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心里明明尴尬得要死,脸上还要装出一副云淡风轻。

     就这样,蓝净铃怀着微妙的心情,看着自己的哆啦a梦在沈香晴手里拧干水,抖开,挂上小号衣架,一颗硬币大小的红色绒球在夜风中翩翩起舞。

     “我有个问题啊。”沈香晴难得主动发起话题。

     “我不想回答。”蓝净铃果断拒绝,用膝盖想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不是,我没什么恶意,就随便问问。”嘴角勾起一丝揶揄的笑意,沈香晴若有所思的问道,“因为你姓蓝,所以喜欢蓝色的东西?”

     “差不多吧,蓝胖子蓝精灵我都喜欢。”蓝净铃点头,目前还没发现有什么不妥。

     “这样啊。”沈香晴似乎认真思考了几秒,抬头问道,“所以你还有一条蓝精灵咯?”

     “没有,把自己穿在身上...”说到一半的话戛然而止,蓝净铃硬生生将话题掐断。

     为什么要跟人讨论这种分分钟羞耻度爆表的问题!

     “这小尾巴挺可爱的。”沈香晴满脸的真诚,说话间伸手拨了一下哆啦a梦上那条湿漉漉的小尾巴。

     “你这个...”看着沈香晴修长指尖上的动作,蓝净铃随之有种菊花一紧的感觉,“你这个绅士!”

     突突然的就被调戏了,眼前这个社会最底层连奢侈品都买不起的人居然敢质疑自己的品味,虽然说的是可爱,此时蓝净铃的内心被娇羞和恼怒填满。

     老娘这叫童真童趣,总比你这样纯棉带蕾丝边的姬佬粉好看!蓝净铃在心里咆哮。

     “回去睡觉了,外面冷。”说完,沈香晴便自行进了房间。

     先前被羞耻感充斥得全身燥热,实际上外面的温度肯定不超过十度。蓝净铃身上的睡裙只到大腿根部位置,露出一截白花花的大长腿,正迎着风爆出鸡皮疙瘩。

     才不要你关心,蓝净铃对着沈香晴的背影哼了一声,打了个寒颤,缩着脖子跟了进去。

     “说吧,你来这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沈香晴已经好整以暇的坐在床边,用审视的目光看向刚从阳台进来的人。

     本来沈香晴并不想主动开口询问,只是回房后发现床头位置的被褥湿了一大块,明显是蓝净铃头发没擦干净滴上去的水。

     手机的位置也被移动过,虽然沈香晴没有刻意留意过原来放手机的位置,不过床上明显一块凹下去的小坑,大概是蓝净铃随手将手机丢回去砸出来的痕迹。

     “眼看着也快毕业了,我这辈子都没住过校,所以来体验生活啊。”蓝净铃睁大了眼睛,做出无辜的表情。

     “为什么动我的手机。”沈香晴也不绕弯子,直接摆出证据。

     “哪有,我只是坐过去的时候不小心被你的手机磕到,所以才生气把它丢走。”蓝净铃的话真假掺半,很好的结合了实际情况。

     “为什么要坐我床上。”沈香晴继续追问。

     一边摆弄着手机,沈香晴实在想不到蓝净铃能对自己这个破手机做什么坏事。

     虽然手机确实有被人动过的痕迹,可是打开看里面,好像没有什么问题。

     “因为你的床好坐啊。”说到床的问题,蓝净铃又是满心抱怨,“你看他们临时搞来的铺垫是个什么鬼,上面全是螨虫的味道,我要是睡一晚上,肯定会烂脸。”

     “你现在叫司机来接,我想他们也不敢不来。”沈香晴单刀直入的阐述事实。

     两人非亲非故的,从开学到现在将近四年时间,见面的时机仅限于上课和学校活动偶尔碰到,沈香晴实在搞不明白蓝净铃为什么要坚持留下来。

     “别看我这个样子,其实我是个大好人。”蓝净铃再次借题发挥的夸奖自己,“这个点把司机从被窝里挖出来多可怜啊,人家也得享受家庭温暖对吧。”

     听到蓝净铃的说辞,沈香晴很想仰天长笑,说谎话敢修炼得更有技术含量一些嘛。

     短暂的接触让沈香晴对蓝净铃的印象是有所改观没错,可是同样有一句话叫无风不起来,蚊子不叮无缝的蛋。

     如果蓝净铃真的是暖宝宝牌白莲花大好人,就不会有关于大小姐任性难伺候的传言出来,更不会有人为了讨好蓝净铃而故意去为难自己,深受其害的沈香晴简直体会太深刻。

     “算了,你爱说不说。”沈香晴决定放弃,毕竟和自己也没多大关系,“你住在这里我们就算是室友了,我先说好,我不会伺候人也不会讨好人,不会跟你废话也不想跟你装熟。”

