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接着沈香晴就被笑得满脸璀璨的蓝净铃带去了校园超市的生鲜区,像遛狗一样被拉着遛了一圈,沈香晴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对。

     “我们在这里做什么?”沈香晴满脸疑惑的看着蓝净铃。

     吃饭吃进了生鲜市场,没想到蓝大小姐的口味这么重,准备端个盘子倒上酱油买点芥末现场沾着吃嘛。

     “我们在逛超市啊。”蓝净铃回答得理所当然,完全没觉得有哪里不妥。

     “哦,谢谢你热心帮我解答啊。”沈香晴假笑了一声,白了蓝净铃一眼,“我是问,我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们是走着来的,超市就在宿舍旁边,不用特别打车过来。”蓝净铃依然是满脸的坦荡。

     “很好,我们不在一个调频。”沈香晴被蓝净铃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折服,决定自己先行离开。

     “哎哎,瞧你这暴脾气。”蓝净铃无奈,插科打诨是混不过去了,“你自己说随便我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所以我们在这边买菜回去自己做啊。”

     “啊?”沈香晴不可置信的看着蓝净铃,“我说这话?”

     “说过。”蓝净铃点头如蒜。

     “不可能,你听错了。”沈香晴果断摇头。

     自己最怕麻烦,不丢蓝净铃一个人去吃饭就已经算是非本人状态了,怎么可能会主动要求为蓝净铃做饭。

     “哦,我以为你很关心乔沐年那部电影的事,打算陪我吃饭贿赂我套情报呢。”蓝净铃拿出杀手锏,遗憾的叹了口气。

     “是的,我说过,买菜吧。”沈香晴的节操在下一秒随风飘散得无影无踪。

     心里暗骂蓝净铃的不厚道,分明是拿着自己的软肋当令箭,沈香晴有些后悔当初为了所谓的骄傲,没有在蓝净铃主动想告知电影情况的时候留下来听上几句。

     “你想吃什么?”蓝净铃的嘴角大幅度上扬,好心情让眉眼都沾染上笑意。

     “随便,按你的喜好买就可以。”沈香晴别扭的看向旁边。

     看着蓝净铃神采飞扬的样子,沈香晴只想仰天长啸,想不到你是这样的蓝净铃。

     说好的霸道大小姐天真大小姐呢,突然缠上自己也就算了,为什么还一副意犹未尽要拿自己开涮的样子,沈香晴憋屈的跟在蓝净铃后面,用面无表情来掩饰内心的忿忿不平。

     “我喜欢吃的你都会做嘛?”蓝净铃怀疑的问。

     “你敢吃我就敢做。”沈香晴不怀好意的提醒道。

     言下之意,是你自己说要吃我做的菜,味道如何看我心情,最好自备泻药以防不测。

     “跟渔舟小筑那样?”光是想着那些酸爽的味道,蓝净铃就有种往事不堪回首的感觉。

     “如你所愿。”沈香晴嘴角勾起一丝恶作剧得逞的笑。

     听过有人要求把菜做咸做淡甚至做辣做甜的,第一次听说有人要求把菜做到不能吃的,沈香晴当然百分之二百完成蓝净铃的请求。

     “不不不,那玩意一个月体验一次就够了,比大姨妈痛经还辛苦。”蓝净铃疯狂摇头满脸的后怕。

     “买你喜欢吃的菜。”沈香晴做出提示,“家务归你做,所以你要负责把菜的前道工序弄完,我只负责烹饪部分。”

     “啊...?”蓝净铃眨巴着眼睛,看着沈香晴连背影都透露着扳回一城的得意,反应了几秒,“游戏规则内的耍赖,你的脸呢!”

     “反正不在你脸上。”沈香晴在几秒钟内成功挽回败局,体验了一把什么叫风水轮流转。

     于是就轮到蓝净铃为难了,拖着购物车在生鲜区转了一圈,实在不知道有什么是凭自己的力量处理好的。

     蔬菜上面有农药,洗起来太麻烦,指不定还有几条菜虫,保证了新鲜度却很恶心。

     生肉类即使是切好用保鲜盒配好菜的,上面依然流淌着血水,好暴力好血腥。

     环顾超市偌大的生鲜区,蓝净铃骄傲的发现,完全没有自己可以处理的东西,除了熟食。

     可是如果买的是熟食,那要沈香晴何用,难道真的只是陪吃。

     这么想着,蓝净铃不开心了,主动权明明是在自己手里,凭什么还要受制于人。

     “喂,说我...”刚准备提出抗议,就看到沈香晴的眼睛似乎被鱼缸黏住,蓝净铃决定换个更加委婉的表述方式,“想吃鱼啊?”

     “是...只是看到里面有条好大只的游得好轻快,所谓灵巧的胖子。”沈香晴硬生生截住脱口而出的认同,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

     “这样啊。”蓝净铃微微一笑,也不揭穿,“这鱼难做嘛?”

