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8章
    惩罚完学生君痕就打着哈欠念叨着回去补眠往学堂外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戴潇禹和一屋子太监大眼瞪小眼。

     走马上任的第一天,戴潇禹饱受冲击,又隐隐觉得君痕的做法总是渗透出道理让自己无从反驳。

     “那个谁,过来。”戴潇禹对着之前主动跟自己说过话的小太监勾勾手。

     “回王爷,奴才嗷嗷。”小太监低眉顺眼的行礼。

     “嗷嗷?”什么鬼,戴潇禹皱眉,这么奇葩的名字难不成是某个新受宠的妃嫔取来刷存在感的?

     “这是太傅大人给奴才取的名字,因为奴才学狗叫很像。”嗷嗷察言观色的回答道。

     “这家伙...”戴潇禹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君大人每天都这个点走?”

     “回王爷,太傅大人每月只来学堂三次,今天是离开得最晚的一次。”

     一个月三次每次不超过半个时辰?戴潇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只怕全天下也难找到如此闲散的官了吧,据说这个太傅还被圣上破例提升至了从一品?那些个拼死拼活往上爬的人们如果知道他这样也能当上从一品官职,只怕是要哭晕在茅厕。

     “他这就完成教学任务了?然后呢,他是去批改作业还是准备明天的课程?”

     “这个奴才就不知道了,每堂课都有专门的先生来上,没见过太傅大人亲自上课。”嗷嗷如实回答。他只负责每天向君痕汇报学生们的表现,其他的事与他无关,自然不敢多问。

     戴潇禹突然感觉到一阵无力,顶头上司这个样子,自己应该怎么办,是有样学样还是每天来学堂傻坐着当空气。

     “王爷,太傅大人离开之前说过,如果您有感兴趣的学科便去督学,没有中意的就回去备课,每月课程安排会在十五休学日送到您宫中,您自己看着来便是。”

     君痕离开前说过这些?戴潇禹表示完全没有印象,那个时候自己似乎在专注的看着容二瞄准十九的脑袋,想象着西瓜爆裂血肉横飞的画面,直接将君痕无视了彻底。

     “他还说了什么?”

     “太傅大人还说希望王爷能熟悉学堂的定期活动,能抽出空来参加最好不过了。”

     小太监将戴潇禹引领至学堂后殿,路过课室时发现里面已经有个年轻人在讲诗歌,据嗷嗷介绍那位先生是太傅大人花了好多力气请来的文人雅士,在当今文坛小有名气。

     后殿设有十几个小隔间,给众人晨练完或是实践课前换衣服用,隔间构造质地淳朴,只是简单的檀木小方间连雕花都省了,每个隔间内有铜镜以正衣冠。隔间最前面立了块一人高的铜镜,一副装裱好的书卷挂在上面,里面的楷书写得中规中矩,详尽描述了学堂开设各门学科及其意义,以及教学活动安排。

     字写得这样规矩,本当字如其人的没什么性格才是,当真是颠覆,戴潇禹忍不住腹诽。

     每月初一十五为休学日,学生可自由选择是否来学堂。虽说是休学,却是交流切磋学习成果的日子,初一比试文科十五比试武科。比试内容和人选也有学生自行定夺,偶尔圣上会亲临现场指导学习,各家家长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可能让自家小辈在圣上面前崭露头角的机会,也从旁促进了在他们眼里那些不知所谓的课程的接受度,只要圣上满意,各家当然喜欢。

     然而,休学日这种圣上可能会出现的活动,君痕居然不一定会到!得知此事的戴潇禹再次感觉到无力,人家都巴不得把脸贴到圣上身上去刷存在感,这家伙居然完全不当一回事,得多任性才能做到如此,自己到底跟了一个怎样的顶头上司。可是转念一想,是不是正因为君痕不求宠,才会被圣上青眼相待呢,身边奉承倒贴的人多了,所以显得他分外特别,自然就与众不同了?

     到底是真的淡泊名利别无所求,还是以退为进有所图谋,戴潇禹在心中产生了疑惑,这样的人不是第一次见,到最后目的暴露都不得善终,只能希望他是真的无欲无求了。

     “王爷,日头就快升起来了,您若是去督导钓鱼课,劳烦王爷等奴才去拿把伞来。”嗷嗷小声提醒。刚刚还温文尔雅人畜无害的兰台王爷的气场怎么突然就变了,小太监只想找个理由逃离现场明哲保身。

     “我今天就是过来看看,见到皇弟们都如此用功,也就放心了。”看人钓鱼这种四十年后的自己都不一定觉得有趣的事情,戴潇禹才不想去浪费时间。来这里当差也只是顺了圣上的意愿,既然太傅大人都这么散漫,自己也没必要装出副上紧的样子惹人嫌,“如此,我便走了。”

