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1章
    吻过的春

     ----贝尔,bear,需要冬眠的熊...

     当你得知在边境,贝尔正在解救几个被邻国的人们围困的兽人之国的孩子时,你慌张得近乎不知所措。

     又是你来到阿贝尔提亚的春天,按照约定,你还是会一直呆到隆冬到来之前离开。这个春天,这里的一切都更加欣欣向荣地美好,邻国的森林却遭遇了虫灾。由于早些时候和阿贝尔提亚做过一些贸易,本就对兽人有着敌意的人们开始怀疑这是去年秋天时阿贝尔提亚国的货物带来的灾难,虽然官方已经反复辟谣,但是仍旧有偏执的人们带着恶意的揣度不断恶意诅咒着这里的一切。边境那里本来是兽人国的孩子们经常采摘种子的地方,那里有一种植物,会在春天结籽,孩子们会摘来种在国内的庄园里,到了冬眠前就会收获大量的果实。这本来已经进行了数年的正常活动,却因为最近对彼此的成见频发重复,终于到了今天这个不可收拾的地步。更重要的是,贝尔居然没有带任何护卫就只身前往了。

     “住手住手!”

     你简直无法形容面前的场景,虽然看不到那几个人围在中间的人的情景,但是这已经无需更多描述了。

     直到看到士兵的到来,那些人才知道自己将面临什么样的境遇。只是他们竟然一时不明白,为什么只是看似平民间的冲突,需要如此兴师动众。

     那几个孩子被牢牢护在贝尔身下,当你把他的头抬起来的时候,他额角的血污和从嘴边淌下的血几乎让你惊叫出声。他安抚地摸了摸你的脸,然后把那些孩子护到了士兵的中间,最后转向了那些人。

     “你到底是……”似乎直到现在,那些人才发现他似乎有不同一般的身份。

     “他是我们的贝尔王子!”刚才完全被吓坏的孩子们中,终于有一个在此时哽咽着大声喊了出来。对方立刻惊愣,“你,你怎么……”

     “看这样子,你们也似乎知道,自己做了多么严重的事吧。”贝尔擦了擦嘴边,看了下手中的血迹,脸上带着微笑。

     “你——!”

     “我不想用我的身份来压你们,我只想用我的诚意向你们证明,阿贝尔提亚是非常愿意和你们友好相处的。暂时的误会我可以忍耐,但是,不要太过分了!”脸上素来带着温和又可爱的笑、总是憨厚无比的贝尔此时的样子无比威严,几乎让那些人噤若寒蝉。他看了眼不远处一块巨大的断木,上面结着一些果实,而那果实里面就是孩子们需要的种子的来源。他示意几个士兵跟他过去,然后他弯下腰,略一运气,就将那块断木举了起来,然后放在了那三个士兵的肩头——虽然只是一瞬间的爆发力,却足以让对面那些人倒抽一口冷气。

     贝尔在用自己的方式告诉对方:他只是没有动手,否则,谁都不可能击败这位兽人国的王子。

     ……

     你小心翼翼地为贝尔清理着伤口,无论贝尔的弟弟妹妹们怎么吵闹也不分神,但是也几乎不说话,逐渐他的弟妹们似乎也觉得你的沉默有点奇怪。温柔的王后看了看你,然后一手牵住一个孩子:“好了,这里有公主殿下照顾。贝尔,你好好休息。你们两个乖了,跟我出去吧。”

     在长廊里走出好远,贝尔的弟弟才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的妈妈问:“母亲,公主殿下,是不是生气了?”

     “对哦,她都不跟哥哥说话呢……”妹妹也赶紧接上问。

     “大概吧。”王后倒是一脸轻松,然后微笑着低声说,“要是有个人,可以不用平底锅就能管住贝尔,倒也是个好现象。”

     房间里,贝尔小心翼翼地看着你的脸,“我说……”

     “别乱动。”你硬邦邦地打断了他,手下稍稍加了劲儿。

     “哎!痛痛痛痛痛啊!”

     “诶好稀奇,你居然也知道痛吗?”把绷带贴好,你把手里的消毒棉棒丢到小盒子里,然后开始整理桌上的东西,也不看他的脸,“就这样还逞英雄,我还以为你真的刀枪不入铜皮铁骨呢!”

     “可是,这不是把问题解决了吗……这下,那些人再也不敢乱来了!”

