狗血桥段。

     大冬天又是风又是雨的天气自己往水里跳,不是脑残就是弱智,这是沈香晴对这个角色的吐槽。

     “你没问题吧?”乔沐年不放心的看着满脸倦容的沈香晴。

     虽然让女演员这种天气在户外表演很不厚道,不过正好天时地利人和,和风细雨的天气反而拍不出想要的效果。

     连这点苦难都坚持不了的演员,大概以后也就只能当一条咸鱼了。

     “试试。”话不敢说得太满,沈香晴借着化妆的时间开始研究剧本。

     台词倒是没有多少,都是恶俗的恶毒女配常见的句子,临场发挥也能编出不少,只是坑爹的往水里跳。

     池塘里的水在剧组到来之前就已经换过,虽然没有结冰,不过离冰点估计差不了几度。

     穿着棉袄在冰水里扑腾,还要装死等男主来救,加上原本就不怎么和善的天气,这效果绝对是冷加冻等于冰雕,沈香晴开始后悔昨晚期待雷暴了。

     被安排的化妆位置又在柳一蔓身边,完全不同于沈香晴临时抱佛脚的紧张,天后倒是老神在在的喝着豆浆化着妆,不时轻声跟化妆师交流几句意见。

     本来就一夜没睡,自带御寒效果几乎可以无视,被冷风吹得脸色有些发青的沈香晴也难怪会让乔沐年第一反应就是特别适合拍需要病态妆容的戏。

     现在沈香晴的脸就算不上妆,有没人觉得她看起来有多健康。

     “待会儿是我推你下水,还是你自己跳下去?”身边突然传来柳一蔓幽幽的询问声。

     “啊?”沈香晴的反射弧一下没能跟上。

     “你说这场戏,我们是会一次性成功呢,还是耗到日落?”嘴角勾起一丝胜利的微笑,柳一蔓换了个更直接的问话方式。

     “您的演技可是圈内出了名的不吃螺丝不ng。”沈香晴暗搓搓的拍了一记马屁。

     这时候不低头不行,先前自诩为战斗女王的沈香晴果断服软。

     天寒地冻的多下几次水,沈香晴还想安静的过个好年。

     “可你是新人呢。”柳一蔓表示不吃敌人的糖衣炮弹。

     “能得到您的提点是我的荣幸。”沈香晴赔着笑脸。

     “我知道你演技好,可是这个角色呢,还真不是那么好演的。”话锋一转,柳一蔓不置可否的突然换了个话题。

     “是的,现实中大概没哪个正常人会用这种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烂招数。”沈香晴表示自己也不是很能理解恶毒女配的做法。

     但是既然要演好一个角色,就必须深入了解角色内心层次的东西。而对于这个角色的行为,沈香晴只能想当然的理解为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

     “如果她不是正常人呢。”柳一蔓微微一笑,便不再多说。

     不敢置信的用余光偷偷看了一眼一旁假寐的人,沈香晴惊讶的发现,柳一蔓似乎真的是在提点自己。

     之前一直想的因为是恶毒女配所以会有这么多出格的行为,却从来没有想过,如果这个人已经不是正常人,似乎一切作为就很容易解释了。

     一个从小被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大小姐,在遭遇自认为的青梅竹马背叛之后,伤心过度的患上失心疯,用一系列猎奇的事情发泄自己抑郁的情绪。

     “哦对了。”柳一蔓再次开口,好像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有些导演会在拍摄的过程中修改剧本,你应该知道吧。”

     “您的意思是...”沈香晴咋舌。

     腹诽这家伙就不能一次性把话摊明白了说,这次暗示略带嘲讽的样子,似乎和蓝净铃的做派如出一撤。

     “抓紧时间。”剧本从柳一蔓手里丢了出来。

     快速的翻看了几页,前面剧情大致相同,只是到结尾部分,和沈香晴手上那本却是截然不同。

     原着里女配死于非命,现在却变成改邪归正人间自有真情在的恶俗套路。

     剧本里面并没有指出女配患有失心疯,但是如果只是一个坏到骨子里的人,大概是没有办法变好的,怪不得柳一蔓会这样提醒自己。

     “谢谢。”沈香晴感激道谢。

     “呵,年轻人。”柳一蔓的声音充满了玩味的嘲笑。

     刚生出来零星的好感消失殆尽,沈香晴有些摸不透柳一蔓的性子,分明是做好事帮了自己却偏偏要扮红脸,到底得多傲娇任性才能这样。

     果然,又跟蓝净铃好像。

     这么想着,沈香晴心里又生出些许的不平衡。都说两个人在一起久了才会同化对方,看样子这两人在一起纠缠了没有小半辈子也有十几年吧。

     幸好今天要演的部分没有做出修改,只是表演方式需要稍作改进,沈香晴看着白纸黑字做了一次深呼吸,不安的情绪渐渐得到平复。

     不管怎么说还是得感谢柳一蔓,至少及时提点了自己,不用因为没把握好剧情而在冷水里泡上几个小时。

     翻到剧本的最后一页,一排小小的数字吸引了沈香晴的注意力。

     总共四个数字,每两个后面一个小点,应该是用来标注剧本的修改日期。

     而这个日期,却是在半个月前。

     也就是说,蓝净铃把合同给自己之前,剧本就已经修改完成。所以,寄去学校的剧本,应该也是最新的内容。

     沈香晴看到的是一本原本不应该被自己看到的初稿,也有可能是主创人员之间交流用的讨论稿。

     可偏偏这么个沈香晴没资格看的东西,却被蓝净铃拿到了自己面前,差点还误导了自己。

     到底是谁的问题。

     “行了,你过去换了衣服等着吧。”正当沈香晴胡思乱想时,化妆师突然拍了拍沈香晴的肩膀。

     默默推到一边,心里像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气闷,沈香晴完全不相信蓝净铃会故意弄一本没用的东西坑自己,而且她还说得那么信誓旦旦,一副嘚瑟要奖励的样子。

     真相是怎样,只需要一个电话就能搞定。不知道为什么,沈香晴有一种感觉,只要是蓝净铃亲口说的,自己就会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