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5章
    城市周边的开发工作蔓延到近郊,一座古老得有些破败的小四合院一样的建筑物被四周正在施工的高楼大厦包围形成孤岛,格格不入的遗世独立。

     目的极其明确的一路开到一百二十迈,蓝净玲将车停在离四合院有小十分钟脚程的空地上,松开安全带坐在车里与沈香晴四目相对。

     “我觉得我今天穿得太夸张了,不适合见人。”沈香晴嫌弃的蹬了蹬腿,裤衩子松松垮垮吊在膝盖上形成灯笼裤的样式。

     “你别忘了,你现在可是我的宠物,我的金丝雀。”理由不成立,蓝净玲的反对完全没走心。

     “放屁,我现在是犬神好嘛,妥妥的哈士奇。”沈香晴毫不客气的反驳。

     “是嘛,听叫声我还以为是阿拉斯加。”蓝净玲揶揄。

     “嗯,原本是想演阿拉斯加来着。”角色扮演被点破,沈香晴大方承认,“眼光不错,怪不得你看上了我。”

     既然已经决定要一起沉沦,沈香晴一直深藏心底的包袱好像一下解除,感觉给个支点自己就能创造宇宙。

     “那当然,我有点化顽石的特殊本领。”蓝净玲顺便把自己也赞美了一遍。

     “啊呸,我还有驯服凶兽的特殊技巧呢!”不齿的啐了一口,沈香晴突然发现话题被带跑,决定将计就计的以退为进,“主人,人家不想待在这里,我们回家吧主人。”

     为了配合乖巧的语气,沈香晴一边自我催眠着自己现在就是一只粘人的小狗,低头用脑袋在蓝净玲肩窝里一阵乱蹭。

     “主...人?”被始料未及的称呼吓得愣了半秒,蓝净玲喜笑颜开的表示这个称谓很受用。

     爱怜的伸手摸着沈香晴的脑袋,一阵前所未有的激动在心底飘散开去,自己养的那只折耳猫好像没有如此荡漾的手感。

     “主人,我想回家。”强忍着随时会破体而出的羞耻感,沈香晴眨巴着眼睛亲昵的主动勾住蓝净玲的脖子。

     “你这样我们可能没办法等到回家。”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蓝净玲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在持续提速。

     横看竖看觉得节目组准备的道具服还挺像那么回事,除了高领的设计有点坑爹,胜在单薄省布料,靠近还自带透视效果,裙子的长度正好合适从下面伸入,槽点全盘变成优点。

     原来这才是这套玩偶服的真谛,蓝净玲突然恍然大悟,寻思着自己是不是能从直筒裙的下摆钻进去。

     眼看着蓝净玲看向自己的眼神变得深邃,沈香晴总算理解了什么叫□□熏心。

     在空旷得稍微大声都能听到回音的工地上实施不可描述的事,还是回到自己曾经发誓再也不会回去的地方,沈香晴心中的天平已经开始倾斜。

     “管不好爪就给我剁了。”冷声制止,沈香晴决定最后挣扎一下,“就不会好好回到家再干别的?”

     “哦对,回家回家。”猛的回神,蓝净玲这才想起此行的目的,“走吧,下车去看看。”

     “一定要去嘛。”苦着脸拽着安全带,沈香晴深吸一口气,语气严肃神情认真的说,“我觉得我们去不去都无所谓,因为我已经决定了。”

     “决定了什么?”答案呼之欲出,蓝净玲暗自紧张。

     打开背包拿出藏在隔层里的照片,沈香晴主动将照片摊开在两人中间,手心因为紧张而有些发汗颤抖。

     照片上两位穿着同款碎花裙子扎着相同双马尾,连头绳的发色都一模一样的小女孩,正坐在某个庭园的树下玩闹,背景像极了两人正要去的四合院年轻的时候。

     唯一不同的是,一个孩子满脸淡漠,而另一个则嬉笑着似乎想逗小姐妹开心。

     “照片果然是你拿走的。”蓝净玲叹息。

     “我们从小就认识。”沈香晴答非所问,“换个说法,不只是认识那么简单。”

     “照片上看起来完全是按双胞胎的行头来,分开的时候还一人留了枚戒指,怪不得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眼熟。”蓝净玲自行接话。

     “你被兰信垣领养了,而我,一直留在孤儿院里,直到成年。”微微一笑,沈香晴也说不上来自己为什么要笑。

     回忆过去,除了不堪回首就是心酸,所以沈香晴才这么抗拒回到这个地方,承载了自己全部童年的孤儿院,早已斑驳得不拆不快的破地方。

     “是你自己不想被人领养,院长妈妈跟我说了。”轻轻摇头,蓝净玲握住沈香晴的手,“难道你在等我回来找你?”

