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对着看了几分钟,看得眼睛一阵发酸都不愿意撇开。

     蓝净铃深刻的觉悟,这绝对不是谁认真谁就会输的事情,而是是女人你就坚持几百秒的问题。

     突然觉得这么看着不但无聊还浪费时间,沈香晴叹了口气,转过身决定不搭理那个把眼睛瞪成铜锣的无聊人士。

     “有没有说过你很不可理喻。”大小姐受不了帮人背锅,生硬的问道。

     “肯定有人说过你很烦。”沈香晴用的是肯定句,嫌弃得不能更明显。

     “这叫执着。”蓝净铃纠正道。

     “哦,我不懂。”沈香晴无奈。

     只是想安静睡个觉而已,怎么就那么难。

     “我就是觉得奇怪,为什么我爸为了你的项链不惜跟我闹翻,你不想说就算了。”蓝净铃不死心的解释道。

     “所以你现在是离家出走。”沈香晴很好的透过现象看到了本质,“并且无家可归了。”

     “算是吧...”被一语道破天机的蓝净铃老脸一红。寻思着自己怎么这么嫌弃沈香晴呢,因为聪明的女人没人爱啊。

     “呵。”沈香晴意义不明的笑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你想表达什么,你知道说话说一半很不厚道嘛。”莫名一阵不知由来的心虚,蓝净铃觉得沈香晴肯定有话要说。

     “也就是说,如果我把你赶出去,你就只能流落街头了。”沈香晴用的依然是肯定句,带着几分认真的意思。

     “我也可以住酒店...”蓝净铃咽了口口水。好过分,居然这样威胁自己。

     “你敢一个人住酒店就不会跟着我来宿舍了。”沈香晴满脸得意的回头看着与自己表情形成鲜明对比,感觉有冷汗在额头往外冒的蓝净铃。

     “那又怎么样,有本事你赶我出去啊!”索性破罐子破摔,蓝净铃厚着脸皮耍赖。

     “没什么啊,我就突然想到这个事情而已。”脸上欠抽的笑容没有丝毫减退,沈香晴觉得看蓝净铃好像不是那么不顺眼了,“这条项链是我妈给我的。”

     “啊?”对话题突然的跳转,蓝净铃一时还没转过弯来。

     “不要问我她在哪里,据说她是死了。”沈香晴耸了耸肩,淡定的语气好像说的不是自己的事情一样。

     “对不起,我不知道...”看样子话题是没法继续下去了,虽然蓝净铃心里的疑问越来越多。

     比如,难道沈香晴的母亲跟自己的父亲年轻时候有过暧昧,或者干脆她妈就是自己父亲的初恋,所以蓝信垣看到项链才会那么激动,指不定项链就是蓝信垣送的。

     “不用道歉,毕竟我连她是谁都不知道。”话题告一段落,沈香晴上下打量了一番蓝净铃,“你明天要去采购对吧?”

     “是啊,你有什么需要带的?”蓝净铃也不再纠结这个话题,毕竟也算是人家的伤心事。

     “买点木瓜和雪蛤存着吧。”沈香晴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

     “你想吃木瓜炖雪蛤?”蓝净铃疑惑道。

     暗搓搓的偷瞟沈香晴,虽然穿着保守的公主裙睡衣,胸部还是挡不住的隆起,躺着也能看出很有料。

     “我?”沈香晴被逗笑了,“陪你吃嘛?”

     “陪我...”蓝净铃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我发育得很好,完全不需要那种东西进补好嘛!”

     “是嘛。”沈香晴冷淡的不置可否。

     “说得好像你看过一样。”蓝净铃骄傲的挺起胸,想证明自己。

     突然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顺着沈香晴揶揄的眼神机械低头,蓝净铃才发现,这条睡裙的胸前居然需要绑绳子。

