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闻言,沈香晴只是静静的看着蓝净铃,等着大小姐下达指示。

     其实蓝净铃叫住沈香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不知道,看着沈香晴这样唯唯诺诺的样子,心里就是一阵窝火,不小心就喊了出来。

     于是桌上另外两人加上沈香晴,六只眼睛不约而同的看向蓝净铃,等着半天却不见蓝净铃说话,气氛莫名有些尴尬。

     “把汤分一分吧。”柳一蔓出声打了个圆场。

     沈香晴点头,将胡辣汤端到一边,分别盛在四个小碗里。一边打汤,内心微微颤抖,明明只有三个人却硬是要弄四套餐具,整得跟灵异事件似的,有钱人的世界自己果然不懂。

     将盛着汤的碗分别放在桌子的四边,沈香晴说了一声请慢用便想转身离去,脚却不小心绊到了桌子腿,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好不容易站稳,沈香晴回头看了一眼想说抱歉,发现桌子也被自己带动得挪了位置,好在桌边的三人都即使闪开,只是胡辣汤稍微洒出来了一些。

     “下次小心点。”不等其他人开口,蓝净铃已经恶狠狠的警告道。

     “真是不好意思。”沈香晴鞠了个躬,抱着托盘离开。

     心里默默有些感激,自己不小心的行径打扰到了其他两位位高权重的人与先人的聚餐,指不定会受到什么样的投诉。所以虽然蓝净铃的语气很臭,其实却是先发制人的堵住了其他人的嘴。

     见蓝净铃已经开口斥责,蓝信垣也不好多说,柳一蔓的脸上则是出现一个心照不宣的微笑。

     “汤洒到我裙子上了。”慵懒的嗓音传来,漫不经心的语气似乎在讨论天气,却隐隐带着控诉的意思。

     “我们赶紧回去吧。”蓝净铃接口。

     “可是这个状态,有点尴尬啊。”柳一蔓撇了撇嘴,灵动的神态好像青春少女一般,受了委屈又不好意思说出来。

     正寻思着应不应该假装没听见的坐回吧台旁边,沈香晴不明白柳一蔓突然来这么一出是什么意思,难道要自己赔裙子,沈香晴表示并没有这个财力,或者还是回去继续道歉。

     餐厅的大门突然被推开,施奕从外面风尘仆仆的走了进来,一眼就发现柳一蔓的异常。

     “请问,发生什么事了嘛?”施奕给了沈香晴一个疑惑的眼神,强压下内心的担忧,节制的上前询问。

     “没什么,就是胡辣汤打翻了,正好洒在我裙子上。”柳一蔓的样子看起来很是困扰。

     “这...我们店里有备用的衣服,不如您先换上,我现在拿去干洗,完了立马给您送过来。”施奕为难道。

     “我不习惯穿别人的衣服,算了吧。”柳一蔓摇头,脸上一副我见犹怜的表情。

     “您稍等,我去把店长找来。”施奕无奈,只能做最坏的打算。

     站在一旁事不关己的沈香晴很难再装下去,大概是个人看了柳一蔓现在的样子,都会觉得自己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人。连自己都差点被柳一蔓楚楚可怜的表情骗倒,何况是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

     果然是天后,演技发散得信手拈来。

     “不好意思,是我不小心撞到了桌子,我向您道歉。”沈香晴上前再次鞠了个躬,等候柳一蔓的发落。

     “这裙子是老佛爷给的赞助款,过几天就要还回去的。”柳一蔓淡定的陈述事实。

     “如果您需要的是金钱上的补偿,我想我只能签欠条。”沈香晴不亢不卑的回应着。

     淡淡瞥了一眼柳一蔓的裙子,被胡辣汤沾到的部位,正好是大腿边缝位置。

     怎么想都应该是汤洒在了凳子上,柳一蔓坐回去的时候没注意,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汤汁上。

     分明是柳一蔓自己不小心造成的后果,却偏偏要赖在自己身上,沈香晴虽然不服气,却无话可说。

     汤确实是沈香晴撞到桌子才洒上去的,罪魁祸首是自己。

     可是沈香晴完全不相信,贵为天后的柳一蔓会因为钱而为难自己。

     大概到了柳一蔓那个级数的艺人,钱真的就像身外之物一样,只是个数字。

     “钱倒是不用了,我也不想为难你,可这裙子毕竟是老佛爷的珍藏品,我也没办法决定到底怎么办。”似乎是思考了一下,柳一蔓说道,“你留个联系方式给我,到时候再说吧。”

     听到柳一蔓的话,沈香晴突然有种匪夷所思的感觉。

     绕了大半天的弯子,柳一蔓居然只是想要沈香晴的号码?

