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1章
    “我说了,我喜欢你,像这种喜欢……”你话音未落,双手揽住他的脖子,轻轻的吻上了他的嘴角,短暂的触碰后又迅速的分开。这招还是跟达西学的,此时的霍普,和当时的你一样,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你。

     “霍……”你刚想开口,他抬手制止了你,竟然拨开你的手,转身头也不回的走掉了。大概是自己冲动了吧,你重新趴回了床上,琢磨这世界上究竟有没有后悔药吃。

     你和霍普实在是太像了。虽然霍普和达西是双生子,然而两个人的性格几乎截然相反,可你和霍普,遇事的反应也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达西偷吻你的那天开始,你不知该如何面对他,干脆躲了开去,没有再去禁院探视过。而你主动亲吻了霍普之后,你这个之前恨不得一天来找你八次的哥哥,也在你面前消失了。你理解他为什么躲着你,也体会到了达西现在的感受。

     你也同样胆小不敢去找霍普,思索再三,决定去见见达西,谁知刚一开门,居然看到了几日未见的霍普正站在你门口。他明显憔悴了许多,虽然整个人收拾的干净利落,可是隐隐的黑眼圈和有些苍白的唇都在提醒着你,面前这个男人,大概几天都没睡好了。

     “霍……霍普哥哥……”冷不防见到了自己在想念的人,竟完全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结结巴巴的叫出他的名字。

     “我来通知你一下,我已经决定接受阿尔斯托利亚的聘书了。”他的声音平平的没有丝毫波澜。

     “这是……阿维的……”你去过那么多国家,对这个国家印象最为深刻,因为这是你旅程的起点,也是你遇到纳比的地方。

     “没错。阿维是我们同行最久的伙伴。那个孩子虽然年轻,但是很稳重有担当,阿维对你的感情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而且他们国家不是很大,又信奉骑士精神,你嫁过去也不会被欺负。”霍普仿佛背课文一样说出了一大串理由。

     “最重要的是,阿尔斯托利亚距离特洛伊美亚最远吧?”你和霍普的确是太过相似,以至于你一下子就看到了最重要的却被他隐藏的原因:“哥哥是希望我嫁得越远越好是吗?因为你的妹妹,是一个不知廉耻的爱着亲生哥哥的女人,对吗?”

     “我没有这么说,总之你准备一下,下一次月之路开启,我就会派使节过去。”

     “我不嫁。”你一口否决。

     “你可能没听清楚我刚才的话,我是来通知你的,不是来征求意见的。”霍普还是冷冰冰的样子,倒是有几分像达西了。

     “你可能也没听清我说过的话。我喜欢你,所以我不嫁。”他的态度刺激着你的神经,你也愈发的强硬起来。

     “我们是兄妹,是不可能的。”

     “是吗?那么先知又为什么会做出那种预言?”

     话音刚落,霍普忽然把目光停留在了你的脸上,这可是几天来的第一次:“达西告诉你了?难怪……不过你心里也明白吧?你不过是因为这个预言而有些困惑,我们是兄妹,是没有机会的。何况预言已经被破了你是亲眼看到的!”

     “不是困惑,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从来没有想过真的和你发生什么,只是,我不想嫁人,我只想留在你身边,哪怕只能作为妹妹也无所谓。所以,哥,不要逼我出嫁,好吗?”你以为向来温柔的霍普会心软,却没意识到敞开了心扉向他示爱的自己对他来说是多大的诱惑。他沉默着坚持着自己的决定,那份坚决让你有些崩溃:“是不是只要那个人不是你,我和谁在一起都无所谓?”

     “是……”沉默了半晌的他,只给了你这样一个简短的回答就转身离去,甚至没有上前给哭泣的你任何安慰。你看着被关上的房门,抱着一丝希望打开门,想在门外看到靠在墙上的他,可是走廊除了守卫的士兵,空无一人。

     心忽然钝钝的痛了一下,眼泪大颗大颗的掉下来,你握紧了门把手,直到关节都有些发白,才让那疼痛从胸腔转移到掌心,除了他,谁都可以吗?原来温柔的人狠下心来,才更伤人。

     不知道为什么,好像人失意的时候总会下雨。你此刻的心情如此沉重,外面的天气仿佛应和着你的心情,也随之阴沉了下来。几声闷雷过后是瓢泼的大雨,天的昏暗得让人分不清是白天黑夜。

