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感觉到黑暗中有东西出现在床边,借助地灯的光亮看出来是个人影。一个激灵,沈香晴从半梦半醒中惊醒,瞪大眼睛大气也不敢出的看着床边的黑影。

     黑影似乎没有发现沈香晴已经醒了,站在床边观察了几秒,自顾自的掀开被子,一只脚踏上床榻。

     “卧槽你变态啊!”总算看清来人是披头散发的蓝净铃,沈香晴将手中的抱枕飞了出去。

     “我...”现场被抓包,蓝净铃有种有口难辩的感觉,我只是想蹭床睡觉而已。

     这人怎么说醒就醒的,明明几分钟前还一副困得人畜不分的样子。

     “所以你墨迹了一晚上,目的就是爬上我的床?”沈香晴冷静的得出一个惊人的事实。

     闻言,蓝净铃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这是什么简单粗暴的说法,蓝净铃承认自己确实对沈香晴是另眼看待,可是爬上床什么的。

     如果蹭个床睡觉也叫爬上床,那蓝净铃只能厚着脸皮点头说是。

     “我那个床铺太潮湿了,好冷。”蓝净铃委屈道。

     也不知道是真的冷还是演技高超,在蓝净铃说完话的同时,身体配合的打了个寒颤,接着是一声响亮的喷嚏声。

     “谁让你硬要睡宿舍,活该。”沈香晴嘴上说着强硬的话,看着蓝净铃可怜兮兮的样子又不忍心。

     毕竟是大小姐,能让蓝净铃这么低声下气的说话,沈香晴估摸着除了自己也是没谁了。

     心软是病,但是无药可治。

     往旁边挪了挪,沈香晴空了半张床出来,抱着抱枕转到另外一边不再说话。

     “谢谢!”得到默许的蓝净铃兴高采烈的爬上床。

     果然有人睡过的床就是不一样,暖烘烘的好舒坦。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蓝净铃突然有种感觉,沈香晴的床品怎么看都是某宝九十九包邮送枕套的山寨货,却比自家花了大价钱买的真丝舒服得多。

     不知不觉就像打了鸡血是的在床上转了几个身,有种怎么睡都会有好梦陪伴的错觉,这是蓝净铃第一次睡在不是自己床上的感觉。

     “喂。”沈香晴转过身来,瞪着蓝净铃。

     “啊?”脸上掩饰不住的兴奋,蓝净铃不明所以的看向沈香晴。

     两人的距离大概只有一个枕头顺着放那么远,蓝净铃眨巴着眼睛看着沈香晴的脸,透过没有拉上的窗帘外照进来的路灯光线,可以清楚的看到沈香晴微卷的睫毛打在眼睛下面的阴影,柔和得不真实的美好。

     不自然的撇开眼,蓝净铃觉得自己的心跳似乎有几秒钟的加速。

     大概是跟柳一蔓接触得多了,爱好也变得类似,蓝净铃在心里默默告诫自己,以后少招惹柳一蔓。

     “你是来睡觉的,还是来拆床的?”沈香晴完全不知道蓝净铃内心的波动,只是嫌弃的阐述自己不能忍受的现实。

     蓝净铃自从得到允许爬上床之后,就开始各种转来转去,独自不知道在亢奋个什么鬼。

     “我第一次住学校我兴奋啊!”蓝净铃收敛好情绪,顺着沈香晴的话往下说。

     “哦。”沈香晴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你兴奋关我屁事啊。看了看手里的抱枕,恋恋不舍的放在自己和蓝净铃中间,“三八线。”

     “为什么要放这种东西,我又不会转过去,拦在中间很别扭哎。”蓝净铃不满。

     躺在一张床上的两个人中间放个障碍物,这不是电视剧里女主防备男主的狗血手段嘛。感觉自己在沈香晴眼里似乎变成了一个需要用三八线挡着的猥琐怪姐姐,得到这个认知的蓝净铃很不爽。

     “睡觉。”沈香晴言简意赅的结束可能展开的辩论。

     “哎,你这个抱枕有点可爱哎,黄灿灿的是那只荷包蛋?”蓝净铃开始没话找话,将抱枕拿在手里把玩了几下,“哦,原来是皮卡丘的脸啊,山寨得好魔性。”

     没有得到回应,蓝净铃毫不气馁的将注意力转到其他地方。

     “床单四件套也是口袋妖怪啊,没看出来你这么有童心的。这个蓝色我喜欢,我也喜欢卡咪龟哎。”蓝净铃对着脑袋下面的枕头念叨,“可是为什么卡咪龟后面的是水箭泡,那明明是水箭龟的模型嘛。”

