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红薯粥和皮蛋粥,一个家庭大厨烹制一个流水线出品,味道高下立分。

     最终蓝净铃还是如愿以偿的吃到了红薯粥,代价是打扫一个星期寝室并且水电费自理。

     当食髓知味的蓝净铃兴致勃勃的提出对午餐很期待时,又收到一个图样图森破的表情,沈香晴的打工有工作餐。

     虽然蓝净铃很想邀请沈香晴做自己的御用厨师,在看到沈香晴呼之欲出的白眼后只能作罢。

     不是蓝家的大厨做饭不好吃,只是在蓝净铃吃来,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接着,在众人目瞪口呆的目光注视下,蓝净铃小尾巴一样跟着满脸淡漠的沈香晴进入演技课的教室。

     不同的是,蓝净铃是去上课,沈香晴是接受结业考试。

     教授高级演技课程的吴淑芬也是老戏骨一枚,从为人子女演到当人婆婆,几乎是演了一辈子戏,过来学院客串高级演技课的老师。

     吴淑芬在课程开始前一分钟踩点进入教室,脸上挂着淡雅的妆容,环顾教室零零散散自由组合着的坐在一起的学生们,在看到平日里各种传不和的沈香晴和蓝净铃坐在时,眼里也是闪过一丝惊异,而后恢复到面瘫脸。

     简单说了几句今天上课练习的重点,参加课程的人收到剧本后开始自由练习。

     微微颔首给了沈香晴一个暗示,沈香晴乖巧的拿着个人资料走到吴淑芬面前,准备接受考试。

     象征性扫了一眼沈香晴的资料,大概在明星学园待过的人,很少有不知道跟蓝净铃名字紧紧联系在一起的沈香晴。

     考试的内容很简单,没有剧本,只有一个恶俗的剧情。

     身为富家大小姐的女主角得了癌症命不久矣,需要跟交往了很多年正准备结婚的青梅竹马男主角挥刀断情丝。

     唯一有难度的地方,大概就是角色的设定。

     剧情里的女主,在整部戏里的定位是女配角,出场没几集就死翘翘。但是男主角,依然是男主角。

     如何在限定少得可怜的戏份中,给健忘的观众留下深刻印象,是吴淑芬这次考试的重点。

     这也算是吴淑芬用心良苦,大概除了走狗屎运和背景深厚如同蓝净铃那种,基本都是从配角开始,能拿到有台词的配角算是运气好了。

     当然,吴淑芬并没有明确指出来,只是告诉沈香晴,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演绎这个在整部戏中露面不超过两集的铺垫似角色。

     一张小小的纸条上透露的信息,只有两个字,炮灰。

     沈香晴给这个角色加了一个定冠词,出彩的炮灰。

     这次考试还有一个配戏的男主角,也算是沈香晴的老相识,同期的旁听生施奕。

     不过对于施奕的表现,吴淑芬倒是没有要求那么多,本来角色设定就是男主角,只要演得前期痴情,后来果决就行了。

     “准备好了说一句。”吴淑芬如是说。

     “没想到这次居然和你一起考试哎,这样我就不用那么紧张了。”施奕看到沈香晴之后,突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满心欢喜的过来打招呼。

     “你想怎么演。”沈香晴只是点头示意,注意力依然在手上那张用来做试题的小纸片上。

     “那个...”施奕被问得一时懵了神,刚进教室就看到沈香晴和蓝净铃,光顾着高兴还没来得及看剧情。

     “你们认识?”蓝净铃对施奕这个服务生小哥完全没有印象,只是对沈香晴居然有除自己之外的朋友感觉很神奇。

     没错,蓝净铃已经自行将沈香晴升级到朋友行列。

     “我们在渔舟小筑见过的,我是当时的服务生领班施奕。”施奕自我介绍道。

     当时只有两个人,蓝大小姐居然都记不住自己,施奕有些哀怨,却只能默默认命。

     “哦,原来是同事啊。”蓝净铃点头,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安然放下,“人物介绍是说女配和男主,当然是以男主为主导了。”

     “这样啊,可是我没有特别参加过这种训练哎。”施奕有些担心。

     作为旁听生,施奕只能在一旁听各位讲师的讲课,却不能参与有讲师亲自指导提出意见的练习。

     毕竟这是一个一切向钱看的世界,旁听生的学费比其他学生便宜得多。

     “我差不多准备好了,你什么时候可以开始?”沈香晴完全没有听两个人的谈话,全副注意力都在两个字上,出彩。

     听到沈香晴的话,施奕和蓝净铃同时诧异的看向沈香晴。

     这可是结业考试,关乎毕业成绩的东西,从拿到试题到准备完毕,绝对没超过十分钟,沈香晴居然就准备好了,还是这么一个被定义为女配的角色。

     “吴老师的意思,大概是说要演出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女配角,你知道的吧?”蓝净铃不放心的叮嘱道。