     “醋溜白鱼吧,挖腮去鳞剔骨煮熟淋酱料,傻子看着菜谱都会做。”沈香晴流利的回复。

     我不是傻子我看着食谱但是我不会做!蓝净铃感觉自己的智商被人无意识的嘲讽了,却不能对号入座的反驳。

     “那我们买一条回去好了。”蓝净铃快乐的提议。

     不等沈香晴回答,蓝净铃就拿着鱼缸旁边捞鱼的网子,自顾自的爬上了垫脚的工作台,一网砸下去就开始在水里乱搅和。

     收到惊吓的鱼们一时间四下逃窜,蓝净铃的渔网在鱼缸里横冲直撞的乱捞。

     “看到你想要的灵活的胖子没?”站在台子上,蓝净铃居高临下的看着鱼缸。

     “呃...”沈香晴目瞪口呆的看着似乎越玩越起劲,最后真的跟鱼较上劲的某人。

     #这个深井冰我不认识#

     #不要跟我说话我听不懂脑残语#

     #待会儿还要打工我得先回去准备#

     一时之间,成千上万乱七八糟的思路将沈香晴的脑子填满,所有苗头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妈的智障。

     “这只怎么样?”蓝净铃兴高采烈的捞起一条鱼,将渔网伸到沈香晴面前。

     鱼估计和蓝净铃心意相通,开始活蹦乱跳的在渔网里挣扎,只为了博得沈香晴的欢心。

     然而,结果往往和幻想不太一样,乐极生悲的结果是,鱼直接跳出了渔网,伤及路过围观的吃瓜群众。

     “啊!”脸部受到咸鱼冲撞的女生尖叫声跑开,嘴里的腥味却怎么也祛不掉。

     “我觉得...你可以先下来?”沈香晴嘴角抽搐的向蓝净铃提议。

     “可是那只都掉到地上去了,估计活不长了,我们得弄只新鲜的回去。”蓝净铃完全会错意。

     生鲜区的骚动自然引起了超市工作人员的注意力,有人想将擅自爬上鱼缸去捞鱼的人拉下来,可是一看到蓝大小姐的脸,又默默缩了回去。

     打扰蓝净铃的雅兴,就算不被蓝净铃报复,也会被拍蓝家马屁的脑残粉们报复。

     蓝净铃在明星学园人的心目中,就是这样校园一霸一样的存在。

     已经到了下课时间,超市里的人也越来越多,围观人群中有不少是授课老师正在饶有兴致的看着热闹。蓝净铃可以做到若无旁人,沈香晴表示自己很难做到。

     “蓝净铃。”沈香晴气沉丹田,吼出了眼前某个正在捕鱼世界快乐遨游人的名字。

     “干嘛?”蓝净铃不满的嘟着嘴。

     眼看着一条大鱼就要上钩,被沈香晴始料未及的点名吓得手一抖,又把鱼给放了。

     “你以为你在庙会捞金鱼?”沈香晴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尴尬还是羞耻了,反正脸皮已经快在周围各种类型目光探视下烧出个洞。

     沈香晴突然发现,蓝净铃和自己正面交流才不到一周时间,沈香晴感觉自己已经把一辈子要叹的气都呼出去了。

     “没有啊,我在捞白鱼...”被嘲讽得有些莫名其妙,蓝净铃委屈道。

     “东西放下,你下来,洗手去。”沈香晴言简意赅的下达指令。

     “可是鱼...”蓝净铃撇了撇嘴,恋恋不舍的看着身旁的鱼缸,好有意思。

     “鱼什么鱼,你再不下来我走了。”沈香晴冷淡的撇下一句话,转身钻入人群。

     “下来就下来嘛,那么凶干嘛。”被突如其来的气场震撼,蓝净铃从台子上跳了下来,默默跟在后面。

     人群传出一片哗然,大家都觉得要么今天蓝净铃的打开方式不对,要么自己没睡醒在做梦。

     堂堂蓝大小姐居然会听命于沈香晴,被训得跟小媳妇儿似的不敢多说一句话。

     “看什么看,没看过人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嘛。”对沈香晴有耐性,并不代表大小姐的脾气就真的那么温顺。蓝净铃指着前排笑得最欢的一个男生,“你过来,把缸子里最肥的鱼给我捞出来。”

     “我...?”男生无辜躺枪。

     “你什么你,晚点我来称,不是最重的你今天就可以卷铺盖回家了!”蓝净铃把大小姐的刁蛮任性发挥到极致。

     “喂,你还在做什么,还走不走了。”沈香晴突然转身,满脸不耐烦的看着身后的人。

     “来了来了。”嚣张气焰瞬间熄灭,蓝净铃秒变身温顺小绵羊,跟着沈香晴走出人群。

     #沈香晴有特殊的驯兽技巧#

     这是所有在场人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