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章
    你觉得自己最近有些不对劲。

     如果说只是因为太累了才会那么疲惫,那么有时候突兀冒出在心底的仿佛不属于自己的情绪和念头就让你觉得有些古怪了。

     正比如此刻,你有些困惑的看着自己无意识的抬起伸向天空的手指。

     ——你想干什么?

     确实这样炎热的天气让你有些厌烦,午后的阳光太过炽烈,让站在阳光下的你感觉很不舒服。可是那翻涌在心底的阴郁和焦躁的情绪却如此陌生,仿佛有种极度厌烦这种天气的感觉,想要破坏掉它。

     可是你明明是非常喜欢晴天的。

     而且,这样抬起手指是想做什么?难道你下意识的觉得伸出手指就能改变这让人不愉快的天气么?

     尽管心底那种异样的情绪让你不安,可是冒出的这个有几分傻气的念头还是让你觉得有些好笑。你摇了摇头,振作起精神看向前方,

     “公主!哎!公主!”

     熟悉的招呼声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大老远就能看见那个兴奋得在马车还在街那头时就从窗户不住招手的人。当了妈妈还这么闹腾,你不由自主笑了起来,

     眨眼之间疾驰的马车已经到了面前。

     马车还没停稳,莉塔亚已经跳了下来,一下就挂到了你身上开始动手动脚。

     “哎呀,想死我了,还是那么可爱啊!真羡慕那冰山啊能天天抱你!”

     你满脸通红,赶紧按住她作乱的魔爪,心虚的瞄一眼两边目不斜视的站岗士兵。

     ——被他们看见自家王妃被一个女人调戏,挺不好的。

     正闹腾着,眼角瞥见那个红发身影,你忽然僵住了。

     “哎?公主你怎么了,你脸色怎么那么难看?”

     你回过神,看向身旁的莉塔亚,她有些不解的看着你,还试图伸手去试你额头的温度。

     你随便摇了摇头,脸色还是有些发白,搪塞了几句:“没什么,大概……是在太阳下晒太久了。”

     那头正在和车夫交代着什么的阿维似乎已经说完了,正转头朝这边走过来。你瞥一眼,又仿佛被烫着一般赶紧移开低下头,收起刚才下意识抬起的手指,感觉心里有些发慌。

     你以为你已经不在意,可是,在刚看到对方身影的那一瞬,心底忽然闪过的陌生情绪令你恐慌。

     ——那种极度的不甘、愤怒和敌意。

     仿佛一条忽然昂首的毒蛇。

     ……

     虽然已经到了深夜,可是你却毫无睡意,无意识的盯着床顶的幔帐发呆。

     ……憎恨?

     你居然在恨阿维?为什么?

     意识到这一点,你在一瞬间就心乱如麻。

     你以为自己早已经放下了,可是如果自己早已放下了,又怎么会去恨阿维?

     可是如果你没有,现在这又算什么?他又算什么?如今你正躺在你们的大床上,忙碌了一整天的他已经睡着了,手却依然环着你的腰,是如此亲密的一种姿态。你觉得自己应该是爱他的,可是这个发现却让你开始怀疑自己的感情。

     难道你就是这样一种水性杨花的女子么?贪恋着他给的温暖,在心底却又惦念着另一个人?

     那一瞬,你在心底生出了某种深深的自我厌恶和鄙夷。你极力回忆着之前几次见到阿维时的感觉和心情。

     ——不、不对!

     你想到了什么,忽然一震。

     这是毫无道理的。

     ——如果你还在意,你就不会对莉塔亚毫无心结。而且,你清楚的记起,之前几次见到阿维时明明还没有丝毫这种情绪。

     怎么回事?

     就好像是发现属于你自己的抽屉被塞进了些不属于你的东西,你一下六神无主。

     可是……

     ……被塞进来东西……好像并不止这些……

     ……模糊的意识里闪过这个念头,你再次陷入黑暗。

     风。

     很大的风。

     凛冽的疾风吹得你的头发和衣裙猎猎飞扬,你冷冷看着面前动弹不得的那群人。他们周围明明什么都没有,却露出了或痛苦或挣扎的神情。只要你动一动手指,他们全都得死。

     你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苦痛挣扎的神情,一步步走近他们。

     这些人,他们是如此的冷漠自私。

     他们是如此的咄咄逼人。

     所谓正义,就是要扫除一切可能存在的威胁,哪怕那威胁其实并不存在么?

