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毕竟是有大牌天后在的剧组,酒店开房的价钱高得沈香晴一阵肉痛,连带手里的袋子都跟着颤抖起来。

     然而蓝大小姐倒是很坦然,直言没有充分的休息怎么能全力以赴的演戏。沈香晴想了想觉得似乎很有道理,可是既然是认真的休息放松,为什么开出来的房间却是大床房。

     一张床给两个人睡,沈香晴坚信自己一定会是被蓝净铃连累的那个。

     “旺季没有其他房间,怪我咯。”面对质疑,蓝净铃回答得一脸坦然。

     “人家说的是中文我能听懂好嘛,刚刚前台分明问了要标间还是大床房!”沈香晴表示自己并不好糊弄。

     “才不是,人家明明问的是要套间还是大床!”为了表明自己没有说谎,蓝净铃义正言辞的纠正道。

     “哦,套间。”抓住关键词,沈香晴点头。

     “套间...”支吾了半天,蓝净铃机智的想到了一个连自己都说服不了的理由,“套间很贵的,而且套间也只剩一张床那种...”

     在买东西从来不手软的蓝净铃眼里居然也有贵的东西,沈香晴敢打包票,蓝净铃自己都不能认同这个理由。

     但是开房的钱是人家出的,所谓拿人手软,沈香晴还是决定大度的让蓝净铃蒙混过关,就当套间也只剩下大床房好了。

     虽然,造成沈香晴没能跟着剧组蹭房间的罪魁祸首就在眼前。

     “走吧。”再说也是浪费口水,沈香晴拿着房卡刷开电梯。

     “今天天气不错啊,居然没有下雨。”小聪明得逞的蓝净铃开心的跟在后面。

     “嗯,据说后半夜有雷暴。”沈香晴淡定的向蓝净铃宣告这个残酷的现实。

     “那我们早点睡吧...”蓝净铃缩了缩脖子,觉得自己赖上沈香晴真是人生中最正确的决定之一。

     来到房间,蓝净铃现身说法了什么叫大块头需要大能量。

     眼巴巴的看着沈香晴慢条斯理的吃着外卖,一句吃饱了好像发令道具一样激活了蓝净铃的食道。

     在沈香晴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蓝净铃以风卷残云之势将全部东西一扫而空,末了还吧唧着嘴巴抱怨买少了。

     “吃饭怎么没见你吃这么多。”沈香晴有些好奇。

     “米都是碳水化合物,吃下去又不长身体。消化几下变成屎又饿了,有什么好吃的。”蓝净铃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说得好像你吃其他东西会变成脑浆一样。”沈香晴忍不住吐槽。

     “你是在说我脑子里装的全是大便?”蓝净铃犀利的反应过来。

     “也有可能什么都没装。”沈香晴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

     “放屁!我吃下去的明明都长到身体上去了。”蓝净铃不满的为自己辩解。

     为了表达自己真的有在生长发育,蓝净铃特意凑过去沈香晴跟前比划了几下,萝莉和御姐的鲜明对比分分钟实现一般萌身高差。

     出于习惯,沈香晴抬头看着高了自己半个头的蓝净铃,突然发现两人的距离在不经意间近得可怕。

     只需要稍微往前靠一点,沈香晴的脑门就能和蓝净铃的嘴唇来个亲密接触,那画面实在太美我不敢想。

     完全超过了安全距离,莫名觉得大冬天房间里的暖气开得度数有些高,沈香晴强迫自己收敛心神,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一步。

     “呵,该长的都没有长。”意有所指的冷哼了一声,沈香晴眼神定定的看着某处。

     胸不平何以平天下,胸平是为了让我们靠得更近!蓝净铃很想这样反驳,可是现实却是,这真的是自己永远的痛。

     “够用就好嘛...”嘴硬着嘟囔了一句,蓝净铃将套在外面的羽绒服脱下来丢在床边,“看我肤白貌美大长腿。”

     “人家胸以下全是腿,你嘛...”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沈香晴淡定补刀,“脖子以下全是腰,腰下面连着腿。”

     “喂,还能不能好好聊天了!”意识到自己似乎从来没有在嘴仗上赢过沈香晴,蓝净铃鼓着脸撒娇。

     “衣服丢下去,放床上脏。”沈香晴嫌弃了指了指床边的羽绒服,“箱子里的东西捡出来整理好,毛巾牙刷挂出来,闷一天会臭的。”

     自从被蓝净铃黏上开始,沈香晴发现自己越来越有当老妈子的潜质了。

     “好。”接受指令的蓝净铃点头,蹲在床边埋头整理箱子。

     看着蓝净铃乖巧的样子,沈香晴在心里默默点了个赞,却有觉得有哪里不对。

     蓝净铃是在整理箱子没错,可是为什么她整理的是自己的箱子,沈香晴总算看出了门道。

     或者说,有种持续了两天的违和感一直徘徊在心头,现在总算得到解答,蓝净铃是空手来的!