     达西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不愿意去细想已经多久没有见到自己的妹妹了。本以为那个柔顺的丫头就算是没有回应,也会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没想到居然这么多天都不肯出现。他有些悔恨的吹了一下床,拉过被子蒙着头,希望可以睡过这又一个没有你出现的日子。

     门开的时候,他刚掀开被子,还没等坐起身,就感觉一个湿漉漉的瘦弱的身体扑倒了自己身上。

     “唔……”没来得及叫出你的名字,你已经用唇封住了他的口。他大睁着眼睛,看着你被淋湿的头发贴在苍白的脸上,混杂着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的水滴,狼狈不堪。

     “你怎么了?”他按住了你的肩膀,强行和你拉开了距离。

     “哥,不要拒绝我,求你,不要……”你垂着眼睛,再一次凑了上来。

     “我懂了……”他捏住了你的下巴,反客为主的轻舐你的唇:“你选择了他……可是……他那个人……别扭得很……对吗?”每一次的停顿,他都会在你唇上啄一下:“告诉我,你现在叫的哥哥,是哪一个?”

     “达西……达西哥哥……”你小声的回答着。

     “乖……”他用手捧着你的脸,给了你一个深深地透不过气的吻:“你知道的,我永远都不会拒绝你……我不是霍普,我不在乎那些伦理纲常,我只在乎你。”他说话的时候,唇都不曾离开,贴在你的唇边轻轻摩挲着:“我知道你喜欢霍普,但是我完全不介意,即使是做替身,被你当做是他,也都无所谓,我只想要你开心。我此生就是为你而生,命都可以给你,何况一个身份,可是啊,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他忽然拉开了和你的距离,拇指忽然横扫过你的脸颊,拭去了你脸上的泪珠:“如果真的是你想要的,为什么又哭了?”

     “哥……”虽然你心中的人是霍普,但是要说没被达西感动也是不可能的。他用一根手指挡住了你后面的话,用一个轻柔的亲吻吮掉了你脸上的最后一滴泪,而后理了理你的头发,微笑着对你说:“好了,你好好想想,自己究竟想要什么,不要一时冲动,以后后悔。”

     达西对你的心意,你现在已经全部都明白了。你是如何无可救药的爱着霍普,达西就是如何卑微的在爱着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个预言的催化,你们兄妹三人的感情已经扭曲至此。

     可是霍普说过呢,只要不是他,谁都可以。那样直接的被拒绝的你,和被你变相拒绝着的达西,不都一样是心怀着肮脏恶念的失意者吗?两个失意者相互慰藉,未尝不可,何况这样,霍普也不会再逼着你嫁人了吧?

     抱着这样的念头,在达西不可置信的目光中,你用尽全力将他推倒在床上俯下身靠近他,却被他狂喜而热烈的双眼盯得有些害羞,于是亲吻着他的眼睑迫使他闭上了眼睛。你感受到达西的身体紧绷着,长长的眼睫毛微微颤抖着,下一秒,视线翻转,你已经被他困在身下:“如果这是你的选择,那么我可就不会客气了……”他一只手攥住了你双手手腕,挑起了嘴角:“最后一次机会,再不喊停,可真的停不下来了。”

     口中这样说着,他并没有给你喊停的机会,亲吻比上一次更加热烈,连呼吸都有些困难的你哪还有间隙喊停。怕弄疼你的他对你的钳制并不用力,你轻而易举的挣脱了他对你双手的控制,重获自由的手急切的摸向了他衬衫的扣子。

     你大胆的举动让他的呼吸又粗重了几分,亲吻愈发激烈,你发软的双手颤抖着解开了他大半的扣子,露出了他精壮的上半身与占据了大半边身体的食梦兽纹身。你之前听达西讲过,为了把食梦兽寄存在达西的身体,那群背叛者给达西纹了这个图腾,特殊的材料使得被纹过的部分温度总是低于其他地方的皮肤。不过现在,动情的达西,连纹身处都变得火热起来。

     你的礼服绑带也已经被他抽开,礼服滑落了一半,被淋湿的衬裙下,美妙的身体若隐若现,达西舔舐着你的耳垂,耳边传来他压抑着喘息和有些病态的声音:“好想……好想就这样把你捏碎然后吃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