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你还真是没把自己当外人。”沈香晴面带嘲讽的站在洗漱台前,对着镜子卸妆。

     蓝净铃坦然进门,把外套挂在衣橱里,在沈香晴的抽屉里倒腾了一阵子,摸出一条可以当睡裙的连衣裙进了浴室。

     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好像排练过一样,看得沈香晴都觉得,蓝净铃其实本来就应该住在这里。

     “眼唇卸妆油应该和脸部的分开,你这样用太伤皮肤了一点都不科学。”蓝净铃似乎没有听出沈香晴的话外之音,没事人似的指着墙上的毛巾,“哪个是擦头发的?”

     “那边那条蓝色的。”沈香晴自然而然的回答。

     回答完后,沈香晴有种吃了苍蝇还剩下一半的感觉,为什么突然就被蓝净铃带了节奏,跟着她的思路来了。

     事先完全没有只会过,就这么住进了室友才离开没几天的寝室。什么都没有准备,连内衣都是拿了自己新买洗好还没来得及穿的,沈香晴怎么想都觉得这是蓝大小姐一时兴起做的决定。

     沈香晴已经可以预见,明天的学园八卦头条,一定少不了蓝净铃住进自己寝室的内容。

     至于为基为情,沈香晴表示,自己也只是不明真相吃瓜群众中的一员,大小姐的脑回路,大概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蓝色啊,我喜欢。”蓝净铃满意的点了点头,给出建议,“我觉得我们可以把寝室改造一下,搞成地中海的蓝白风格。”

     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瞥了满脸兴致勃勃的蓝净铃一眼,沈香晴很想问,自己和蓝净铃是什么时候从我和你变成我们的。

     而且,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再住上最多半年,两人都可以顺利毕业离校。改造这种事情,留给其他人傻钱多速来的小伙伴做就好。

     “还有啊,你这个衣柜太小了,我的衣服都还没搬过来呢,这几乎就塞满了。”蓝净铃自行把沈香晴的沉默理解为默认,开始指点江山,“不如我们把隔壁寝室打通搞个衣帽间,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不怎么样,沈香晴在心里默默回应。寻思着这大小姐似乎准备在这里定居了是不是,才进来没过半个小时就开始各种挑剔起来。

     “少一面全身镜,最好再来个浴缸,冰箱似乎小了点根本放不下几瓶饮料嘛。”蓝净铃满屋子转悠着碎碎念,最后得出结论,“这屋子怎么这么小的,我还听说可以弄什么汽车影院小型剧场,分明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嘛。”

     嫌小你出去啊,我一个人在里面还能来个七百二十度大回环呢,沈香晴在心里跟着吐槽。

     “哦对了,还得加一个跑步机,这样我们每天都可以锻炼。有了跑步机就需要添置一架按摩椅,不然也太受罪了。”蓝净铃继续发表意见,“这么说起来,浴室也得改造,劳累一天在浴缸里泡个澡才是享受。”

     谁要跟你一起每天锻炼了,吃了不动才是真享受好嘛,沈香晴默默纠正。

     “床也要换掉,原木色太难看了。还有这个书桌,学校是垃圾中转站嘛,边上都脱漆了还在用,简直太过分。”说着,蓝净铃又在书桌上找出一叠便签条和原子笔,开始逐条列出整改意见。

     很好,这很蓝净铃。看着蓝净铃自顾自的拿着笔做记录,沈香晴有种风中凌乱的感觉。

     “哎,就我一个人说了这么多,你有什么意见倒是吱一声啊。”蓝净铃总算发现满屋子的寂静,看向满脸事不关己的沈香晴。

     “吱。”沈香晴听话的发声刷存在感。

     “我说让你说人话,你吱什么吱!”蓝净铃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莫名又觉得一本正经搞笑的沈香晴有点可爱。

     听着蓝净铃自言自语了这么多,沈香晴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吃饱了撑的,钱多了烧的。

     再过不到半年就要离开的地方,整那么多有的没的。沈香晴已经初步接受了蓝净铃住进来的事实,指不定蓝大小姐住个两天就腻了,直接丢下烂摊子走人,劳神的还是自己。

     “你自己决定就好,我不参与。”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沈香晴决定还是要提前说好。

     “那怎么行,我们现在可是室友了,寝室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不要到时候你又说我霸道任性。”蓝净铃一脸的不敢苟同。

