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闻言,沈香晴的脸上划过一丝不自然,这种时候观察力要不要那么强。

     “关你屁事。”夹杂着被人强行拉扯下车的怨念和尴尬,沈香晴的嫌弃脱口而出。

     “当然关我的事。”蓝净铃不满的跟在后面。

     朝杰妮瑰丢了个眼神,跟班立马会意,不知道从哪里又弄了件军大衣交到蓝净铃手上,而后亦步亦趋的保持着两米的距离跟着。

     识趣的跟班,蓝净铃决定回去给她加工资,不用特别提示就能领悟雇主意思的人到哪里都会受欢迎。

     艰难的将厚重的军大衣披在沈香晴身上,完全是身高优势帮了自己的忙,不然以蓝净铃基本废掉的左手,根本不可能完成咋样高难度的动作。

     “就喜欢瞎折腾。”沈香晴抱怨似的嘟囔了一句,将衣服收拢了一些,“谢了。”

     “要道谢就好好谢,这样算什么。”蓝净铃的脸上写着我很体贴快来奖励我几个大字。

     这货就是典型的给点颜色就开染坊,沈香晴没好气的白了并肩而行的人一眼,不禁又埋怨起蓝净铃强行阻隔自己和柳一蔓的事情。

     “你刚刚是故意不让我和蔓姐讲话的吧。”沈香晴用的是肯定句。

     “蔓姐是什么鬼,你们什么时候那么熟的。”蓝净铃的关注点永远都放在沈香晴觉得不能理解的地方。

     “请正面解释你刚才的行为。”无视不重要的东西,沈香晴将话题拉了回来。

     “走这边,车停在前面。”蓝净铃充耳不闻的带着路。

     “喂!”心里的不满逐渐加深,沈香晴干脆站在原地不走了。

     “刚刚从柳一蔓的保姆车上下来,你有没有看到周围多了很多不认识的人。”无奈回头,蓝净铃突然换了个话题。

     “看到了,这和你不让我跟蔓姐解释有什么必然联系。”沈香晴点头。

     故意添堵似的不肯更改对柳一蔓的称呼,沈香晴看着蓝净铃瞬间黑掉的脸色,心里默默有些偷笑。

     听说柳一蔓受伤,蓝净铃就不管不顾的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安慰,现在她却不让自己对柳一蔓使用稍显亲密的称呼。这种只许州官放火不让百姓点灯的行为,沈香晴是坚决不会答应的。

     “柳一蔓就是柳一蔓,什么狗屁蔓姐,信不信我把你丢河里去!”蓝净铃抓狂的威胁道。

     “这里只有一个臭水湖,并没有河道。”沈香晴的心情顿时好转了不少。

     “臭水湖你还跳得那么大无畏?”蓝净铃眯着眼睛挑眉,懊恼的情绪更甚。

     大冬天风雨交加的在室外拍戏已经够辛苦了,还要穿着棉袄往水里跳,简直草菅人命不要钱,蓝净铃对剧组的安排意见很大。

     本来赶过来是想阻止这场戏的开拍,没想到正好被柳一蔓眼尖看到了自己。

     从柳一蔓的话理解来看,她是为了报复所以故意做出被沈香晴推下水的假象。不夸张的说,这种伤人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柳一蔓做得出来。

     “剧情需要,怪我咯。”沈香晴耸肩。

     自己牺牲那么大,没得到安慰反而可能会招黑,沈香晴这么想着就觉得莫名委屈,好不容易碰上的解释机会还被蓝净铃打断了。

     “在保姆车附近徘徊的基本都是娱乐记者和狗仔,他们虽然没见过你,不过你坚持在这边溜达的话,他们应该很快就能知道你是谁。”蓝净铃半真掺假的提醒道。

     “他们找到我,我正好可以...”沈香晴看着蓝净铃满脸嘲讽的样子,感觉堵得自己很难把话说完。

     “解释?”嘴角勾起一丝了然的笑意,蓝净铃远远看着有朝自己这边靠近的记者们,“柳一蔓不松口,你觉得光靠你说什么有用?”

