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章
    没有预料中的痛苦,强烈的失重感被一阵奇异得难以形容的感觉代替,接着是一道刺眼白光,陆毕在恍惚中睁开眼睛环顾四周。

     四周以白色为主色调,墙壁床单被褥全都是白色,而自己正躺在这张白色的大床中,这是死之后的世界?陆毕有些恍惚,继续沉睡过去。

     再次睁眼时,窗外已经是一片昏黄,难道天堂也有日出日落,这是陆毕的第一反应。隐约又觉得哪里不对,自己明明是从二十八层的阳台上掉了下去,怎么样也应该摔得支离破碎,按照平时看的灵异小说,至少得来个人把自己缝补起来吧。

     被自己的恶趣味脑洞惊出一身鸡皮疙瘩,有些昏沉的脑子总算清醒过来。有心跳有体温,陆毕发现自己居然还活着,这是什么情况,说好的坠楼身亡呢。陆毕认真查看当前环境,床头置物柜上一个电子时钟上显示18:27,4月5日。

     4月5日!陆毕抓起时钟再三确认没有看错,今天真的是4月5日,可记忆中明明是4月1日才对啊,发生了什么,这是个问题。

     闹钟旁边放着一台类似手机的物体,陆毕用大脚趾轻松解开指纹锁,查看最近几天的热点新闻,自己的名字果然上了头条。

     #歌王陆毕疑因压力过大效仿哥哥坠楼#

     下面跟着一堆热搜,类似细数歌王陆毕出柜之心路历程的帖子,看得陆毕满头黑线,老子是出柜又不是出轨,那些道德沦丧的家伙们都没压力,自己为什么要压力大,明明是有人把自己从楼上推下去了好嘛。

     因为在金曲奖颁奖典礼上出柜一事闹得满城风雨,陆毕决定在家休养个把月再出发,反正自己只是个卖唱的,又不是卖脸卖屁股,无所谓性取向异于常人。事发当天陆毕正在阳台上玩着手机看卫道士们如何唾弃自己,然后就被人推了下去,莫名其妙就步了哥哥的后尘。然而作为当事人的他只想说,老子活得很滋润,世界如此美好老子为何要想不开。

     所以自己是真的死了,这个是肯定句。至于凶手是谁,陆毕第一个想到的是老情人,也是自己所在公司的大股东夏辰,只有他能自由出入自己的公寓,大概最怕这段关系曝光的也是他,毕竟对外他可是个道貌岸然的黄金单身汉最有价值企业家,怎么能在性取向上留下污点。然后,陆毕通过黑掉的屏幕看到了自己的脸,一张年轻中隐约透着些许稚气的脸,五官虽然看不清楚,应该不算太差,所以结论是...

     重生了?

     重生了...

     重生了!

     不仰天长啸三遍真是不能舒缓陆毕心中的郁结,靠着自己的努力从一个酒吧卖唱的小子变成实力派唱匠最后好不容易爬上歌王的位置,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就这么没了?好吧,虽然说重生到现在这个家伙身上,比出道时的自己年轻,也比自己高且帅,可问题在于,这家伙会什么,连声音都还在变声期啊喂!

     确切的说,陆毕现在占用的这具身体应该早就过了变声期,只是声音状态介于少年和男人之间,变好了还好说,没变好就成了公鸭嗓子,这让一直以唱歌为梦想的陆毕很不能接受。更让他受不了的事,这家伙的声音干瘪到不行,根本不能好好表达情绪是怎么回事,比如现在自己明明很愤怒,可是为什么发出的声音像是公鸭子溺水还不带换气。

     总而言之,陆毕现在很不爽,这是什么仇什么怨让自己重生到这么一个一穷二白的家伙身上。不对,说起来这家伙的家底看起来挺厚的,房间很大,虽然装修很简单,不过能看出来内设材料都不错。可是床上,看到床上那堆东西,陆毕又莫名的火大起来,一堆花花绿绿的毛绒娃娃是怎么回事,这家伙以为自己性别女嘛。

     发泄似的将床上的娃娃丢向墙角,其中一只泰迪外形的娃娃还挺带感,摸起来温温热热的手感不错,丢出去的时候娃娃的眼睛还张开了,不过茫然无神的眼睛是差评。陆毕一边腹诽一边将泰迪丢了出去,不管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在哪,现在是自己的,就要跟着自己的喜好来。

     然而,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正满脸愤怒的瞪着陆毕,虽然他现在的脸并不能让人看出表情。

