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你摊上大事了。”

     从音乐教室往教务处,短短十五分钟的路程,路过所有人的指指点点和窃窃私语,都在提醒着沈香晴这个事实,自己摊上大事了。

     至于是什么大事,沈香晴觉得自己真的很无辜。

     沈香晴目前就读的明星学园,校如其名,作为现今最大的专业类学校,是很多大牌明星梦想发迹之地,同时为娱乐圈输送包括了台前幕后数不清的人才。

     每年艺术周都会邀请几位最炙手可热正当红的天王天后们参与,评选出艺术周表现突出的学生,也是怀揣梦想的年轻人往后可以拿来炫耀的资本。

     自从娱乐圈大鳄蓝信垣之女蓝净铃入读以后,每年的第一都是大小姐的囊中之物。

     且不论蓝净铃她爹在学校的股份占了多少,或者有多少讲师受过蓝信垣的照料,蓝净铃自身的素质也是数一数二,从演技到歌艺,从来都是严格要求自己不甘落于人后。

     有句话说,最可怕的是天才还很努力,指的大概就是蓝净铃这类人。

     本来蓝大小姐是内定的第一名,其他人只要勇争第二,就是件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情。可偏偏有人不甘寂寞,给小透明沈香晴投了一票,说是看了沈香晴的表演觉得她潜力无限。

     听到这个扯淡理由的沈香晴很想仰天长啸,要不是为了学分,打死自己都不会跑去参加浪费时间的艺术周。而沈香晴参加的项目是歌剧演出,角色只是一棵树。

     给自己投票的大腕是出门忘记带脑子了嘛,她是如何慧眼如炬的在一颗连脸都被刷成树干色的树上看到所谓潜能的,沈香晴觉得真是活久见。

     虽然蓝净铃最后得的依然是第一名,坏就坏在,给沈香晴投票的人是脑子进了水的柳一蔓。前几天修订新人资料的时候,蓝净铃才在最憧憬的前辈那栏里写上了柳一蔓的名字。

     毫不留情的狠狠打脸。

     得到第二名的沈香晴在柳一蔓的投票出现在自己名字下面时,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向沈香晴投来同情的目光。

     旁边坐着的人心照不宣的散开,宁愿和其他人挤着坐,都不想跟沈香晴离得太近,生怕被殃及无辜。

     因为参加艺术周的前辈名单里有柳一蔓,蓝净铃从开学就开始准备。长达半年的努力居然败给了一棵树,而且是宿敌沈香晴扮演的树,简直不能更嘲讽。

     蓝大小姐的心态崩了,结果是沈香晴被请去了教务处。

     “徐主任在开会,你在这边等一下。”前台小妹对着沈香晴点了点头,便去忙自己的事情。

     学校除了开学授课,同时也是一间超大规模的制片公司。

     如果不是因为在毕业前就能得到演出机会,其高昂的学费就可以使这里变成一所彻头彻尾的贵族学校,而不会有沈香晴这种挤破头想进娱乐圈的贫民学生。

     偌大的教务处主任办公室里,两排陈列架上摆着各种荣誉奖杯,墙上历届优秀毕业生代表,其中不乏各个领域顶梁柱一般的存在。

     在众多俊男美女的照片中,最显眼位置挂着的就是超级天后柳一蔓的画像。

     照片里的柳一蔓肤白如脂,在阳光的照耀下柳眉微蹙,青涩的脸上挂着淡然的笑意,嘴角浅浅的梨漩让人生出莫名的保护欲。

     比容貌更吸引人的是相框下一大串的人物介绍,概括来说就是拿奖拿到手软。

     听说刚出道的柳一蔓在学园里成绩并不突出,刚出道当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老透明,不被人看好的柳一蔓机缘巧合结识了当时的传奇天后向晚,被向晚提拔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向晚也是明星学园的毕业生,照片挨着柳一蔓摆在正中间位置。

     即使向晚已经隐退多年,依然是很多人心中光是想着就会落泪的女神一样的存在。

     想到向晚,沈香晴朝照片看去,端庄典雅的感觉透过照片也能感受到,那是一个时代辉煌的存在。

     “沈香晴。”一道不大却带着冷意的声音将沈香晴拉回现实。

     徐子皓是明星学园的教务主任,主要考核学生素质品性。同时也是知名模特兼职服装设计师,三十出头的年纪依然保持了良好的身材,是国际时装周的常客。

     “是的,徐主任好。”被点名的沈香晴调整姿势,正襟危坐的挺直身板,看向徐子皓。

     “听说你在学园上课的同时,还在外面打了临时工。”徐子皓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只是在传达会议结果。

     不打工怎么可能负担得起这里一年几个零的学费,沈香晴很想为自己辩解。

     可是想了想,这大概只是一个借口,因为自己忤逆了学园之花蓝净铃,所以象征性的开了个会,讨论对自己实施怎样的惩罚。

     “是的。”沈香晴点头承认。

     “你知道校规里面有一条是,不能在上课期间离校,不得从事非学校安排的工作?”