     翻了个身,沈香晴皱着眉头强迫自己无视旁边的魔音入耳,寻思着就不该心软放她上来。

     “明天我去网上下一个图片找人做一套给你啊,还有这个抱枕,给你换一只更可爱的嘛,蓝精灵怎么样,我家可多了。”蓝精灵大方的提议。

     买了给你自己用就好,不用理我。沈香晴总算没忍住,在心里默默回应。

     “既然要换就换全套,这个床幔也换掉吧。白色不利于保护视力,绿色虽然对视力有好处可是怎么样都没有蓝色好看,你觉得呢?”蓝净铃继续碎碎念。

     都说你自己换了,你是大小姐想干嘛就干嘛,只求不要烦我。沈香晴在心里呐喊,可惜并没有和蓝净铃产生心电感应。

     “你真的不理我啊?”蓝净铃撇了撇嘴,戳了戳沈香晴的背。

     难不成真的睡着了,蓝净铃很难接受在自己就算不是特别好听也能说是黄莺出谷的魅惑声线骚扰下,沈香晴居然可以像没事人一样睡觉。

     “我们聊聊嘛,我是真的很无聊睡不着啊啊啊。”大小姐开始耍起了无赖。

     干脆一个翻身直接将抱枕丢到床尾,靠胳臂支起半个身子伸过头去,看着沈香晴的侧脸发呆。

     明明眼睛还在眨,根本就没有睡着还想骗我,蓝净铃暗搓搓的在心里吐槽。

     伸手戳了戳沈香晴的脸蛋,不靠高档保养品也是一张充满胶原蛋白的脸,水水嫩嫩的手感不错。

     视线从脸颊移到眼睛,眼窝下面大概是有一定程度黑眼圈的,劳动人民的生活真是辛苦,蓝净铃突然有些感慨。

     鼻梁不高不矮,鼻翼也是不大不小。嘴唇略薄微微有些嘟起,唇形不似现在流行的网红嘴。

     总的来说,在蓝净铃看来,沈香晴的五官不算突出,也没有什么亮点,搭配在一起却有一种柔和的美感,看上去很舒服的样子。

     “喂。”又是一个单音节的词汇,沈香晴的语气里警告意味满满。

     “啊,你醒着。”蓝净铃开心的回复。

     “你是逼我把你踢下床去?”不用睁开眼睛也能感觉到,自己被人目光炯炯的盯着看了不下五分钟,沈香晴表示很难忍。

     “不要这么不友善嘛,反正大家都睡不着,不如我们聊聊啊。”蓝净铃左右摇晃着沈香晴的胳臂,手上的皮肤也不错。

     “如果你再用你胸前那两只馒头挤我的手,我真的踢你下去了。”沈香晴抿着嘴,发出最后通牒。

     胸前的,两只馒头?

     这个形容词...蓝净铃莫名有种微妙的羞耻感,说的好像自己在用奇怪的手段诱惑她一样,明明只是合理的不小心的不经意的肌肤正常碰撞好嘛!

     而且,蓝净铃很想掰开沈香晴的眼睛,给她一个机会盯着自己胸前看个明白,这种大小用馒头来形容?馒头已经哭得满脸都是血了你知道嘛。

     “我不说包子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仿佛感觉到蓝净铃内心的愤怒,沈香晴不紧不慢的补刀,“小笼煎包,不是三鲜馅的。”

     憋屈是一种怎么样的感受,此时的蓝净铃深有体会。也不能真的就抓着沈香晴给她看,那才真正像个变态。

     “我说,你的项链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我爸那么在意这个东西。”强压下恼羞成怒的情绪,蓝净铃转移话题。

     “所以这才是你过来的原因,帮你爸问项链的事?”沈香晴莫名有种被人欺骗的感觉。

     说了那么多,好像真的为自己着想一样,其实依然是有目的的靠近自己。果然有钱人都不能信任,尤其是蓝净铃这种从小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善变大小姐。

     “拜托怎么可能,我像是这种阴险小人?”蓝净铃的不满持续增加。

     要不是为了让父亲远离沈香晴,蓝净铃根本犯不着因为一条破项链的事情跟蓝信垣闹翻,搞得现在赌气的有家回不去,理由还这么丢人的说不出口。

     “是的。”沈香晴老实点头,睁开眼睛将压在手臂上的蓝净铃推开,“聊天结束,睡觉。”

     “不是,你这人怎么这样的!”蓝净铃重新爬起来,直接将沈香晴的身子翻了过来,强迫她与自己对视,一字一顿的说,“不好意思让您失望了,我和我父亲并不是一路人。我过来是想知道他为什么对你的项链那么在意,这样才能有效的避免他做出伤害你的事情。”

     “那是你们的家务事,和我这个社会最底层用着您看不上眼山寨货的小平民,并没有半毛钱关系。”沈香晴也看向蓝净铃,目光坚定的吐出一句话。

     蓝净铃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可理喻的女人。

     不对,不只是女人,全人类都没有沈香晴这么不知好歹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