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
    听着蓝净铃破罐子破摔一般的控诉,沈香晴心里默默一阵发虚,确实是自己一直在脑补两个世界的各种差异有了先入为主的概念,所以才会曲解她的好意。

     那么,沈香晴的心中闪过一丝异样情绪,自己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蓝净铃是真心真意想对自己好。简单粗暴点说就是,她真的对自己有不可描述的想法。

     但是,暗搓搓瞟了一样面无表情看不出情绪的蓝净铃,沈香晴的心底接踵而来的是犹豫。

     原本以为蓝净铃是个表里不如一口嫌体正直的傲娇大小姐,可是现在看起来,这人比自己想象中要复杂得多。

     蓝净铃的世界自己真的有能力企及嘛?沈香晴很不确定。

     至少现在的自己,是没办法和她有什么的。

     沈香晴心目中理想的感情,就是初中语文课本《致橡树》里说的那样,不攀高枝的赞美,也不摇尾乞怜的卑微。

     爱你爱到变成空气,可以。爱你爱到没有自己,不行。

     不管对方是谁或者是男是女,不站在同一层面的感情是不牢固的,沈香晴对于感情可谓无师自通的成熟,至少自己是这样认为。

     还在臆想空间中畅游,刚决定韬光养晦收敛自己的沈香晴突然被脖颈间一阵微微痛痒的碰触惊醒。

     瞬间回神,沈香晴发现蓝净铃正借助地理优势对自己的锁骨展开刺激。

     “喂!”才避免被壁咚就又莫名其妙被占便宜,沈香晴大力推开埋在自己胸前的人,“你在干嘛!”

     突如其来的推力让毫无防备的蓝净铃后退了几步,反作用力则被施力者承受,沈香晴的后背毫不含糊的撞上了身后的墙壁,痛得一阵龇牙咧嘴。

     “你深井冰啊!”蓝净铃迅速反应,干脆将沈香晴打横抱起。

     瘦弱的身材果然和看起来一样轻飘飘的,大概全身最重秤的部分都集中在胸前那两坨。蓝净铃在公主抱沈香晴的时候暗暗皱眉,太瘦了也是病,得多吃。

     完全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人打横抱起的沈香晴只是目瞪口呆的瞪着蓝净铃,寻思着自己只是不小心撞残了背又不是高位截瘫,真的需要这么大手笔的公主抱嘛。

     “我觉得...”清了清嗓子,沈香晴想说自己并没有残废。

     “你觉得个屁!闭嘴躺平!”简单粗暴的打断,蓝净铃动作轻柔的将人放置在床上,“不对,是趴着!”

     之前为了方便伤口透气,也为了防止衣服对伤口造成损伤,蓝净铃特意只是将沈香晴后背的衣服收拢却没有拉严实。

     结果现在因为下腰动作太大导致沈香晴的背部几乎完全暴露在空气中,只是一层薄薄的纱布并不能将撞击带来的损害抵消多少。

     “趴就趴嘛,凶个屁啊。”沈香晴发现自己似乎很有m潜质,被人凶了不敢反口也就算了,心里居然还有丝丝安慰。

     好像蓝净铃因为自己受伤紧张,沈香晴就能从伤口的疼痛中得到欣慰一样。

     “还疼不疼?”蓝净铃轻柔的声音突然传来。

     “只是撞了一下,应该没有擦到。”沈香晴暗自感受了一下,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好像真的没那么疼了,背上擦了药的地方还有些凉意带来的舒爽感。

     反倒是蓝净铃,一下子凶巴巴,突然又转了性一样软言细语,这么大的情绪波动迟早精神分裂,沈香晴在心里默默吐槽。

     “晚上洗澡的时候再帮你看伤口,医生说总拆开也不好。”蓝净铃点头。

     “知道了。”沈香晴得了便宜完全不想卖乖,只当自己撞到是因为蓝净铃突然做奇怪的事情导致,态度又变得嚣张起来。

     不过话又说回来,她刚刚突然亲自己是什么意思,虽然亲了不是嘴巴,可那是比嘴唇更私密的地方好嘛。

     这么想着,沈香晴的手不自觉的捂上了锁骨,仿佛上面还有蓝净铃残留的余温。

     “还想试试?”蓝净铃戏谑的声音再次出现在头顶。

     “你是变态吧!”在心里暗骂了一句自己的不矜持,沈香晴触电似的收回手。

     这人是开启无赖模式了嘛,之前那个做事畏畏缩缩只顾着面子和美好形象的大小姐在哪里。

     “变态可不止是做这个。”蓝净铃发现厚脸皮这招比假扮小绵羊好用很多,干脆将流氓进行到底。

     “别闹!”沈香晴尴尬的撇过脸,自我催眠其实什么都没有发生。

     “是是是,你胸大你有理。”蓝净铃用哄小孩子一样的语气意有所指。

     虽然耍流氓的是自己,其实蓝净铃的心里也是忐忑不安。

     方才看着沈香晴陷入沉思,生怕这个脑洞比心眼多的女人又想出什么奇怪的事情,蓝净铃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的用这个方法转移一下沈香晴的注意力。

