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章
    幸好刚刚吃得不多,不然肯定得吐下面围观群众一身火鸡雨,这是蓝净玲仿佛身体被掏空之后的想法。

     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身处哪里,蓝净玲好像又充满了生命的活力,干脆腿一软,整个身体都瘫倒在沈香晴怀中。

     暗搓搓的蹭了几下,居然没有被推开,蓝净玲窝在沈香晴怀里虚脱的对着镜头露出惨淡的笑脸,舍命陪君子也不过如此。

     “你在对着哪里喷气!”吃力的搀扶着铁了心要装死的某人,沈香晴眉眼含笑的低头,咬牙切齿的挤出一句话。

     “人家头好晕好想吐。”为了表现自己真的很不舒服,蓝净玲硬生生挤出了几滴眼泪,挂在眼角闪闪惹人爱。

     敢情这货是把全身积攒的演技都用在今天的了,沈香晴无奈的搀扶着玩命一样在自己胸口墨迹的蓝净玲,又不能直接一个排山倒海*掌把人推出去。

     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真真热流朝自己喷涌而出,痒痒的感觉应该怎么形容呢。反正就是怪怪的,连着心都跟着躁动起来,沈香晴正努力无视这种微妙的触感。

     “我们来看看照片?”突然想到有趣的事,沈香晴笑得一脸璀璨。

     “能不能把我打上马赛克?”蓝净玲泪眼婆娑的继续装柔弱。

     “我可以帮你做个发光的特效,让你闪闪惹人爱。”沈香晴心情一片大好,如果无视某些人不可描述的小动作就更圆满了,“或者帮你把眼睛修大点。”

     “不行哎,这图根本没有眼睛。”刘涵已经擅自将图片打开。

     “那就把鼻孔改小掉好了。”沈香晴云淡风轻的点头。

     连续抓拍的几张图片里,只有摄影师沈香晴的表情还算淡定正常,刘涵满脸沉重的样子勉强能看。反观蓝净玲的形态,只能用一句话概括,没有对比也能造成伤害。

     迎着风头发翻飞在脑后,没有糊掉的照片无一例外的毛孔过度扩展,不是龇牙咧嘴就是挤眉弄眼,这也是蓝净玲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脸居然能做出这么多搞笑的表情。

     “我是不是能出一套表情包了?”错误已经酿成,蓝净玲干脆破罐子破摔的自黑。

     “你想配什么字,我可以帮你加上去哦。”沈香晴乐于配合。

     “你会用手机配字?”蓝净玲挑眉,无差别攻击道。

     “她会。”在心里默默问候了一句户口簿,沈香晴果断祸水东引。

     “哼。”只是冷哼了一声,蓝净玲坚信,给其他人多吃几个熊胆补一补,他们也不敢。

     “好像有个组也在进行第三项挑战了,我们赶紧选个照片发出去吧。”刘涵看着软件里发出的提示说道。

     “就这张了!”随意点了一张图片发送,沈香晴轻描淡写的帮助全组人完成任务。

     图片上蓝净玲的五官完全皱到一起,几撮碎发凌乱的散落在脸上,乍一看还以为是鼻毛外泄。嘴巴的造型尤其奇特,据不完全统计,露出上下总共超过十二颗牙和白森森的牙龈。

     “似乎到饭点了。”隐隐有些尴尬,蓝净玲没什么技术含量的转移话题。

     “果然是牙好胃口就好。”沈香晴淡定补刀。

     “我现在很虚弱,需要人的照顾!”蓝净玲任性的耍起了大小姐脾气,站直了身子提高音量。

     “腿软是因为力气都用在吊嗓子上了?”怀里突然空荡荡的有些空虚,沈香晴不依不饶的嫌弃。

     “这叫回光返照。”伪装被戳穿,蓝净玲变戏法似的再次瘫了回去,腿肚子打晃脸色惨白的样子完全看不出之前还在大声跟人理论。

     教科书一般都演技派,脸皮厚得防御洲际导弹都是低估了她,沈香晴在心里默默吐槽,手却不受控制的揽在了蓝净玲的腰上。

     “好好走路。”嘴上说得强硬,沈香晴并没有做出具体的反抗动作。

     “我们似乎可以去吃饭了?”战争在发起的瞬间平息,看得刘涵一愣一愣的叹为观止,问话的语气也是小心翼翼。

     “不用聚餐谈感想什么的嘛?”这综艺的套路和外面的妖艳贱货不一样,沈香晴不确定的询问。

     “第一名的组别可以先行去到晚上的拍摄场地,为最后一名选择一份充满爱意的见面礼。”一直跟拍的许澄事不关己的解释道,“当然了,下一期的节目,就很可能会上演逆转的复仇之战了,不过这事谁知道呢。”