     为了这种正义,可以冷眼旁观无视一个无辜者的冤屈和苦痛。

     为了这种正义,可以颠倒是非伤害一个遍体鳞伤的灵魂。

     ——他们如此迫切的想要你死,可是你却觉得更该死的是他们。

     他们想要你死,你却偏不,你反而要变得比他们更强。踏着遍地的鲜血和骸骨,忍着满身的苦痛和伤口走上巅峰。你反而要主宰他们的生死。

     正如此刻,只需要动一动手指。

     你笑了起来,愉悦的感觉发自内心。风更强了些,有风带起你一缕长发飘过眼前,那发丝宛若白雪。

     ……

     你猛然惊醒,一下坐了起来。

     “……怎么了?做噩梦了么?”

     似乎是被你吵醒,比平时的嗓音略低些的声音从身侧传来,带着几分慵懒的味道,如同一根羽毛刷过。灯被打开,温暖的橘色灯光亮起,他撑起身关切的看着你。

     “……我……”

     你惊魂未定,下意识的扑到他怀里,还有些六神无主,显得格外语无伦次。

     “我、我做了个噩梦,我——我梦见我——”想杀人。而且是很多人。

     你没有再说下去,那个梦境太真实,真实得让你害怕。心底叫嚣着的那种疯狂的杀意仿佛还在脑中回荡。

     其实你的手并不算干净。但是你认为,不论是谁,不论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都不能随便杀人。所以在杀死那个强盗头领后你也连续做了好几个月的噩梦。但这个梦不一样,在这个梦里,你明显在为即将到来的杀戮而感觉到发自内心的残忍和快意。

     你不由自主伸出手低头看着。眼前的手指干干净净,细白柔软,明显十分柔弱,并不像梦境里那样,稍微勾一下手指就能决定一群人的生死。

     他静静盯着你的眼睛,原本不经意的表情渐渐严肃起来。却没有说话,只是默默伸手揽住你,另一只手则轻轻握住了你的手。从他身上传来的温度终于让浑身冰凉的你渐渐冷静下来。你忽然记起,梦境的最后那被风扬起到眼前的头发是白色的,连忙低头看一眼自己垂在胸前的的长发,还是熟悉的栗色。

     这样一个发现终于让你彻底松了口气,抬头看向他,这才觉察到他一直看着你,眼神十分凝重,带着几分若有所思。

     “我……怎么了吗?”你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下自己,却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

     “……没什么。”他似乎这才回过神,握紧你的手,摇头,“很晚了,睡吧。”

     ——果然……还是不对。

     面前人的存在是如此碍眼。站在白花树篱边的你无意识的想着。

     这个酒会办在花园,修剪精致的树篱间摆放着精致的白色桌椅。晴朗的天空上漂浮着几朵云,正好有点微风,本应该是舒适而惬意的。四处都能听见有人谈笑的声音——在这种氛围下,自然会想跟很久没见面的伙伴一起聊一聊。

     可你却只感觉无比烦躁。

     为什么不消失?

     消失?

     对,消失。

     你希望眼前这个人从世界上消失。

     只有这个人消失了,你才不会如此焦躁不安,这个人是个威胁,必须消失。

     怎么让他消失?

     ——杀。

     对了,杀。

     割断他的喉咙,洞穿他的心脏。

     杀了他!

     杀杀杀!

     “公主?你怎么了?”

     你失神引起了对方注意,对你说的话你似乎也没听进去,红发的青年有些困惑的伸手在你眼前晃了晃。

     你回过神,却被自己脑中正在想的东西吓了一跳,脸色一下变得惨白,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恐惧的看向眼前站着的阿维。

     ——虽然只是一个瞬间,但是你居然想杀了阿维?为什么?

     “对不起,我有些不舒服。”

     看着你发白的脸色,阿维有些不解的看着你,你却慌张的低头避开了他的视线,匆匆道了个歉就逃一般的转身离去。

     临走时,你听见莉塔亚的声音。

     “你是不是欺负公主了?她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没有啊。”

     传来的阿维声音是如此困惑,几乎可以想象到他不解挠头的样子:“好像……被讨厌了?”

     ——可是……你已经无心去解释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