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9章
    巧克露蒂夜晚的城区灯火辉煌,连酒吧也处于人声鼎沸的用餐高峰。

     一进门就看到正中间那桌的罗戈塞尔正玩扑克玩得不亦乐乎。

     「达克,你来得正好!」看到我们进去,他兴致勃勃地打着招呼。

     然而在看到我之后,他的表情十分古怪地僵硬了一下。

     「呃……那个……公主殿下,晚上好。」刻意压低了声音打着招呼,让人很不习惯。

     我侧了侧头,没有回应他。

     如此一来,罗戈塞尔的表情更惶恐了。

     「你正常点好吧。」达克伸手弹了弹他的脑门,他发出了嗷嗷嗷的痛呼声。

     「这家伙不吃这套,不用那么拘礼。」达克耸了耸肩,接着说:「而且,这家伙只需要跟我说话就可以了,别找她搭话。」

     「哇!没想到你是嫉妒心那么强的人,达克!」罗戈塞尔捂着被弹红的额头,大喊。

     无视他,达克揽着我来到吧台。

     他弹指招来侍者送来菜单,我呆滞地看着他翻阅菜单的修长手指,反复思考他刚才那句仿佛充满占有欲的话。

     「被人忌讳身份,感觉很奇怪吧?」状似专心看着菜单的达克,转过头看着我。

     看到他的嘴角扬起的落寞笑容,我隐约明白了他改名换姓出现在城区的理由。

     「我习惯了。」我实话实说。无论是什么身份,什么场合,独善其身是我的处事方式。

     「所以你这家伙真是奇怪。」他莞尔一笑。

     「我跟你不一样。」他缓缓地诉说着。

     「每当我一个人待在城堡看着城区里人来人往的时候,我就会想我为什么是王子呢?」

     「利卡王子能力卓越,受到国民的敬重,但是没人想过他一个人待着的时候也会觉得寂寞吗?」

     「装扮成平民达克,可以轻松的和大家打成一片,肆无忌惮地聊天玩乐,这是我在城堡里没有过的体验。」

     「如果大家知道我是王子的话,就会产生隔阂,无法像这样轻松地交流了。」

     说完他深深叹了一口气。

     「一旦感受到有人陪伴的感觉,就更不想一个人待着了。」他喃喃地说道。

     寂寞,寂寞,寂寞。对这个词从来没有实际感受的我,此时却看到了被若有似无地孤独笼罩的他。

     想陪伴,想触碰。

     脑海里闪过这些想法,是我始料未及的。

     我刚想伸手覆住他的手,后背被人轻轻撞了一下。

     「对不起!对不起!」还没有回头,肇事者就拼命地道着歉。

     转过身,看到了身材瘦弱少年和巨大的背包。

     利落的黑色短发,白皙的皮肤,一双无辜的大眼睛。

     是他啊。

     少年的两只手手指搅动在一起,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

     「没事。」我柔声安抚道。

     闻言,少年的耷拉的脑袋稍微抬起来了一点。

     「卖的,是什么呢?」我瞥了他身上巨大的背包一眼,饶有兴致地问。

     达克抱着胸,眼神在我们之间游移,最终选择一语不发地看着。

     少年抿了抿唇,耗费了很大力气才下定决心,支支吾吾地说道:「是巧克力气泡酒,公主殿下您要尝尝看吗?」

     说完,他的脸涨得通红。

     巧克力气泡酒?

     我眨了眨眼睛试想把两样东西混合到一起,无法想象。

     看了一眼利卡,他也一脸好奇地盯着少年。

     「我很感兴趣。」事实上我对任何酒都很感兴趣。

     听到我的话,他讶异地抬起头,圆溜溜的眼睛里闪着光亮。

     似乎是我的允许让他的怯懦一扫而光,他利落地将身上的背包放在地上,拿出里面的玻璃酒瓶,以及做工精美的酒杯。

     清透的浅棕色液体缓缓倒入酒杯中,此时的少年跟刚才像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眼神专注,饱含期待。

     倒放完酒之后,他掏出了一粒糖果包装的东西,拨开外层的锡纸,将方形的糖果投放进了酒杯中。

     糖果与酒精接触的瞬间产生了巨大的化学反应,源源不断的气泡涌现出来,有种开香槟的既视感。

     随之酒杯里液体的颜色也逐渐变深,与一开始的清棕色比,更倾向于巧克力的颜色。

     「完成了……」他将酒杯递给我的时候,又恢复了胆怯的样子。

     接过酒杯,不急于品尝,悠悠地晃动着杯子里的酒。

     不同于酒精的香甜气味随着我摇晃的动作溢了出来,我细细嗅了一口,和达克身上的味道如出一辙。

     微微品了一口,酒精的辛辣和巧克力的顺滑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其中还夹杂着气泡在舌尖跳动的刺激感。