     “知道。”沈香晴继续点头。寻思着这理由找得不错,打工确实是自己不能割舍的软肋。

     “惩罚条例,你应该也知道吧。”稍作停顿,徐子皓继续道,“留校察看一个学期,在此期间,不能接受任何形式非学校安排的通告。”

     其实沈香晴的成绩一直很好,无论是唱歌还是演戏或者跳舞,是仅次于蓝净铃的万年老二。

     只是笼罩在蓝大小姐的光环之下,一直没能接到像样的通告。最好也就在综艺节目里当了一回举牌吉祥物,勉强露了一张化着连她妈都认不出来的大浓妆的脸。

     “那之前那个试镜...”已经知道既定的结果,沈香晴还是想垂死挣扎一把。

     前阵子资深导演乔沐年来学校选角,虽然只是女三号以后的存在,好歹有几句台词,片酬也不算少,足够支付沈香晴半年的伙食费。

     蓝净铃因为档期忙不过来没参加试镜,机会难得的落在了沈香晴身上。

     “片子的女主是柳一蔓,你觉得呢。”提到这个事情,徐子皓也有些惋惜。好好一个苗子,却成了整个娱乐圈都要避让三分的小公举蓝净铃的假想敌,只能自求多福了。

     “可是学费...”沈香晴更关心的是片酬,不让打工又没有通告接,如何支付今年的学费,是个大问题。

     “这是学校教委会的意思。”徐子皓言简意赅的结束谈话,“如果再被人举报你私自离校或者出去打工,下次的惩罚就不只是留校察看这么轻松了。”

     送客的意思不能再明显,沈香晴留恋的望了一眼墙上的照片。如果有那么一天,自己的照片也被挂上去,大概就没人会在意自己是在咖啡店还是奶茶屋打工了吧,听说柳一蔓在校期间也卖过花。

     刚走出教务处,就看到蓝净铃站在走廊上放空,眼神空荡荡的也不知道神游去了什么地方。

     天光打在蓝净铃白皙姣好的脸上,仿佛有种她只是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并不像外界传闻的那样飞扬跋扈的错觉。

     果断低头,沈香晴企图假装没看到刻意堵在过道上的人,想绕开安全范围。

     “喂,你明明看到我了。”蓝净铃不满的声音在脑袋顶上响起,独特的鼻音带着些许撒娇的意味。

     光是声音就能让人怀孕,怪不得还没毕业的大小姐就成了很多导演们的心头物。

     “干嘛。”躲不掉,沈香晴只能抬头面对。

     “拿去。”蓝净铃黑着脸,不情愿的从背包里掏出一只文件袋,和一支签字笔。

     “这是什么鬼。”沈香晴接过文件袋,里面赫然是之前试镜通过角色的合同书,上面已经盖好了制片方的公章。

     不可置信的看着高了自己半个头的家伙,这货良心发现还是怎样,居然舍得把她心心念念的柳一蔓让给自己。

     “乘我还没改变主意你赶紧签,不要叽叽歪歪想些有的没的。”接收到怀疑的目光,蓝净铃的脸更黑了。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沈香晴还是在第一时间签下了合同,一份留给自己,另外几份交还给蓝净铃。

     “喂,你不问问我为什么回心转意让你演?”看着沈香晴签完名就要离开,蓝净铃追问道。

     “大小姐的心思岂是我等屁民能猜到的。”沈香晴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

     本来沈香晴对蓝净铃并没有什么嫌弃的意思,除了每次试镜有大小姐在就得不到角色,以及总是万年第二这两件事上。反正没钱没势的人走到哪里都要受到欺压,沈香晴已经习惯了。

     对于死活要进入演艺圈那个光怪陆离五光十色的未知世界,沈香晴有着不想说却不得不做的执念。

     之前受到各种阻碍都是小事,从学校毕业拿个好的成绩单和推荐表才是当务之急。然而这次关乎的问题却是整个学期的打工机会,和即将到来的学期末交不上学费可能被迫退学的窘境。

     即使和蓝净铃没有直接联系,事情也是由于学校想讨好蓝净铃或者蓝氏而起。

     最直接的受害人是自己,一份只够生活费的合同并不能弥补什么,沈香晴把蓝净铃主动将合约送来的目的理解为补偿。

     “多嘴问一句会累死你。”蓝净铃不死心的接话。

     “会。”淡定吐出一个字,沈香晴留给蓝净铃一个从容走人的背影。

     全世界都要让着你,但是你的全世界不包括我,我们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