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沈香晴突然想起柳一蔓被人用担架抬着离开前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莫名有种细思恐极的感觉。

     没有听从女人的建议回去换衣服,沈香晴决定先把事情弄明白。可大可小的事情,不说清楚就会演变成灾难。

     站在风口处狠狠吹了几分钟,沈香晴在人流最多的地方轻易找到柳一蔓的保姆车,满脸惊慌失措的在人群中杀出一条血路,顺利挤到车前。

     之前提醒自己去换衣服的女人正站在车门把手处,一尊石像一样面容严肃的望着虚空发呆。

     “我想上去看看蔓姐。”沈香晴软言软语的向女人提出申请。

     “您没有换衣服。”女人的注意力却在别的地方。

     “这不重要。”沈香晴摇头,“蔓姐怎么样了,我得去看看她。”

     沉吟几秒,女人若有所思的上下打量了沈香晴一眼,嘴角突然勾起一丝了然的冷笑,将位置让了出来。

     柳一蔓的房车内饰比朴素的外表看起来要华丽很多,上去是一个接待性质的小空间,茶几上放着两杯冒着热气的水,似乎有人比沈香晴先到。

     听到车门的声音,躺在隔间的柳一蔓不着痕迹的瞟了一眼小客厅。

     “听到我出事,你居然挂着彩还跑过来看我,真是让我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柳一蔓气虚的感慨。

     “你想多了,我就是路过。”另一个女声冷淡的回应。

     无意中变成偷听者,沈香晴有些尴尬,自己打开车门的动静那么大,里面两人得有多专注于对方,才能把自己无视。

     可是总觉得除了柳一蔓之外的女声很耳熟,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沈香晴暗搓搓的藏身于会客室与隔间卧室的边缘处,窥视着里面的情况。

     惨白着脸躺在床上,柳一蔓身上盖着厚厚的棉被,手上还挂着盐水瓶,给人一种虚脱到分分钟就会不久于人世的感觉。

     原本应该在酒店睡觉的蓝净铃居然出现在床边,端着一碗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液体,面色不善的盯着床上的人。

     “是嘛,我以为你是来看我的。”柳一蔓的嘟囔声带着浓浓的鼻音。

     “也算是吧,看你如何愚蠢的把自己丢进水里。”咧嘴展开一个嘲讽的笑容,蓝净铃冷哼了一声。

     “没想到你还有这种未卜先知的能力。”回应似的扯出讨好的笑,柳一蔓对嘲讽好像很受用。

     不顾自身情况,蓝净铃居然第一时间跑来关心柳一蔓,两人的关系果然匪浅,这是眼下沈香晴能得出的结论。

     平时淡漠的天后居然也会露出撒娇的表情,沈香晴看着卧室里两人看似冷漠其实满是关心的互动,脸色不自觉的黯淡下来。

     “我以为我来的目的,是来观摩学习的。”蓝净铃的声音霍地变冷,“学习如日中天的天后,是如何将一个连出道机会都差点被她亲手扼杀...”

     “沈香晴,你来了怎么不出声呢。”柳一蔓突然惊讶的大声打招呼。

     “蔓姐。”偷听被发现,沈香晴呆愣了几秒,乖巧的打招呼。

     虽然对蓝净铃说话的后半段抱有疑虑,可是目前更重要的,是让柳一蔓为自己澄清落水事件的真相。

     “嗯,有事嘛?”柳一蔓的语气不愠不火,好像并没有因为自己的落水对眼前的人产生什么质疑。

     “那个...”拘谨的站在门边,沈香晴表现出一副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才能表达歉意的无辜样子。

     “我不是让杰妮瑰带你去换衣服了,为什么连个棉袄都不穿就出来了。”蓝净铃不满的出声打断。

     “杰妮瑰?”第一次听说的名字让沈香晴着实愣了一下。

     想起车门外保镖一样站着的女人,原来叫杰妮瑰。

     如果不是有糟心事亟待解决,沈香晴一定会毫不客气的吐槽一下,蓝精灵的保镖是杰尼龟,都是二次元跨剧集的小伙伴。

     “让你去换衣服干嘛不换!”蓝精灵的关注点完全放在自认为更重要的地方,本来就黑着的脸色更臭了,“你是想冻僵了和我抱着死嘛。”

