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4章
    “嗷呜...”随着魔性的一嗓子嚎叫,沈香晴作为节目吉祥物出现在镜头前,趴在地上仰天长啸的样子将人们的注意力从五毛钱做工的道具服成功转化为吐槽衣服里的人。

     镜头转移到台前,主持人开始报幕,吉祥物不依不饶的背景音伴奏如影随形。反正编导说让自己照着阿拉斯加演,地主家的傻儿子天生擅长吵架。

     摄影画面不得不再次切到沈香晴跟前,膝盖着地对着摄像机耀武扬威的跳着不知名的奇怪舞蹈,作为一条狗也要实力抢镜。

     正当主持人想着应该如何组织语言圆场时,监控耳麦中传来了编导的指令。

     “我们的小幺狗好不容易打破次元壁来见大家,一下子兴奋得受不住车了。”神秘一笑,主持人继续道,“可是我刚刚得知,小幺狗的主人也追来了。”

     听到主持人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沈香晴的心头本能的升起一丝不详的预感。主人是什么奇怪的设定,乱爬关系肯定非奸即盗。

     “小幺狗为了见到大家,居然是逃家出来的。”故作惶恐的睁大眼睛,主持人对着台下招手,“所以现在就让小幺狗和她的主人一起回家吧,记得要想我们哦。”

     那厢话音刚落,就看到蓝净玲从门外跑进录影棚,满脸慌乱的神色演得沈香晴差点就相信她很害怕失去自己了。

     “你怎么自己跑出来了,给我看看你没被这些愚蠢的人类欺负吧。”凌厉的眼神扫视全场,蓝净玲气场大开,最后目光落回沈香晴身上,“亲爱的,我们回家了。”

     隔着头套也能感觉到蓝净玲眼里的爱怜,沈香晴一时愣了神,只是傻傻的看着眼前的人,好像身边的喧嚣都已经不复存在。

     “友情提示电视剧的各位大朋友小朋友们,出来玩一定要经过爸爸妈妈的允许,最好在信任的人陪同下进行哦。”主持人的声音飘散在风中。

     一切都发生得太过突然,说出来别人可能不信,等沈香晴从神游太虚的状态中解脱时,自己已经坐在车上,身上依然穿着总价不超过两块钱的玩偶装,蓝净玲则面无表情的坐在一旁开车。

     她居然会开车,明明走到哪里都有司机,沈香晴假装四处乱看,暗搓搓的打量着蓝净玲的侧脸,一边毫无危机意识的继续发散思维。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沈香晴居然有种窃喜的感觉,好像自己坚持要当小幺狗,最终目的就是想要蓝净玲忍无可忍的折回来把自己带走。

     想不到她的忍耐程度这么弱,自己不就是开了个嗓,想好的正题还没使出来呢。

     更大的可能是她一直都在,躲在暗处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作,在心里嘲笑够了再冒出来拯救世界。

     越想越觉得自己的分析很有道理,沈香晴突然想到一个更有可能的理由。难不成蓝净玲之所以一直都在,真的是为了全程为羽甜保驾护航。

     因为看到羽甜跟自己搭讪害怕两人接触过多而东窗事发,于是故意在节目刚开始的时候就把自己拉走,所以现在才顶着一张死鱼脸,其实都是来源于对沈香晴的不满。

     “去哪?”自以为想通了关节,原本欣慰的心情一点点消散不见,沈香晴脱口而出就是不耐烦的语气。

     “你听我说话果然一直都没有走心。”叹息了一句,蓝净玲失落的重复了一遍,“回家。”

     “回家?”上来就是毫无理由的指责,沈香晴更是来了气,“回你家还是我家,我目前住许澄家,不往这边走。”

     善解人意柔情似水什么的,那都是别人家的女朋友。你生气我比你更生气,虽然我也不知道有什么理由必须生气,但是我就是想生气,这才是正牌女友的气势。

     只要没有明确说分手,自己就是正宫娘娘,比起那些叫羽啊甜的一听就知道是外面的妖艳贱货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虽然在生气,沈香晴依然要给蓝净玲在节目中霸道出场把自己带走的行为八十三分,另外十八分以六分一次分三份给予,多出一分不怕她骄傲。

     “这是我和你的事,不要提不相关的人。”蓝净玲郑重其事的宣告,想了想又做出补充,“包括羽甜。”

     “羽甜是不相关的人?”沈香晴挑眉,“早十年我都不会信,何况是现在。”

     “嗯,也不算是完全没关系。”沉吟片刻,蓝净玲点头。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见蓝净玲承认得如此爽快,沈香晴的心情即刻阴转阵雨。