     “好好好,你是寝室长你说了算。”问题问到关键部分被中断,蓝净铃也是松了一口气,笑眯眯的点头答应。

     其实蓝净铃也是心里苦,但是却不能说。

     从渔舟小筑出来后,蓝信垣直接将蓝净铃堵住,询问沈香晴的事情。

     可是对于沈香晴,蓝净铃知道的并不比蓝信垣多多少。除了表面上那些,类似成绩很好人很高冷,其实蓝净铃也是一无所知。

     蓝信垣这是第一次见沈香晴,却表现出与以往截然不同的兴致,连柳一蔓都对沈香晴感兴趣,这让蓝净铃心中警铃大作。

     虽然崇拜柳一蔓,但是蓝净铃欣赏的是柳一蔓的职业精神和职业素养。至于柳一蔓的为人处世,蓝净铃不推崇,也不想评论。

     两人都对沈香晴感兴趣,不同的是,蓝信垣只想知道沈香晴脖颈上那根项链的出处,而柳一蔓,大概对沈香晴本人更感兴趣。

     于是分歧点就来了,蓝信垣希望通过蓝净铃接近沈香晴,从而得知项链的秘密,知道父亲想法的蓝净铃当然是第一时间提出反对意见。

     加上柳一蔓在旁边添油加醋,蓝氏父女之间的谈话升级为对抗,蓝净铃一气之下直接摔门走人跑下了车。

     漫步目的的闲逛了一阵子,冻得全身发抖的蓝净铃不知不觉又走回了渔舟小筑,干脆选择投奔沈香晴。

     不想让蓝信垣或者柳一蔓这样的危险人物接近沈香晴,是出于同窗一场的保护,或许也有些许私心作祟。

     从蓝信垣女儿这个头衔中升华为本名蓝净铃,是蓝净铃奋斗的目标。而沈香晴的梦想是什么,蓝净铃不知道。

     但是,蓝净铃很想知道,明年春天从学校毕业,同时正式步入娱乐圈的自己和沈香晴,到底谁能得到更高的成就。

     当然,和父亲吵架继而离家出走这么丢人的事情,蓝净铃也是不能搬到明面上来说,于是找了个体验生活的理由敷衍沈香晴,顺便帮她屏蔽柳一蔓。

     “你整理完了没,我要睡觉了。”沈香晴开始铺床换床单。

     “给我铺个床。”话刚说出口,蓝净铃马上改口,换上商量的语气,“我是说,麻烦你帮我铺下床。他们拿来临时睡的被子感觉好潮湿啊,你那边肯定有晒过的被子吧。”

     “本来有。”沈香晴指了指刚换下来的床单,“结果被你的头发滴湿了。”

     “那你睡吧。”眉眼低垂,蓝净铃失落的走到另一张床上坐下,硬邦邦的感觉不到一点人气。

     看着沈香晴趴在床上,艰难的将床单拉平,蓝净铃不禁感慨,贤惠的女人果然好美好,这么大的床也难不倒她。

     这么想着,一个鬼使神差的想法闪过脑海,蓝净铃在心里默默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三十二个赞。

     虽然学校配发的床有些老旧,不过胜在结实。而且为了配合壕气侧漏的办学原则,学生寝室的床和房间一样,都很大。

     床很大。

     三个字在蓝净铃脑中回响,大到睡两个人也不觉得拥挤。

     “发什么呆,你明天没课了?”好不容易将床整理好,沈香晴钻进被子,满足的抱着靠枕,慵懒的眯着眼睛。

     “有啊,演技课,我怀疑学校设这门课是不是为了检验整容脸,一分钟换几个表情智障一样。”想通了关节,蓝净铃心情大好。

     “哦,明天我也有演技课的结业考试。”沈香晴漫不经心的回答,似乎就要入睡。

     自己还在课程中期,沈香晴居然就要结业了,得知消息的蓝净铃小小嫉妒了一下。幸好自己的平台比她强,不然早就被甩到天边。

     每次有沈香晴的试镜,蓝净铃都会坏心眼的跑去参加。最后结果可想而知,当然是角色都给了有后台的蓝净铃。

     虽然通过了这么多角色,蓝净铃却很少真正出演。以蓝净铃对自身的定位,目前还在学习阶段,多学习基础才是关键,实践机会以后多的是。

     然而,就算蓝净铃把角色推掉,也轮不到沈香晴去接,毕竟有那么多人排队等着被安排进组。

     这是蓝净铃的小心机,也是沈香晴不知道的事情。所以大部分时间,蓝净铃还是在上各种专业课,并没有真正参加过什么通告。

     “我来关灯。”蓝净铃主动走到门口开关处,将灯关掉。

     整个房间陷入一片寂静的黑暗中,只剩下一盏睡眠灯在墙角散发出微弱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