     “等自己的姐妹,有什么不对。”纵然过去的记忆已经模糊,沈香晴也只是隐约记得自己为了不被领养没少做坏事少挨揍。

     等了那么多年,坚持的理由早就忘得一点不剩,坚持却被当做习惯保留了下来,最后变成心灰意冷的离开,从此再也不想回来。

     “姐妹?”蓝净玲莞尔,“想不想听听我的说法,我的故事?”

     “都过去的事情,说了也不会改变。”无所谓的耸肩,沈香晴表示自己并不介意,“如果用姐妹为借口,我们是不是可以更好的在一起而不被世俗鄙视?”

     “所以...”深吸一口气,蓝净玲动容道,“你的意思是,无论我们是什么关系,都会跟我在一起,即便是同母异父的亲姐妹也没关系?”

     “不要用这么吓人的形容词,我随时可能会被吓到退缩的。”沈香晴脸上的笑容变得开朗。

     一直憋在心里的结,果然只要说出来,就会自行解开。

     “我认识的小香香可不是这么容易胆怯的人。”蓝净玲也跟着笑了起来,指着照片上面容严肃的小孩,“从小就是块不苟言笑的顽石,真是花了我大力气才砸开。”

     “小时候明明那么可爱,你到底是怎么长歪的。”不甘示弱的吐槽,沈香晴嘲笑道,“还不可一世的大小姐人设,说好的目中无人月亮公主呢。”

     “因为心中有人,所以眼里再没有了其他人啊。”蓝净玲感慨万千,寻思着来到这里果然是对的。

     “别以为我就放过你了,羽甜的事还没解释清楚,榴莲壳和电灯泡,你自己选一个喜欢的跪。”沈香晴一记眼刀飞得如鱼得水。

     “我喜欢你呀,跪你身上好不好。”眨巴着眼睛,恢复秉性的蓝净玲污得优雅。

     “回家再说。”好不容易的和解达成,沈香晴依然不想回到那个不想回忆的地方。

     “就当是为了我,去看看。”深情款款的眼神可以拧出水来,蓝净玲柔声道。

     于是没有立场的沈香晴就这么被骗下了车,幸好蓝净玲还算有人性,带着自己去附近的厕所换了套正常的衣服。

     如果无视换衣服时蓝净玲写满渴望的眼神和按耐不住毛手毛脚的举动,沈香晴真是分分钟会被贴心的小女友感动,外加忽略衣服是某人早有准备。

     十分钟的路磨磨唧唧硬生生花了半个小时,达到孤儿院的时候已经是午饭的点,整个四合院都充斥着浓浓的饭菜香气,锅碗瓢盆和人声混杂在一起构成一副忙碌而美丽的画卷。

     吃饭是最快乐的时候,沈香晴突然想起来。每到饭点,大家就会把桌椅摆到四合院里围成一个圈等分饭,自己也有光明正大的理由盯着门口幻想着期待中的身影会出现。

     “开饭了。”牵着手站在门外,蓝净玲耐心的等着沈香晴主动跨出第一步。

     “嗯。”有些局促的握紧了交合的手,沈香晴从门缝往里面窥视,“这里比以前还要破了。”

     “马上租约到期,这里就要被拆掉了。”蓝净玲说得漫不经心,其实一直不着痕迹的观察身边人的反应,“周围都要开发成商业用地,只剩这一块钉子户。”

     “拆掉?”沈香晴错愕的看向蓝净玲,却发现对方并没有在乱说,“不是说有个慈善家把地捐给我们用嘛,怎么突然就要收回去,那些小孩怎么办,院长没有想办法嘛?”

     一连串的问题脱口而出,虽然每次提到孤儿院沈香晴的反应都是早拆早超生,但是事实真正降临的时候,不舍却占了全部。

     “谁知道,听说现在是他儿子管事,有人怂恿他把地卖给开发商建商场,孤儿院连正常租金都拿不出,更别说买地。”仔细做出解释,蓝净玲的语气依然冷冷清清。

     “做人不能这么不守信用的,子承父业不还得遵照他老爸的意思嘛!”沈香晴愤慨的表示不能接受蓝净玲的说法。

     “搭上钱的事,什么都成了问题。”见怪不怪的耸肩,蓝净玲换了个话题,“要不要进去,可能是最后一次回来了。”

     “我...”张了张嘴,沈香晴的心情很复杂。

     如同蓝净玲说的那样,没钱什么都是一纸空谈,但这是两人有共同回忆的地方,就算记忆几乎消逝在时间长河里。

     令沈香晴更加不满的是蓝净玲事不关己的恶劣态度,本该两个人一起珍惜的东西,现在好像只有沈香晴自己在一头热。

     “有人在外面嘛?”一个久违的女声突然出现打断沈香晴的气恼,四合院的门被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