     “大概吧。”脑海里已经有了初步构想,沈香晴点头。

     “那么,我们去试试?”施奕提议道。

     男主角的部分其实很好演,就是一个一往情深的大少爷,只需要演绎从不相信女配会跟自己分手到无奈只能分手的转变。

     按照角色重点来分,说是男主角带着女配角演戏,但是演戏这种东西,谁的演技更爆发,自然就会压制另外一方,让对方跟着自己的节奏走。

     沈香晴点头,两人来到吴淑芬旁边,表示可以开始考试了。

     教室中间的部分被让了出来,所有人都看着准备考试的两人。施奕这种小透明可以除却不说,沈香晴号称万年老二的演技,还是很值得大家期待的。

     场景设定是某个惬意的午后,女配将男主约了出来,来到两人经常见面的湖边。

     女配已经先男主来到约定的地点,微微有些愣神的看着不知名的虚空,眉头微蹙,似乎内心在剧烈的挣扎着什么,不时轻轻咳嗽几声,被沈香晴硬是用手帕捂住糊弄过去。

     阳春三月风飘絮,本来是春暖花开的季节,一对男女却在杨柳树下诉说着别离。

     “香晴,你这么急着找我,有什么事嘛?”施奕从远处跑来。

     站定在沈香晴面前,施奕轻轻喘着气,很好的将急切想见情人的男主角形象表演出来。

     “你可以慢慢走来啊,傻瓜。”娇笑替代沈香晴脸上写满的忧虑。

     将手帕反过来,沈香晴踮着脚擦了擦施奕的额头,演出细心为男主擦汗的样子。知道即将诀别,心中的不舍更是满溢,从细微末节中体现。

     “我们这不是好久没见了嘛。”施奕憨厚的笑着,握住沈香晴的手。

     “也就几天而已。”沈香晴满脸幸福的娇嗔,不着痕迹的将手抽了出来,垂眸做了一次深呼吸,好像在鼓励自己下定决心一样。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我们这都有十几年没见了。”施奕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只当做是沈香晴在害羞。

     “走走吧。”沈香晴话锋一转,也不管施奕是否同意,带头走在了前面,“我们在一起,多久了?”

     “谁知道啊,总有那么大半辈子了吧。”很不习惯这样深沉的话题,施奕依然用着惯有的轻快语调。

     “你说,会不会有那么一天,我们就真的分开了?”突然回头,沈香晴眼神定定的看着施奕,脸上依然挂着温柔的笑容,眼睛里却写满认真。

     “除却生老病死,大概是没有可能了。”施奕只当是沈香晴的小姐脾气又发作了有些患得患失,也换上认真的语气安慰道。

     “是嘛。”沈香晴轻笑了一声,歪着脑袋做出天真的样子,说出来却是冰冷残酷的话语,“如果我说,我们今天就会彻底分开,你是信,还是不信?”

     毫无预兆的气场全开,沈香晴的脸上挂着纯真,眼里却被残忍填满,让施奕有些震惊。

     好像沈香晴现在已经真的化身为故事里那个决意要与情郎分手的女人,而不是自己所认识的沈香晴。

     “怎么...可能...”施奕一时语塞,只能愣愣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为什么不可能?”沈香晴的语气变得冷冽,脸上的笑容也跟着收敛,“你觉得我们门当户对,就一定会在一起,厮守终身?”

     眼神和表情全都透露出不容置疑,只有藏在袖子下面的手,紧握成拳头,指节已经用力到微微发白,体现出心中的隐忍。

     “我们...再过不久就要结婚了,你怎么了?”施奕看着沈香晴坚毅果决的样子,感觉整个人都要被沈香晴的眼眸吸引进去,极力镇定心神不被带跑。

     完全不明白沈香晴突然转变的原因,施奕问得有些担心,甚至伸手企图抚摸沈香晴的额头,却被沈香晴往后大退了一步,轻易躲开。

     “你也说了,大半辈子了,我累了。”沈香晴的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笑,“听明白了嘛,我已经受够这种虚以委蛇的卿卿我我了。”

     “虚以委蛇?”施奕瞪大了眼睛,被这个严厉的词语伤害,“你说我们二十几年的感情,都是假装的?”

     “哦,原来你也知道。”沈香晴给了施奕一个孺子可教的眼神,点了点头,“为了家族利益所以在一起,这样的感情,你跟我说是真的?”

     “你...”施奕眨了眨眼睛,换上轻松的笑容,向沈香晴伸出手,“好了别闹了,你演得很真,我都被吓到了。”

     “是啊,我也希望自己在演戏呢。”无奈的叹了口气,沈香晴拍掉施奕向自己伸出的手,一字一顿的说,“不要说我在骗你,现在我确确实实的在看着你的眼睛告诉你。我,沈香晴,已经累了,所以,不打算和你继续扮演这种无聊的过家家游戏了。”

     “你在说什么啊...”施奕假装不解的看向其他地方,并不打算接受现实,“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不然伯父又要说你没有个大家闺秀的样子了。”

     “你在逃避嘛?”话说出口,沈香晴反而冷静了下来,好像已经能够坦然面对即将诀别的事实。

     伸手将企图转身走人的施奕拉了回来,强迫其正视着自己,沈香晴的脆弱只表露在低下头深呼吸的那么一瞬间。

     再次看向施奕的时候,已经是那个一心觉得玩腻了,要出去见识外面世界的大小姐。

     “我只是觉得天色不早了,我还有事就不送你回家了。”男主角此时也感觉到了女配角的认真,用情至深的施奕眼里已经隐隐有了泪光。

     “那么我就当你是接受了,过几天我会让人上门去退婚,从此我们两不相欠。”强迫自己看着施奕的眼睛用以证明事情的严肃性,沈香晴抿着嘴,将几乎溢出喉咙口的咳嗽咽了回去。

     不能让他发现自己有任何异常,也许彻底伤透了这个人,他就会忘记自己,这是沈香晴对剧情中大小姐的认知。

     “真的要这样,为什么?”被强迫必须面对事实,施奕俊眉深锁,嘴角微微抽搐的看着沈香晴,大有一副分分钟就会哭出来的征兆。

     “因为,玩腻了。”冷淡的吐出一句话,沈香晴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

     旁边围观的人看不出,觉得两人只是一来一回的互动。而正在与沈香晴对戏的施奕却能亲身感受到这种演技上的压制,感觉自己已经完全被沈香晴带动了节奏,只是脑子一片空白的跟着沈香晴的剧本走。

     这就是第二名的水平?坐在一边死死的盯着沈香晴的一举一动,蓝净铃依然觉得少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