     闻言,小太监松了口气,跪倒恭送王爷。

     离开太傅学堂,四下无人戴潇禹感觉一身轻松,明明就不是一本正经的人却要装出一副自己都不认识的样子,戴潇禹觉得自己为了当今圣上最宠爱的乖儿子这个称号真是用尽浑身解数,不禁有些羡慕起花名满天下的三皇子戴宥铭,早知道就学三哥浪荡不羁享受生活了,反正目的都是远离纷争。

     “哟哟哟,这不是我家小禹儿嘛,回来也不来见见你三哥?”刚出宫门,就听到戴宥铭轻佻的声音。

     一架马车停在皇城城门下,一席玄色长袍的男人站在车辕上望着皇城方向眉眼含笑。虽然三皇子常年以笑脸视人,多为皮笑肉不笑之假笑,如同现在这般真心的表情却不多见,尤其是温柔得能挤出水的眼神更是难得一见,显然这样的表情只为了刚从宫中慢悠悠晃出来的人。

     “也不怕把车踩折了。”戴潇禹有些心疼的看着被踩得弯下去的车辕,细细一根杆子哪里承得起一个成年男子的重量。

     “禹儿是担心我受伤?为兄好感动。”戴宥铭从车辕上一跃而下,好整以暇的整了整衣角,一副翩翩贵公子的模样。

     “你特意等在这里不怕被圣上抓回去?”

     “禹儿怎会见死不救。”戴宥铭上前抱了抱弟弟,觉得不满足,又将脑袋在戴潇禹脖子间蹭了蹭,搂着人不肯放手。

     “你换个称呼我考虑下。”戴潇禹皱眉,每次听三哥叫自己禹儿,就莫名有种自己成了他蠢钝儿子的感觉,真是恶意满满的发音,“你是把守城将士当摆设还是觉得周围都没活人了,这么抱着我成何体统。”

     “啧啧啧,在三哥面前还装,果然是我最爱的小九儿。”戴宥铭在弟弟的脸彻底黑下去前识趣放手,苦着脸哭诉,“你不在这三年我都快无聊死了,本以为那君痕太傅是个有趣的人,谁知道他每天窝在府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这世上除了小九儿已经没人能陪伴三哥左右了啊。”

     “他不爱出门?”戴潇禹疑惑道。难不成他那些奇思妙想都是闭门造车想出来的,自己还以为他游历名山大川在实践中有感而发呢。

     “小九儿居然主动询问别的男人,三哥不开心。”戴宥铭的手再次搭上戴潇禹的肩,整个人几乎挂在矮了自己半个头的弟弟身上,脑袋在他胸口软软的蹭了起来。

     “你这姿势不累?”戴潇禹虽然把嫌弃挂在脸上,却对三哥这样轻佻的行为见怪不怪,哪次见面不被他吃豆腐都会觉得三哥不是本人,要么就是自己开错了模式让三哥不认识了。可是三年的时间,自己一点没长,倒是戴宥铭突然就二次发育蹿高了比自己一个头还多,这么大的身高差距他居然能缩自己怀里,不知道练的哪门子独门绝技。

     “小九儿果然最爱的还是三哥,三句不离关心我。”豆腐吃够了,戴宥铭抬头调整姿势和面部表情,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转头问嘴角明显抽搐到惆怅的守城卫兵,“今天天气如何?”

     “...”四下突然寂静一片,只有拉车的马儿偶尔发出的鼻息声。

     “看到没,他们只是个人形。”戴宥铭自我欺骗的同时顺带给弟弟洗了一把脑。

     “不辞风险特意在这里等我,就为了抱一抱打个招呼?”戴潇禹有预感肯定不止这么简单。

     当今圣上虽然子嗣众多,成年皇子中最得宠的首当其冲是无心权利的九皇子,已经被封了兰台王爷,亦是失去继承皇位权利的象征。然后就是天资聪颖幼年时期便展现惊人天赋的三皇子,可惜三皇子虽有经世之才,却难过美人关,自青梅竹马的某位小姐出嫁后便自暴自弃沉迷温柔乡无法自拔,对圣上三令五申的要其收敛也视如耳旁风只进不出,好几次被强行捉进宫罚背祖训依然不知悔改,也是唯一一个不住在禁宫的皇子,而兰台则是唯一一位成年后依然没有搬出后宫的皇子。

     除了都有特殊待遇,本来八杆子打不到一块儿去的两位皇子却因为某些共同的秘密走到一起,对外相敬如宾其实狼狈为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