     打死沈香晴都不信,这个世界上居然有如此无聊之人。

     “算了吧,要赔偿她也没钱,小蔓你不会想跟个连吃饭都要靠工作餐的人要钱吧。”蓝净铃强势介入,替沈香晴拒绝了柳一蔓的要求。

     “至少得有个人给我作证,我不是自己吃饭吃到裙子上面去的啊,不然这丢人可是丢到国外去了。”柳一蔓眨巴着眼睛,想法单纯得不像地球人。

     “我给你作证就可以了,正好我也好久没见过老佛爷了。”蓝净铃软硬不吃。

     离开镁光灯的柳一蔓是什么人,社会大众不知道,蓝净铃却是比任何人都清楚。

     就算沈香晴看起来脑子是很聪明,不过面对柳一蔓这样的老油条,蓝净铃并不认为沈香晴能够做到全身而退。

     作为同学兼前两名担当,蓝净铃觉得自己有义务保护沈香晴远离柳一蔓的魔爪。

     “好好好,你是大小姐你说了算。”柳一蔓无奈耸肩,眼神晦暗的看了沈香晴一眼,表情在下一秒恢复清明,“过阵子乔沐年的电影开拍,据说你是女二号?”

     “是的,前不久已经签约了,我会在乔导的新电影里担任角色,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女二号。”沈香晴完全不知道柳一蔓到底想做什么,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回答得中规中矩。

     虽然沈香晴是小心翼翼,然而,施奕看在眼里,几乎要嫉妒疯了。

     一蔓女神居然主动跟新人搭话,还想要沈香晴的电话,施奕完全不明白沈香晴为什么不将号码给出去。

     就算沈香晴不想得到女神的联系方式,大不了打个商量,把施奕的号码给柳一蔓也好啊。

     更令施奕嫉妒的是,沈香晴居然有机会跟柳一蔓合作,虽然不知道是女多少号,施奕可是挤破了头,连面试的资格都没得到。

     果然在校生的福利就是比旁听生好,施奕决定要跟沈香晴搞好关系,指不定能把自己带着混进剧组。

     只要能每天看到一蔓女神,施奕觉得就算做个一天死几百遍的群众演员也很开心。

     “你很有潜力,乔沐年的电影很容易出包,你要抓住机会好好表现。”柳一蔓一副贴心大姐姐的样子叮嘱道。

     “多谢指教。”沈香晴乖巧点头,心中的疑惑却越来越深。

     先是故意找茬,要电话号码不成,突突然的又跟自己谈上了,怎么看都像是攀关系的感觉,可是柳一蔓为什么要跟沈香晴搭上关系。

     难不成自己突然变成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体质,柳一蔓对自己一见钟情?沈香晴自我感觉良好的假设。

     虽然柳一蔓很少传绯闻,这也不代表柳一蔓好这口吧。而且看蓝氏父女跟柳一蔓的关系,沈香晴坏心眼的联想,就算柳一蔓成为蓝净铃的后妈自己也不会觉得有任何违和感。

     “你叫沈香晴?”一直没有说话的蓝信垣突然开口,审视的眼光毫不掩饰的上下打量着沈香晴,“你父亲姓沈?”

     沈香晴很想一对白眼把蓝信垣翻到床头柜里去,地位高就了不起,用这种高人一等咄咄逼人的语气说话,果然跟蓝净铃是父女,都是唯我独尊的奇葩。

     “大概是这样。”沈香晴不置可否的回答,仿佛问自己话的人是个白痴。

     这和问沈香晴为什么叫沈香晴有什么区别,一个名字而已,不是父亲喜欢就是母亲喜欢,要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喜欢呗。

     “你的项链是哪里来的。”蓝信垣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沈香晴的胸部看。

     顺着蓝信垣的目光往自己身上看,沈香晴别扭的将挂在胸前的项链收回了衣服里。大概是刚刚鞠躬的角度太正,所以把项链漏了出来。

     “不是偷来的。”沈香晴的回答明显带着不耐烦的情绪。

     如果对方不是蓝信垣,沈香晴早就甩脸走人。又正是因为对方是蓝信垣,所以才会用这种令人不爽的语气问话,好像自己是个犯人正在接受拷问一样。

     “我在问你话,不要墨迹。”蓝信垣冷哼了一声,脸上写着冷冽。

     “这条项链是我的东西,我有权利不和任何人分享。”沈香晴本来就不是软柿子,虽然不想得罪蓝信垣,却也受不了蓝信垣的问话方式,“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下去了,感谢您的光临。”

     纵横娱乐圈几十年的蓝信垣难得吃瘪,脸上的表情自然挂不住的难看,却没有阻止沈香晴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