     明明应该是很矛盾的两种味道,合在一起居然异常的自然。

     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达克。

     他莫名其妙地回视我。

     这一瞬间,我恍然大悟。

     「我喜欢哦。」我冲少年笑了笑。

     「欸?真的吗?十分感谢!」少年先是一愣,随后笑颜逐开地猛弯腰致谢。

     爽快地买下了少年的酒,顺便打听了一下气泡酒的来源。

     来自一个坚持自己梦想的父亲,和一个支持父亲梦想的孩子。

     「我会坚持让更多人认可的。」少年瘦小的身板里,爆发出的是强大的信念。

     挥别我们,他继续跻身于涌动的客流中。

     目送少年离开,我扬了扬唇角,继续喝了一口气泡酒。

     「喂。」达克酒杯从我手中一把夺过。

     我挑眉看着他,他蹙着的眉头表明他心情不是很好。

     「我说你喜欢小孩子吗?」他焦躁地问。

     「什么?」我不解。

     「那你冲他笑什么,你冲我笑试试看啊。」随手把酒杯放在桌上,他双手捧着我的脸直视他。

     孩子气的举动让我不禁莞尔,但是我总算是明白他误会什么了。

     「你没发现吗?」我拨开他的手,正色道。

     「那孩子是女孩子。」

     「什么?!」达克显然也被这个消息震撼到了。

     「你喜欢女孩子?!」震惊之后,他抛出了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这家伙在想什么啊……我头疼地抚着额。

     「我喜欢男人。」就这样被误认为喜欢同性也未免太冤枉了,我辩解道。

     「什么样的男人?」惊讶的表情褪下,他认真地看着我的眼睛,谨慎地问道。

     「嗯……」心里已经有答案,我却故意摆出了沉思的样子。

     他屏息等待着。

     就在这氛围凝固到冻结的时候,罗戈塞尔的大嗓门完美打破一切。

     「达克,你快过来,这里有个家伙牌技不比你差哦!」他风风火火地冲到吧台来。

     「你这家伙……!」达克咬牙切齿地瞪着他。

     看着他的表情,我不禁暗笑了一声。

     也许是我太坏心眼了。

     「怎么了吗?」神经比麻绳还粗的人,完全没有get到达克生气的点。

     「巧克露蒂的扑克牌一副有两张黑桃a吗?」我淡淡地瞥了一眼牌桌。

     进门的时候就关注到了,不为人知的细微小动作。

     再不打发大嗓门,达克的怒火快烧了他也说不定。

     「你这么一说……」罗戈塞尔托着下巴思考起来。

     「好像真的是哎!」他猛地击了一下掌。

     「妈的!臭小子敢在这里出老千,活得不耐烦了!」于是,他又风风火火地冲了回去。

     紧接着,玻璃、陶瓷落地的声音,男人的惨叫声,女人的尖叫声,此起彼伏。

     吵闹的环境令人心烦。

     从吧台椅跃到地面上,我准备先行离开这里。

     「等等!」达克抓住我的手臂。「你还没有回答我。」

     「那么想知道吗?」我冲他弯起眼睛微笑。

     「你这家伙干嘛突然这种表情啊!」他像是害羞似的提高了嗓音。

     我居然觉得这样的他有点可爱。

     别过头掩饰着笑意,我凑到他耳边小声说道:

     「不告诉你。」

     「你……!」在他错愕的眼神里,甩开他的手臂潇洒的转身离开。

     「不要跟过来。」历史的场景再次重演,心境却是截然不同。

     背朝着他挥了挥手,抑制不住的笑容在脸上绽放开。

     我果然非常坏心眼。

     你来到了摩尔芬,一如既往,sakia正在研究室里,你下定决心要告诉他他是一个数据,而这个游戏将要停运的事实。

     “嗯……你来啦?”sakia腼腆的笑着,被头发遮住的眼睛神采飞扬,“这……坐在这边吧。”他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发现没什么地方能让你坐下,于是就把书桌上的书挪到一边,让你坐下。

     你终于告诉了他这件事情。

     一滴药剂滴落在桌子上,sakia顾不得擦,喃喃自语:“我是……数据?”

     sakia突然看着你笑了起来,头发后的眼睛正爱怜的看着你:“嗯……不知道你们的世界有没有□□……但是,不可以随便碰不认识的花草……不可以随便和陌生人说话……不可以……忘记我哦?”他明明在笑着和你道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