     “是是是,你是对的,苦肉计用到这份上,你这个王子也是真能胡来!”你收好了手边的东西准备拿起来就走,却一下子被贝尔扯住了手臂,“等下……”

     本来要弯腰拿东西的你当即站立不稳,下一秒就跌到了贝尔的怀里。他似乎也没想到这个情况,却下意识不肯松开手臂,只对着已经坐到了他腿上的你眨眼睛。

     这真是个……暧昧得不得了的姿势……你不敢扭头看他,过了片刻,贝尔似乎是鼓足了勇气凑近你,“呐,你,你在担心我吗?”看你不说话,他又凑近了一些,“那,你是在,心疼我吗……”

     他的气息已经喷到了你的脸颊,你情不自禁地缩了下脖子;贝尔温暖的体温包围着你,你觉得好舒服,却又觉得心跳的得很快。不由自主把脸转了过去,他的唇只停驻在离你只有几寸远的地方。

     而两个人就这么停住了。

     很近,你们的距离现在很近。

     但是,依旧很远。

     你从不知道,原来时间的脚步可以快成这样:春天好短,你和贝尔的弟妹们种下的种子很快就钻了芽;夏天好短,你们去林中的湖泊游泳,夜晚山顶的星空低得好像你已经化身其中;秋天更短,各种慌慌忙忙的采摘和储存,他将你举起去够枝头的果实,好像只是抬起又放下的时间,叶子就都黄了。

     只有漫长的冬,马上就要来了。

     离别是个谁都不想提的话题,连贝尔的弟妹们都学会了不问。大家躲着彼此的目光过日子,却恨不得狠狠揪住时光的衣角大吼:你干嘛走那么快啊!慢点不可以啊!

     “诶,你知道吗?其实我们冬眠时候中间也会醒,不过哦,因为拉着太厚的窗帘,什么都看不到,然后呢,接着就睡了。”

     “嗯……”

     “其实我偶尔醒了会不放心想出去走走,不过就是外面太冷了,在屋里走了一半就回去了……而且那时候会特别饿,我都害怕自己一下子就把储存的食物都吃光了。”

     “贝尔……”

     “哎呀对了,我们冬眠前还要多洗几次澡,虽然睡着的时候不怎么动,但还是觉得整个冬天碰不到水了,好奇怪哦……”

     “贝尔。”

     “其实你知道吗,过了冬天哦……”

     “贝尔!”

     你大声打断他的声音把自己都吓了一跳,而贝尔瞬间僵在那,半天没反应过来。

     你突然就心疼得说不出话,只能难过地低下头。

     头顶有温柔的触感,贝尔的声音好像怕把你吓坏般响起,“春天来的时候,早一点来好吗?我保证,这次,即使没有平底锅,也不吓你了。这个冬天,我所有的梦里都会是你的……想睁开眼,就看到你……”

     你想抬头看他,他的手却暗暗加了力气,“别,别看我……”他异常的鼻音似乎说明了什么,你的眼睛发涩,头顶又突然一轻,挡在你面前他的身影也消失不见,只有迅速远去的脚步,带着难舍的仓皇。

     你抬起头,看着兽人国秋日蓝到透明的天空,眼泪缓缓地流了下来:你喜欢他,你喜欢贝尔,你那么那么喜欢他,就好像你也确定他同样喜欢你一样。这种喜欢,让你们觉得任何形式的分开都是令人无法忍受的。可是,兽人必须冬眠的事实无法逃避,他喜欢你到不忍把你留在冬季过于空寂的兽人国、去空等他的醒来,即使,他期待醒来的第一时间就见到你。

     原来喜欢,是这么让人无可奈何的东西。

     ……

     注意到城市边缘一座白色的大房子是上个月的事,那间房子是一组建筑,看起来很新,很像你在原来世界的联体别墅。准备离开兽人国的前几天,你决定再去那里看看。

     你发现不少兽人在里面忙碌,更重要的是,居然还有不少跟你一样的人类在里面穿梭。

     “这位小姐,你有事吗?”大概同是人类的亲切,一个面孔清丽的女子来到你身边。

     跟她简单聊过,你才发现原来竟然是冬眠期兽人国的人类居民居住的地方。那个女子的丈夫就是兽人,因为普通人类与兽人国相恋结婚和定居的人越来越多,为了让他们在冬季有所依存,兽人国从今年开始建设这个地方,从这个冬天开始投入使用。同样他们还会辅助兽人国进行冬眠期的保卫和日常工作。

     “居然有这个地方!那贝尔……”你不禁脱口而出,才发现自己多少有些失言。那女子细细地看了看你,“贝尔?难道是,贝尔王子?那你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