     “关键就在我不该来,换了你的好事,对嘛。”语言攻击开始,沈香晴拎刀上阵。

     “你来不来都没差别,来了更方便了我,不用特意跑远路去接你。”蓝净玲也不气恼,只是就事论事的回答。

     “接我做什么,看你们你侬我侬然后自觉退场?你想多了,我肯定拍视频贴大字报发律师函...”沈香晴表示自己有一万种方法可以跟两人过不去。

     只是面对蓝净玲一言不发似笑非笑的表情,沈香晴的气势突然就荡到谷底,气势汹汹的威胁也变得无疾而终。

     “继续。”蓝净玲鼓励道。

     “你今天不是本人,还是刚刚被我骂傻了刺激疯了?”面对和之前截然不同的反应,沈香晴反而犹豫了。

     “你是希望我跟你互相伤害最后不欢而散,还是...”话锋一转,蓝净玲的嘴角勾起一丝别有深意的笑。

     “还是什么。”本能的感觉到危险在靠近,沈香晴警惕的看了看四周,高速公路上不适合跳车。

     将车停到应急车道打开双闪解开安全带,蓝净玲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转身便朝副驾驶凑了过去。

     “喂喂,你要干嘛!车来车往的光天化日的到处都有摄像头和监控!”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就快成特写的脸,沈香晴眼神不自在的四处乱瞟,极力克制条件反射想闭眼的冲动。

     “你不是自卑,只是成长环境让你天生缺乏安全感,原谅我的口不择言。”脑袋耷拉在沈香晴胸前,蓝净玲眉眼低垂的道歉。

     “我...”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沈香晴大气都不敢出,“你起来我们好好说话。”

     “你能原谅我的不小心嘛。”眨巴了几下眼睛,眼里湿湿的泛着水汽,蓝净玲深情告白,“我保证以后不会用任何理由对你有所隐瞒,也会改掉所谓善意谎言的不良习惯。”

     “好好好,我原谅你。”过近的距离让自己根本没法思考,沈香晴敷衍的点头。

     “所以也请你,收回要跟我老死不相往来的决断。”不退反进,蓝净玲又往前凑了一些,卷翘的睫毛几乎贴上沈香晴的下巴。

     “你说是什么就是...”刚想满口答应下来,沈香晴突然清醒,“我拒绝。”

     什么都可以,除了继续在一起这件事。

     “为什么!”一改柔情攻势,蓝净玲激动得提高音量。

     “因为...”思虑再三,沈香晴最终只能叹气,“你自己明明知道的,我们不能在一起。”

     “婚纱照也拍了婚礼也举行了戒指也交换了结婚证都办了,受过洗礼接受了祝福还见了家长收了聘礼,为什么不能在一起!”蓝净玲一口气说出一堆无法反驳的事实。

     “不要逼我...”几乎是在求饶,沈香晴撇开脸。

     “看着我!”强行将脸摆正,蓝净玲猛的亲了下去。

     长驱直入的舌头撬开毫无防备的牙关,像是要把人吞吃入腹一样,蓝净玲贪婪的吮吸着属于沈香晴的味道。

     霸道得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吻,几乎将沈香晴的嘴唇磕破。

     “如果真的想分手,就不要回应我。”蓝净玲冷冽的声线用的是肯定句。

     想抗拒却拗不过早已偏转的内心,只能任由蓝净玲在自己身上作威作福施展蛊术,所有的理智都融化在这个毫无温柔可言的吻中。

     沈香晴的坚持没有超过三秒,随着亲吻的深入,两人连呼吸都变成同个急促的频率。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也没想过要逃避。”眼睛死死盯住在自己身边突然变得安静的人,蓝净玲坚定而执着,“所以我们现在要去的,就是写着答案的地方。”

     “好。”喘着粗气乖巧点头,沈香晴默默在心里做了个决定。

     无论结果是怎样,就算最终是一起沉沦也无所谓,反正在世人眼里,自己本来就是个道德沦丧的人。

     “走了。”蓝净玲轻柔的将残留在沈香晴嘴角的唾液擦掉,车子重新上路。

     早知道一个吻就能搞定一直躁动不安的人,早上浪费大力气吵架真是曰了仙人她个板板,蓝净玲抽空向自己吐了个槽。

     心里好像被什么填满一样,沈香晴一时之间也说不出自己到底是什么感觉。干脆放空自己看着窗外的呼啸而过的风景,却发现这条高速公路的某个出口,是自己不能更熟悉的地方。

     “等等!”惊声尖叫着停车,沈香晴疯狂摇头,“我不...”

     “相信我。”三个字简短有力,蓝净玲一脚油门踩得更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