     不用到时候,你现在就很任性,沈香晴在心里暗搓搓的表认同。

     “穷拒。”沈香晴言简意赅的吐出两个字,表明自己的立场。

     “我提的意见当然我出钱,我这么天真善良的好姑娘,怎么可能对一个穷光蛋下手。”蓝净铃表扬自己的时候也是严肃认真。

     “哦。”沈香晴淡定回应。

     “你真心不会聊天!”蓝净铃觉得自己想来拯救沈香晴,为她改善生活环境,简直是多管闲事。正想抱怨几句,注意力又被其他东西吸引,“喂,我不是告诉过你眼睛要买专门的卸妆液嘛,你怎么不听人劝的。”

     “你卸不卸妆?”沈香晴懒得纠结这个话题,简单粗暴的问蓝净铃。

     “虽然刚刚洗了澡,不过脸还是要认真再洗一次。”蓝净铃点头。

     “哦,那你记得去买一支新的来。”为了配合自己的话,沈香晴果断将卸妆液收进了储物柜。

     “你让我这样怎么出门嘛!”蓝净铃眼疾手快的将卸妆液抢了过来,夹在腋下生怕被抢走。

     “那你屁话多?”卸妆完毕,沈香晴回到房间,拎着换洗衣物准备去洗澡。看了一眼梳妆台上的瓶瓶罐罐,提醒道,“如果你觉得这些东西入不了你的眼,就不要用。”

     “我还没说话呢。”蓝净铃这次学乖了,认真对着镜子擦头发,一边在心里抱怨着,镜子好小也没有瘦身效果,照得自己的脸好肥好大好可怕。

     虽然关于蓝净铃为什么会突然决定住进来,沈香晴的心里一直有个疑问。

     不过按照沈香晴一贯闷骚的性格,蓝净铃不说,自己也就不问,看谁先憋死谁。

     蓝净铃会因为好奇就搬进宿舍开始过群居生活,打死沈香晴都不信,打不死就更不信了。

     浴室里传来稀里哗啦的流水声,蓝净铃在门口暗搓搓的听了一阵子,确定沈香晴已经开始洗澡,便蹑手蹑脚的走回房间。

     在沈香晴的床头找到手机,一台老式的智能机,不要输入任何密码,直接就能进入。

     心虚的看了一眼浴室,流水声似乎停了下来,蓝净铃有些慌乱的将柳一蔓的号码输入沈香晴的手机里。

     保存,加入阻止来电防火墙,确定。

     重新将手机丢回到床上,蓝净铃紧绷着的心情总算得到缓解,大力呼出一口气,抬头就看到已经换上睡衣的沈香晴正好从浴室出来。

     “呃...我什么都没干,我就是到处随便看看!”不等沈香晴开口,蓝净铃先发制人,不自觉的加快了语速为自己辩解。

     “是嘛。”疑惑的看了蓝净铃一眼,沈香晴的头上冒出一个巨大的问号。

     原本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只是蓝净铃突然加快得有些慌乱的语速,让沈香晴不得不怀疑,这货要么干了坏事,要么干了蠢事。

     总之,不会是什么好事。

     “是啊是啊,你洗好了,好快啊。”蓝净铃点头如蒜,企图将话题转移到没有营养的方向。

     “水费很贵的。”沈香晴随意的敷衍了一句,顺手将盘着的头发放下,端着脸盆去阳台晒衣服。

     长舒了一口气,蓝净铃摸着自己随时可能跳出胸口的小心肝。想不到自己第一次骗人,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之下。

     跟着沈香晴走到阳台,蓝净铃将擦头发的毛巾也挂了起来,又发现了新大陆。

     “你...为什么...”蓝净铃尴尬得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沈香晴手上正在晒的,是自己刚换下还没来得及洗的小内内。

     “你会用正常的水量洗衣服?”沈香晴依然是淡定的样子,丝毫看不出来洗衣服看到这条浅蓝色背上挂着哆啦a梦小尾巴内裤时脸部抽搐到抽筋的样子。

     “不就是用水揉一揉擦一擦冲一冲...”蓝净铃回答得明显底气不足。

     有保姆为什么要自己洗衣服!

     而且内裤这种尴尬的东西,蓝净铃表示自己是会洗的好嘛。只是历时比较持久,所以才会想着洗完澡先出来让沈香晴洗好,自己再进去洗内衣。

     “水费很贵的。”沈香晴还是那句话。

     敢情堂堂蓝大小姐的小内内还没有二两水值钱了,蓝净铃很想大声质问沈香晴,却在看到沈香晴认真的表情时得出结论。

     不止是蓝净铃的哆啦a梦,就连整个蓝净铃在沈香晴的眼里,确实都没有二两水值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