     “你没带行李。”沈香晴用的是肯定句。

     “来得太匆忙没时间整理,我已经让助手给送过来了,明天应该能收到。”蓝净铃头也不抬的回答。

     “所以你在火车上洗脸刷牙用的东西都是我的。”语气依然保持在一个波澜不惊的稳定状态,沈香晴的内心却像被草泥马践踏过一样兵荒马乱。

     自己跟蓝净铃只是认识不到一个月,最普通的室友关系而已。就算她没有毛巾借了自己的,可是共用一把牙刷是怎么回事!

     通过牙刷得来的不是间接接吻,那根本已经是三百六十度立体防护无死角湿吻了好嘛!

     “我去餐车上看了,他们似乎没有日常用品卖。”蓝净铃理所当然的点头。

     借用一下牙刷而已,本来这事大家心照不宣的当成一个美好的初体验混过去,完全是件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

     可是沈香晴偏偏要拿到明面上来说,蓝净铃的心情有些复杂,像是偷了腥的猫咪被人发现一样,有点刺激又觉得莫名尴尬。

     “你来的时候可以提醒我多带一副。”沈香晴的脸色有些难看。

     所谓不娶何撩,就算不能娶,蓝净铃分明跟柳一蔓有着不可告人以及不可描述的关系,现在这货又跑来骚扰自己。

     之前蓝净铃一直黏着自己,沈香晴可以自我欺骗说是蓝净铃对不同世界人的好奇。现在发展成这样,沈香晴不认为蓝净铃是毫无心机的大小姐,会大大咧咧到和人共用一副牙刷也觉得无所谓。

     相反,在大多数关于蓝净铃的传言中,目中无人才是大小姐惯有的词汇。虽然事实证明,传闻和本人还是有一定程度的出入。

     可是有句话叫空穴来风事出有因,如果蓝净铃真的只是一张白纸一样透明的温室奇葩,就不会利用各种理由让沈香晴没办法拒绝的一路跟到影视基地。

     对自己死缠烂打的原因,沈香晴一时间思绪万千,唯一能得出的结论就是,也许就像之前在酒吧看到的,蓝净铃因为某些事情和柳一蔓闹了矛盾,而矛盾的中心,则是自己。

     “都说是临时决定来的,开始我也没想到啊。”蓝净铃丝毫没有察觉到沈香晴百转千回的情绪,回答得有些漫不经心。

     “那么,你跟学校请假又是怎么回事。”开始抠字眼的沈香晴觉得自己的脑子似乎清醒不少,都开始会用正常逻辑思考问题了。

     “火车上打的电话啊。”蓝净铃不明所以的抬头,完全不知道沈香晴突然的犀利是怎么回事,“跟他们请假只是告知一下,难不成我要走还得学校批准。”

     “嗯,也对。”沈香晴挫败的点头。

     眼前的人可是综艺帝国大鳄蓝信垣的女儿,只是相处了几天而已,沈香晴发现自己忘了这件事,竟然把蓝净铃当做普通人来对待。

     “喂,你怎么了?”蓝净铃担心的问。

     疑惑起身想扯沈香晴的衣角,却被沈香晴轻易躲开,蓝净铃觉得除了花样懵逼真是很难找到词形容自己的感受。

     “你和柳一蔓吵架了。”沈香晴用的依然是陈述语句。

     朋友的假面具,还是趁早揭开的好。沈香晴在心里告诫自己,两个世界的人,连朋友都做不成,更不用谈其他。

     “对啊。”本来只想安静的做个好人,可是好像被人误会了,蓝净铃决定说出真相,“因为她找了徐子皓,所以你一直没有收到剧本,我跟她吵了一架。”

     “可是她后来还是把剧本给我了。”沈香晴即刻揭穿蓝净铃的谎言。

     “她告诉你剧本是她给你的?”蓝净铃皱眉。

     自己明明已经把柳一蔓的号码放在沈香晴通讯簿的黑名单里,两人没道理联系得上才是。

     “她找人送来的。”沈香晴如是说。

     “拜托,那剧本是我给你的好嘛!”蓝净铃无力扶额,寻思着难得想当个好人怎么就这么难。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给我,还要神秘兮兮的用快递?”沈香晴依然不信。

     “因为...”一时语塞,蓝净铃的脸莫名有些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