     要命的某宝爆款,不绑绳子分分钟穿出深v的即视感,蓝净铃触电一样弓起身体滚回被窝里。

     “睡觉睡觉。”为了让自己从尴尬的气氛中解脱出来,蓝净铃状似困倦的打了个哈欠。

     第一次跟小伙伴同床共枕居然闹出这种乌龙,蓝净铃表示晚上全程都不是本人,毕竟蓝大小姐是个高贵冷艳的大小姐。

     轻笑了一声,沈香晴好糊弄的假装没看出来蓝净铃的窘迫,将抱枕从脚边撩起来抱在怀里。

     手指用力戳了戳皮卡丘脸上红彤彤的储电囊,明明就很可爱,跟蓝净铃的脸色好像。

     装睡装到一半就真的睡了过去,天光透过玻璃照进寝室,新的一天已经开始。

     蓝净铃睡眼朦胧的环顾四周,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学校宿舍。

     从窗外天色的亮度来看,大概是凌晨五点左右,旁边的人还在梦乡,轻微的鼻息声听起来莫名有些诱人。

     不管多晚睡都习惯早起练声的蓝净铃从床上爬了起来,生物钟是个可怕的东西。

     洗漱完毕,一个大难题凭空出现在蓝净铃的面前。

     窗外已经传来不少学生引吭高歌的声响,如果在家里,蓝净铃早就已经开始开声练嗓,可是这里是学校。

     凌晨五点半,作为天赋型学生代表的蓝净铃,应不应该打破传言,从此塑造一个刻苦勤奋的形象。

     蓝大小姐可是世人眼里为了当偶像而生的天才,不住校不是因为一个人在家里偷偷开小灶,而是留恋外面的花花世界。

     站在阳台上纠结半天,蓝净铃最后还是决定放弃,天才的心思岂是尔等凡人可以觊觎的。

     回房便看到沈香晴甜美酣睡的样子,不知道梦见了什么,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蓝净铃嫉妒得眼睛都红了。

     这才是所谓的王道偶像好嘛,说她懒成狗,狗都不服气。

     有些无所事事的在寝室里瞎逛,沈香晴的东西还真是少得过分,衣服外加护肤品,估计一个旅行箱装着还有空位。

     要补充的东西太多了,蓝净铃扯了张便签条,在纸上写下采购列表。

     作为中国好室友,蓝净铃决定除了要买自己的东西,还要为沈香晴准备一份,毕竟蓝信垣和蓝净铃目前的矛盾点在沈香晴身上,估计不毕业是没办法调和了。

     蓝净铃脾气不好,有八成的原因是受了蓝信垣的潜移默化。

     一直神游太虚到被早上没练习的负罪感吞没,蓝净铃决定出门买个早点,差不多就可以去教室准备上课了。

     对于蓝净铃住进了沈香晴的寝室这事,虽然很多人昨晚就有所耳闻,结果今早看到还是吓了一跳。

     完全没有人想过大小姐会这么早爬起来,手上拎着豆浆加油条,还有两碗皮蛋粥。

     注意,表明早点数量的量词是,两份。

     以及,大小姐穿在身上的裙子,怎么看都是沈香晴穿过的白色某宝爆款,当时还因为穿着很好看引起过一阵白衣飘飘的风潮。

     沈香晴个子不算高,胜在玲珑有致,总给人一种婉约大方夹带高冷的感觉,属于气质型美人。

     而蓝净铃则是手长脚长肤白貌美,不说话的时候自带女王气场。当然,这种气场也有可能是人们的臆想,毕竟大小姐的称谓摆在那里。

     不过对于今天的情况来说,这些都不重要。

     吃瓜群众想要弄明白的是,说好的两人王不见王相爱相杀呢。

     为什么短短一个晚上的时间,蓝净铃只是住进沈香晴的寝室而已,众人期待的一山不容二虎剧情突突然变成除非一公一母是怎么回事!

     众人内心的咆哮当然不会传到蓝净铃的耳朵里,大小姐没事人一样拎着早点哼着小曲,快乐的走在回寝室的过道上。

     想象一下,沈香晴在睡梦中闻到早点的香味,肚子咕咕叫着起床求自己分享一点给她的美好场景,蓝净铃就觉得自己赢了,赢在了早起的人有早点吃。

     站在寝室门口正准备刷卡进门,门自行就打开了。

     “我还以为你那么有骨气的半夜跑回去了。”沈香晴将门打开,便回到镜子前料理自己。

     虽然不爱化妆,不过今天是演技课的结业考试,为了表示重视,沈香晴还是要带妆出场。

     在蓝净铃离开的一小段时间里,沈香晴已经收拾好自己,身上也从睡衣变成日常装,点缀个淡妆基本就可以出门。

     “我买了早点。”对沈香晴的嘲讽置之不理,蓝净铃满腹身心都在早餐诱惑上。

     话音刚落,小厨房就传来叮的一声,微波炉已经将什么东西加热完毕。

     “哦,那我煮的红薯粥你就不用喝了。”沈香晴点头,转身去厨房将一大碗粥端了出来。

     金黄色的红薯和白粥融为一体冒着热气,散发出诱人的光泽。碗盖揭开的同时,融合了米饭香味和红薯甜味的气息飘散至整个空间。

     蓝净铃知道,自己败了。

     “这些是给你买的,我们换!”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蓝净铃果断提出交换意见。

     给了蓝净铃一个很傻很天真的眼神,沈香晴嫌弃的将外购的早点丢回蓝净铃面前,“你的节操自己好好收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