     被砸进娃娃堆中的小泰迪此刻怒火中烧,睡到一半被吵醒也就算了,还莫名其妙被人丢了出来,幸好自己命大落地时有娃娃护体,不然不死也半残。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似乎并不知情,正得意洋洋的望着包括自己在内的一堆东西,脸上似乎写着作为主人就是这么任性。

     看着恍然一新的床,陆毕沾沾自喜的重新躺了回去,便听到手机铃声响起,来电人备注是经纪人。看到经纪人三个字陆毕一阵欣慰,这家伙居然也有经纪人,也许可以靠此重建辉煌也不错。

     “孟涵,你总算肯接老子电话了!”电话刚接通,那边的咆哮体就吼破天际。

     “呃...”原来这家伙叫孟涵,似乎有听说过,估计是个不怎么出名的新人。陆毕发出了个单音节词汇,静等下文。

     “知道错了?来,乖乖叫声哥,有好事告诉你。”

     “哥...”陆毕弱弱的回应道,伸手不打笑脸人,是他在前世混迹娱乐圈的法宝之一。

     突然传来咚的一声,似乎是手机掉在了地上,几秒后被人捡了起来,电话那头的人语气颤抖得陆毕的小心肝都要跟着颤了,“你确定是本人,在家窝几天闷出病了?不过放你几天假要你调整心情,你别吓哥。”

     完全没有弄清楚状况的陆毕正寻思着应该如何把谈话继续下去,就被脚下一阵突如其来的疼痛扯过注意力,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红棕色泰迪咬了自己一口,还恶狠狠的对着自己龇牙。

     “嘶,老子被狗咬了!”陆毕也顾不得礼仪,一手握着电话一手拽过枕头,企图把狗赶出去。不过这狗,好像是刚刚被自己丢出去的那只泰迪狗玩偶?

     “陆毕咬你了,严不严重,我现在过去,等着。”电话那头的人火急火燎的说完便收了线。

     陆毕咬我了?陆毕听到这句话简直风中凌乱,这狗居然和前世的自己同名?卧槽这是什么破剧本啊,导演老子不演了让我回归自己的身体好不好,说不定补补还能用呢。与床下的泰迪狗对视了半分钟,不知道是陆毕看错还是怎样,总觉得这狗的眼神怎么就那么人性化呢,自己在它眼里好像被当做一坨翔一样被嫌弃。不对,狗都爱□□,估计自己是一滩长得像屎的烂泥。

     被称为陆毕的狗也很抓狂,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家伙乘着自己因为偶像陆毕的死悲伤过度强行霸占了自己的身体也就算了,把自己丢下床也勉强原谅他,他居然叫那个死基佬经纪人哥,这可是节操问题,完全不能忍好嘛。悲愤交加的小狗陆毕乘着人类陆毕不注意一口就咬上去以示惩罚,却在下一秒后悔,那可是自己的身体啊,虽然不一定回得去,可是咬坏了自己也心疼啊。

     继续四目相对的半分钟,都说狗通人性,说不定它是察觉到了陆毕和以前主人的不同才忍不住发出了攻击。看它现在眼里写满悔恨的样子,陆毕揉了揉酸胀的眼睛决定放过这只低等生物。不要问为什么陆毕看出来它很悔恨,反正陆毕说是就是,不是也是。

     挽起裤腿看了看小腿上的伤,还好只是红了一块没有破皮,大概不用去医院这么麻烦。摸起随意丢在床上的手机,陆毕决定搜索一下这家伙的资料。输入孟涵两个字,这家伙虽然不出名,貌似还是有些粉丝的,看有人为他建了百度百科也知道。

     孟涵是去年出道的嫩模,因为代言了华国市场占有率最大的时尚品牌“写意”的秋冬彩妆而小有名气。“行走的雕塑”“素颜男神”之类的浮夸称号被冠在这个小鲜肉身上,后来又作为写意旗下服饰的专属模特参加了巴黎时装周,突然就跻身一线模特的行列。

     原来是这家伙,陆毕默默点头,去年这牌子来和还是歌王的自己谈赞助的时候,自己好像在画册上看过他,长得确实不错,出身也好,至少有个好爹。只有圈子里为数不多的人知道,写意是孟氏的家族企业,孟涵则是孟氏单传的独子,孟少爷想当艺人,孟氏当然要搭上身家支持。

     继续往下翻孟涵的资料,趣闻轶事那一栏写着,孟涵作为歌王陆毕的脑残粉养了只叫陆毕的小型泰迪犬向陆毕致敬。看到这句话,陆毕觉得快要被满眼的陆毕二字看晕了,养只狗来向自己致敬?如果这狗是母的,那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这家伙连狗都不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