     看着蓝净铃脸上的淡漠,沈香晴有种重新认识了眼前这个人的感觉。之前一直表现出来的幼稚,似乎在碰上心机算计的时候,突然变得成熟老练。

     “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做。”撇了撇嘴,沈香晴不得不承认,蓝净铃说的是事实。

     “上车,坐酒店看新闻。”蓝净铃言简意赅的明显不想多说。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蓝净铃这样说,沈香晴莫名的放下心来。总觉得她既然这样说了,肯定是已经想到或者做出了足以解决问题的事情。

     一向觉得跟人相处很麻烦,能避则避的自己,居然会对蓝净铃抱有如此大的期待和信任,沈香晴觉得有些神奇。

     “难不成你又要去出卖色相了?”乖乖跟着上车,沈香晴心情放松,调侃的话也自然而然的说出口。

     “也不看看是为了谁,你怎么好意思说我。”蓝净铃的回答模棱两可。

     沈香晴发现自己的本质也是蛮八卦的,在压下心里莫名失落的同时,居然能脑洞大开的脑补蓝净铃出卖色相的画面。

     残了一只手还有人要,不愧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大小姐。

     “你已经被自己脸上的表情出卖。”蓝净铃别扭的撇开脸,“我只是去露个脸跟她说几句而已,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多戏码。”

     其实沈香晴很想知道,身边这个红着脸闹别扭的家伙和那位做事全凭心情的天后到底是个什么关系。如果不是特别亲密,不可能会一句话就搞定一个怎么看都是精心设计的阴谋。

     从柳一蔓好心的来帮自己整理剧情开始,好像沈香晴就坚定不移的按照她设计好的线路走下去,真是细思恐极。

     “哦,你真厉害。”沈香晴强迫自己停止脑补。

     就是被柳一蔓摆了一道,莫名觉得车上有些气闷,顺带看这个来路不明的大小姐也不顺眼了起来,沈香晴嫌弃的将裹着自己的军大衣扯掉。

     “嗷!”衣服还没脱下来,蓝净铃的哀嚎把车上包括司机跟班在内的人都吓了一跳。

     发现沈香晴有脱衣服的企图,蓝净铃条件反射的用惯用的左手制止,完全不记得自己只剩一只废手。

     “你自残干嘛拖我下水啊!”沈香晴懊恼道。

     听着耳边惨烈的呼痛声,沈香晴的心莫名揪紧,手忙脚乱的抓住蓝净铃的手。应该只是轻轻磕碰了一下,从表面看,骨折固定的部位没有挪位置也没有松动。

     “不准脱!”做了几次深呼吸,蓝净铃郑重其事的说。

     “为什么,车上有暖气。”沈香晴不理解这种无理取闹的做法。

     换过干净衣服又在暖气里待了那么久,身上有裹了件冬日休闲新时尚的军大衣,沈香晴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

     车上的暖气很足,两人的脸都有些泛红。尤其是蓝净铃的脸,几乎已经红到耳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两人在车上干了什么。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蓝净铃态度强硬的再次霸道总裁附体。

     “冬天中暑很丢人哎。”沈香晴无奈的扯了个连自己都不能说服的理由。

     “反正我就把手搁这儿了,废了残了都是你的锅,等着把你的一辈子赔给我吧。”劝说无效,蓝净铃干脆耍起了无赖。想了想觉得不够深刻,又补充道,“还有下辈子和下下辈子。”

     “没看出来你的爪子有那么值钱,干脆直接剁下来炖狗肉煲驱寒。”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沈香晴无语望天,“算了还是不要了,狗那么可爱。”

     虽然说得满不在乎,沈香晴的身体却不由自主的变成正襟危坐的姿势,生怕又把大小姐磕了碰了,那惨叫声真是绕梁三日记忆犹新。

     “哼,我才是吕洞宾好嘛。”蓝净铃顺着沈香晴的话接下去。

     暗搓搓的提示,有句谚语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沈香晴就是这样不理解自己的好意,却将柳一蔓带着险恶用心的善意当做好人。

     自己分明只是嘴硬了一点,不想把那些难以启齿的细节说出来,就总是被沈香晴莫名其妙的脑洞误会,蓝净铃很不服气。

     “刚刚在柳一蔓车上还强迫我脱衣服来着,真是大小姐脾气,说变就变。”沈香晴轻声抱怨。

     很好,称呼的恢复让蓝净铃很满意。可是后面接下来的这句话,就让大小姐不开心了。

     完全没有一个大胸妹纸该有的自觉,就算内衣湿了穿不了,也不能当着外人的面就凸点好嘛。虽然蓝净铃知道,那只是寒冷造成的意外。

     “你有本事脱衣服你有本事别露胸啊。”蓝净铃干脆把话捅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某处。

     “你...”沈香晴条件反射的捂住胸口,“眼睛看哪里!”

     “脱了看得更清楚。”嘴角扬起痞痞的笑,蓝净铃恍然大悟,原来这才是让沈香晴听话的正确提醒方式。

     “绅士!”果断将半敞开的大衣拉拢,沈香晴嘴角抽搐的侧过身子以掩饰尴尬。

     这人好烦,有话就不能直截了当的一次性说完嘛!不过,沈香晴想了想,这种羞耻的事情,还是藏着掖着点比较好。

     “停车。”身边的蓝净铃突然招呼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