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默默沉吟了一会儿,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蓝信垣带头起身离开座位。

     “爸!”蓝净铃跟着起身,生怕蓝信垣会去找沈香晴的麻烦,“你去做什么?”

     “走吧,回去了。”坐在位置上没有动的柳一蔓优雅起身,薄唇轻启,淡淡的吐出几个字。

     路过满脸担心的蓝净铃时,柳一蔓的脸上闪过一丝稍纵即逝的晦暗色彩,便跟着蓝信垣出了渔舟小筑。

     静静站在一旁,好不容易熬到三个人悉数离开,沈香晴总算松了口气。

     “我能不能在每个月的今天请假啊。”沈香晴有气无力的问施奕。

     “一蔓女神跟你说了那么多话,连蓝信垣都注意到你了,你居然不想见他们?”施奕不可置信的看着沈香晴。

     能入蓝信垣法眼的人,到最后几乎都是大红大紫的结果。

     虽然能感觉到蓝信垣对沈香晴似乎有些敌意,所谓黑红也是红,指不定哪天蓝信垣就想不开的丢个角色给沈香晴了呢。

     总而言之,施奕表示很羡慕,嫉妒得眼睛都红了。

     “那以后就劳烦您一个人为他们服务了。”沈香晴叹了口气。

     无意识的伸手摸了摸挂在脖颈间的项链,普通的玫瑰金款式,链坠上挂着一颗小小说是鸽血红宝石的红色晶体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好了,我们可以下班了。”施奕换上轻快的语气,仿佛得到了解脱一样。

     豪迈的想工作服扯了下来,露出里面一件淡薄的线衫,将工作服随手丢进更衣室的柜子里,施奕抓着外套就往外走。

     真是走得毫不留恋,沈香晴看着施奕大步离开的背影,也跟着收拾东西准备回宿舍。

     换衣服时,脖子上的项链再次露了出来,有些嫌弃的将链子塞了回去,冰凉的质感贴着皮肤,让沈香晴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对于这条项链,沈香晴其实并没有在面对蓝信垣时表现得那么在意。

     至于项链的出处,想到这个,沈香晴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

     据说,来自沈香晴的母亲,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生下自己,又在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下自己,最后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的女人。

     自沈香晴有记忆以来,生命里就没有父母这个概念,只有孤儿院的妈妈和兄弟姐妹。

     据孤儿院的妈妈说,沈香晴的母亲是个很厉害的人,走之前只留了这么一条项链给她,然后就没有了然后。

     今天蓝信垣看到项链时,好像跟这玩意有什么渊源的样子,沈香晴的内心闪过一丝悸动,指不定蓝信垣其实认识自己的母亲。

     就算不认识沈香晴的母亲,也可以通过这条链子找到相关的人。

     可是想了想,还是算了。

     在沈香晴的定义里,蓝信垣,一座大山,可怕。蓝净铃,大小姐,麻烦。柳一蔓,捉摸不定,无视。

     “喂,你怎么墨迹这么久,外面很冷的知不知道。”未见其热先闻其声,蓝净铃不满的声音从渔舟小筑正门口凭空冒了出来。

     “卧槽,你特么阴魂不散啊!”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沈香晴完全没发现蓝净铃的存在,直接被吓得爆了粗口。

     “跟你一起那个服务生都走了这么久你才出来,想冷死我嘛。”蓝净铃不以为意,继续着自己的话题。

     “我又没有要你等。”沈香晴有些无奈,只能站着原地静候下文。

     瞥了一眼靠着渔舟小筑大门旁边的柱子上躲风的人,鼻子被冻得有些微微泛红,圆鼓鼓的眼睛也像哭过一样,大概是被风吹的。

     冬天的晚上温度本来就低,加上湖边凉飕飕的没有遮挡,蓝净铃里面穿的是毛绒裙子,外面套着一条羽绒服,活该被冻得缩成一团。

     “你不要把人家好心当成驴肝肺,要不是为了等你,我早就走了。”蓝净铃皱了皱鼻子,拉着沈香晴往前走,“站在这里干嘛,冻冰棍啊。”

     “我说,您真的不应该回归重点,把为什么等我说清楚?”沈香晴很想甩开蓝净铃的手,明明两个人没有熟到可以手挽着手走路的地步。

     余光瞟到蓝净铃暗搓搓吸鼻子的样子,沈香晴又强行将内心的冲动压制下来,莫名有些不忍。

     其实蓝净铃并不像传闻中那么骄傲难搞,可惜,和自己不是一路人。

     “不要理会柳一蔓,更不要答应她任何形式的邀请!”蓝净铃突然停下来站定,面容严肃的盯着沈香晴的脸,证明自己不是在开玩笑。

     “一蔓女神是你的,我对她没有任何想法。”搞了半天原来是来宣示所有权的,沈香晴果断声明立场。

     “你这个态度分明是在敷衍我。”蓝净铃强迫沈香晴摆正脑袋,四目相对,一字一顿的说,“来,跟着我说。你保证,你不会和柳一蔓有任何瓜葛。”