     “我想先确定蔓姐...”沈香晴委屈的撇了撇嘴。

     这家伙真是一点都不会看人脸色,明明自己都要火烧眉毛了,蓝净铃居然还有心情关注自己有没有换衣服。

     如果真的按照杰妮瑰说的去换了衣服再来,只怕传出去的新闻就会变成新人因妒生恨借拍摄之便将天后推下水,事后没事人一样大摇大摆的招摇过市了。

     “你自己换还是我帮你脱。”从一堆衣服中挑了几件最小尺码,蓝净铃冷着脸挡在沈香晴和柳一蔓中间。

     确定这家伙不是故意来捣乱的嘛,蓝净铃强硬的态度让沈香晴很是无奈。晚点换衣服最多只是冷到生病,为了表现出委屈,自己还特意去吹了一阵子风,这下完全被蓝净铃搞乱了。

     “你不知道情况就不要乱来!”沈香晴压低嗓门,生硬的瞪了任性的大小姐一眼。

     “我不知道情况?”蓝净铃好笑的瞥了一眼横眉竖眼瞪着自己的人,“让你去换衣服就赶紧去。”

     说到柳一蔓,大概没有人比蓝净铃更了解这位天后的尿性。幸好今天自己在电话里听到沈香晴要拍落水戏,就顶着风雨赶了过来,不然这小女人怎么被人生吞活剥的都不知道。

     让助理把沈香晴支开,蓝净铃特意自己一个人赶过来,就是为了跟柳一蔓摊牌。

     不由分说的单手将沈香晴推进更衣室,蓝净铃拉了张椅子坐下来。

     “目的是什么。”本来想圆滑的解决这个事情,现在看样子是不可能了,蓝净铃干脆将话挑明。

     “你在说什么。”柳一蔓挣扎着坐了起来,给了蓝净铃一个坦荡的直视。

     “天后身边从来不缺新闻,为什么要拉上沈香晴一起,还是个心机的丑闻。”蓝净铃眯着眼睛,眼里闪过一丝危险的讯号。

     “哦,你说落水啊。”柳一蔓微微一笑,“天后为戏献身主动跳下冰冷的湖水,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啊。”

     看着柳一蔓云淡风轻的笑脸,蓝净铃心里一团无名火瞬间被点燃。

     “我听说,剧本上并没有提出你也要落水的要求。”蓝净铃即刻揭穿,“故意做出被沈香晴推下去的假象,别人看不出来,你觉得我也会被骗?”

     “啧,好好的生什么气嘛。”眼看着骗不过去,柳一蔓无赖的耸肩,“本来我是想好好演完一次过,大家不用互相伤害,多好啊。”

     “然而你并没有这样做。”蓝净铃的火气高涨上涌。

     坑了人还做出无所谓的姿态,任由谁看着都会生气。何况,还是当着蓝净铃眼皮子抵抗诬赖自己在意的人。

     “对啊,因为你来了。”柳一蔓老实承认。

     干脆从床上走下来,既然已经被人揭穿,柳一蔓也不再费神装柔弱。

     在蓝净铃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柳一蔓伸手摸了摸蓝净铃的脸蛋,表情变得冷然。

     “你想说什么。”强行克制住想躲开的冲动,蓝净铃皱着眉头问道。

     “有问题不来找我帮忙,听到沈香晴有困难就主动贴过去,在背后做了这么多事的你,觉得我为什么要这么做?”笑容收紧,柳一蔓轻轻在蓝净铃的左手上拍了一下。

     “嘶...”一阵钻心的疼让蓝净铃很难淡定,脸都疼得红了起来。

     “小惩大诫。”脸上再次扬起明媚的笑容,柳一蔓转头看向刚从更衣室出来的人,“赶紧回去洗个澡,别着凉了。”

     “啊?”沈香晴的反应是一脸懵逼。

     刚刚还躺在床上要死要活的人,突然就面色红润的下了地,还跟蓝净铃眉来眼去的有说有笑,沈香晴表示一下子很难接受这种转变。

     “这衣服你穿着不错,送给你了。”柳一蔓对着满头问号的沈香晴抛了个媚眼,重新躺回了床上。

     “蔓姐,我...”依然搞不清楚状态的沈香晴企图做出最后的挣扎。

     换衣服的时候透过排气窗,沈香晴清楚的看到已经有媒体闻风而动等在了保姆车四周,柳一蔓接受采访只是时间不问。

     估计到这个时候,不少作为旁观者的工作人员已经把自己看到的东西说了出去。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无一例外的是对沈香晴不利的内容。

     “走吧。”蓝净铃黑着脸拉扯着沈香晴下车。

     “喂!”沈香晴不满的想多说几句,却被身后高了自己将近半个头的人挡了个严严实实。

     “没听到她说的嘛,回去洗澡。”蓝净铃死活不肯让步,突然发现了什么一样,脸上泛起一丝奇异的神采,“我说,你衣服里面是不是少穿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