     说出来不怕别人笑,蓝净铃甚至做好了被沈香晴一脚踢出病房老死不相往来的准备。

     不过现在看到沈香晴的反应,蓝净铃心里的大石头总算落了地,感觉还有些意外收获。

     她对自己不反感,嘴上说着变态其实心里还在不自觉的回味,蓝净铃对自己有生出几分信心,果然天底下没有蓝大小姐认真起来办不好的事。

     “你够了啊。”沈香晴忍不可忍的下最后通牒。

     不就是被狗啄了一口嘛,虽然这只小母狗长得很可爱很讨人喜欢,可是总不能咬回去吧。沈香晴暗搓搓的瞟了一眼蓝净铃的锁骨,细细长长的很是明显,形状也不错,似乎可以一试。

     果断将自己的诡异想法打压下去,沈香晴再一次告诉自己要坚定心神。可是脑海中总是不听浮现出蓝净铃壁咚自己抱着啃的暧昧画面,如果继续发展下去...

     再次强行打断自己的臆想,沈香晴回忆起刚刚蓝净铃似乎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晚上洗澡还是什么的。

     哦对,是晚上洗澡没错。蓝净铃说晚上洗澡的时候帮自己看背上的伤口是不是裂开了,听起来自然得毫无破绽的话,沈香晴想仰天长啸的是,为什么要她来看,还是在洗澡这么特殊的情景模式下。

     “我说,你刚刚说晚上要洗澡?”沈香晴试探着问道。

     “对啊,晚上帮你洗澡。”蓝净铃理所当然的点头,“粥要凉了,张嘴。”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只是对象调转了过来。现在换沈香晴残着,蓝净铃投食。

     “你是说你帮我洗澡?”沈香晴不敢置信的掏了掏耳朵,又发现眼下的场景也很古怪,“我又不是残了,为什么要你喂?”

     “因为我想喂。”蓝净铃的回答听不出丝毫波澜,好像事情一开始就是按照既定的走向发展。

     “我可以自己吃饭!”挣扎着想抢过碗,沈香晴的手被轻易钳制。

     “鸽子山药汤,养颜又补脑。”蓝净铃将某人的抗议无视得彻底,又是一勺子汤喂了过去。

     “你在嘲讽我没脑子。”事情一件接一件,沈香晴已经不知道应该从哪个地方开始控诉比较合适,只能任由思路跟着蓝净铃转。

     “山药促进伤口愈合,多吃两口。”蓝净铃也不反对,只是老神在在的补充。

     很好,这很蓝净铃。沈香晴在心里恨恨的咬牙切齿,果然是一贯我行我素的大小姐做派。

     心里虽然恶狠狠的将蓝净铃骂了一百遍,对于伸过来的勺子,沈香晴还是乖乖张嘴全盘接收,突然又想起之前找蓝净铃的目的。

     “喂,你是不是有点过分了。”沈香晴发起新话题。

     “烫了还是凉了?”蓝净铃毫无违和感的将勺子里的东西喂进自己嘴里,“还行啊,正好入口。”

     那是我的勺子,看着蓝净铃自然的动作,沈香晴在心里哀嚎又不好意思直说,总觉得说出来这家伙又做出更令人羞耻且刷新下限的事情。

     “你的手...”话故意只说了一半,沈香晴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蓝净铃递勺子的左手。

     强烈的违和感在于,左手一直打着石膏用绷带吊在脖子上号称失去生活自理能力的人,突然完好无损的以完整体出现在自己眼前,还将那只原本应该残掉的手使用得虎虎生威,沈香晴觉得自己的智商再一次遭受碾压。

     “手?”蓝净铃故作不解的拍了拍左手手腕,“刚刚蹭到墙上了,怪不得袖子上有点灰。”

     “还能不能好了!”沈香晴彻底爆发。

     从目前状况看来,那手不但运用自如,根本是一星半点的问题都没有,估计拎个锤子砸几下还能有活蹦乱跳的生命力。

     “哦,你说手啊。”眼看着装不下去,蓝净铃只好换上暖心的笑容,“为了服务你,伤什么也不能伤到手啊。”

     说的跟真的一样,沈香晴风中凌乱,其实就是没有受伤。

     没有,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