     “我保证,你可以和柳一蔓有很多瓜葛,但是我不会。”沈香晴决定收回刚才对蓝净铃的评价,依然是个以自我为中心的大小姐。

     亏自己对她特意等在外面产生了怜悯,其实这货就是自找的。就算不用蓝净铃特别提示,沈香晴也没打算跟柳一蔓发生什么。

     那种似乎把人们都玩弄于鼓掌之间,看谁都是智障一样的姿态,沈香晴光是看着就受不了,除了吐槽没有别的想法。

     “你这个人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到时候可别哭着来找我。”蓝净铃深刻的感觉到了敷衍,真是白浪费自己在这里吹了十几分钟冷风,鼻子都堵起来了。

     “我这是在深刻思考您的建议,并且举一反三。”沈香晴无辜耸肩,“话说完了,我可以走了吧?”

     “走啊。”蓝净铃点头。

     得到同意,沈香晴对蓝净铃点头示意,裹紧了衣服,往宿舍方向走去。

     身后的脚步声亦步亦趋的跟着,明明已经走出了陈香园,蓝净铃依然跟在沈香晴身后,保持着与沈香晴一直的速度,往宿舍区走。

     “您这是打算步行回家?”沈香晴无奈回头。

     蓝净铃因为经常要开小灶又不想让人知道,所以没有住学校的宿舍。

     “你敢友善一点嘛,同路不行?”蓝净铃有些别扭的撇开脸。

     “校门跟宿舍是两个方向,您迷路了就叫个车回去啊。”沈香晴完全不知道蓝净铃到底想搞什么,一声不吭的跟了自己一路,难不成想深夜蓄意报复。

     “我就想去宿舍看看。”蓝净铃撇了撇嘴,为自己找理由。

     “大晚上的,逛街休闲新时尚?”沈香晴表示完全不信蓝净铃的鬼话。

     “要你管,走你的就是了!”谎话被当面揭穿,蓝净铃有些恼羞成怒的提高音量。

     “行行行,你是大小姐你说了算。”沈香晴觉得自己就不应该一时脑抽,跑来跟蓝净铃搭话。

     两人一前一后的从陈香园走到宿舍楼下,出示学生证后,舍管将沈香晴放了进去,还抱怨了几句怎么回来得这么晚的话。

     后面跟着的蓝净铃头也没抬,像去自己家一样走进宿舍,没有受到任何阻拦。

     沈香晴心里默默有些不平衡,自己在这里住了四年都还需要刷卡,蓝净铃只要刷脸就行了,果然人和人是没法比的。

     继续一路无话的走到寝室门口,沈香晴开门,蓝净铃一言不发就要跟进去。

     “你在玩背后灵?”沈香晴强行将人堵在门口。

     一言不合就跑到自己寝室来,这是什么情况,沈香晴对蓝净铃的行为越来越不理解。

     “我来参观寝室。”蓝净铃一本正经的瞎扯。

     “可是我并没有邀请你来参观我的寝室。”为了表示强调,沈香晴刻意加重了语气,是我的寝室。

     “哦,那现在也是我的了。”蓝净铃理所当然的点头,“服务铃在哪?”

     明星学园的寝室建得跟旅馆一样,虽然和其他学校一样都是两人间,不过里面配有独立的卫生间和小厨房,有的人甚至搬了小酒柜进去。

     当然,也有个别人傻钱多的土豪学生直接对寝室进行了改造,据说有的寝室里面还接了小型家庭影院,完全是住一辈子不想毕业的节奏。

     服务铃也是按照酒店的配置,每个寝室里面都有,专门用来呼叫舍管。不过这项服务需要支付消费,沈香晴是从来没有用过。

     “啧,不住学校的人居然知道服务铃。”沈香晴挑眉,遗憾的诉说了一个事实,“没用过,所以,不知道。”

     “没关系,我帮你找找。”总算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蓝净铃身子一矮,从沈香晴胳臂下面钻了进去。

     这算是,非法入侵?

     然后,在沈香晴目瞪口呆目光的注视下,舍管屁颠屁颠的跑来寝室,一路为蓝净铃开亮绿灯。

     寝室学生的名字上加上一人,蓝净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