     分组的人员其实没有固定,除了几个队伍的队长,其他成员都是靠抽签来决定。

     也就是说,不管这期自己做了什么,接下来承受伤害的都会是蓝净玲。秉承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基本原则,沈香晴巧笑如花的率先要求离开。

     温泉山庄离主题乐园的距离不远不近,正好够蓝精灵三人组在车上讨论出为幸运的最后一名准备什么样的礼物才够深刻。

     当然,说话的基本是沈香晴和刘涵,蓝净玲则是虚脱的侧卧在沈香晴的腿枕上。

     “不知道是哪一组有荣幸享受到大小姐的超高级别待遇呢。”摆出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沈香晴状似随意的找了个话题。

     “不管是谁,去重点都是吃饭和泡温泉对吧?”心领神会的,刘涵即刻加入讨论。

     “之前我看电视上看过人家把各种汤料和佐料混在一起喝,还有一种叫什么百花什么水的饮料,不知道味道怎么样。”柳眉微蹙,沈香晴正在努力回忆。

     “白花蛇草水。”蓝净玲瞬间会意。

     “对对对,就是这个,据说要和着鲱鱼罐头才是真绝色?”沈香晴迟疑道。

     “咸榴莲味而已。”蓝净玲满不在乎的耸肩,“汤又不能喝,得对着水冲十分钟,感觉跟洗大便一样。”

     “这样啊。”兴趣寡然的撇了撇嘴,只觉得最近的网红食品也没什么打不了嘛,原来只是网上刻意夸张的说法而已。沈香晴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那你有什么建议?”

     相比起沈香晴的平淡反应,坐在前座的刘涵简直要被自己的好奇心挠出个洞来。难道现在的重点不应该是,蓝净玲为什么如此了解所有人都闻之变色的生化食品鲱鱼罐头嘛。

     “告诉你有什么好处,下期被报复的可是我哎。”蓝净玲故意卖了个关子,脸上写着傲娇。

     “我们应该积极帮助小伙伴进步,利用手头的便利为他们开启新世界的大门啊。”沈香晴义正言辞的眨巴着眼睛。

     “如果下期节目还请我,我肯定申请跟你一组。”刘涵机敏的表露心意。

     就算下期节目一整集都在被整蛊,那可是收视热点,圈粉的东西谁也不想放过。

     “哦。”不置可否的发出一个意义不明的单音节词汇,蓝净玲的目光一直注视着沈香晴,似乎在等她表态。

     “这个不是得看缘分的嘛...”毫不掩饰的目光太过刺眼,沈香晴不由自主的想退缩。想了想又欲盖弥彰道,“你就不怕我曝光你的黑历史,我这里可是存了比刚刚发出去的照片还要抽象的图片哎。”

     “是嘛。”似笑非笑的勾起嘴角,蓝净玲突然转变的态度让沈香晴一阵心虚。

     “喂。”撒娇似的拽着蓝净玲的胳臂一阵摇晃,沈香晴侧过脸,在摄像机拍不到的角度对着蓝净玲干瞪眼。

     “腌海雀。”张了张嘴,结果还是妥协的蓝净玲用意味深长的语气吐出三个字。

     具体做法是这样,将放置了一天的侏儒海雀连毛完整的塞入海豹肚子里,再用海豹油封口确保不会因为腐烂引来蚊虫。放在冻土里发酵一到三年不等,再徒手将海雀掏出撸毛,一只全身通红的裸海雀随时可以上桌。

     “你...吃过?”看着在网上搜索到的介绍,沈香晴的手有些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简直黑暗料理界的翘楚。

     “没有。”蓝净玲淡然摇头,“看人家吃过,很...”

     很了半天依然没有想出合适的形容词,蓝净玲决定留个悬念让大家自行体会。

     “你们知道腌海雀最正宗的吃法嘛?”一直安静听三人讲话的许澄突然开口。

     “我似乎听说过...”咽了口口水,刘涵不确定是不是应该在节目中说这种重口味的事情,而且是饭点。

     “将海雀举过头顶膜拜几下,仰望其最私密处,而后一饮而尽。”沈香晴已经将查到的内容读了出来,又困惑的看向许澄,“最私密处,是指胸部?”

     “咳咳咳...”被自己的口水呛得差点一口气上不来就此交代在当场,许澄憋得满脸通红,决定无视这个问题,“所以你们决定选腌海雀给他们了嘛?”

     “居然真的有准备那种东西?”蓝净玲惊讶道,显然也是知道另外一种吃法的老司机。

     “有的。”许澄骄傲点头。

     “我好像知道可以用什么为他们做泳装了。”沈香晴神秘一笑。

     “辣眼睛。”蓝净玲总算是没忍住,轻声吐槽。又想到更值得关注的问题,用只有两个人能听清的音量的问道,“你存了什么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