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你对我就真的一点都不好奇?”想了个话题,蓝净铃问道。

     刚说完这句似乎意有所指的话,蓝净铃就郁闷的想把自己的舌头咬断。如果沈香晴那么不开眼的寻根究底,自己的丢人事迹又要多出来一桩。

     然而,沈香晴并没有要追问的意思。只是无奈的看了看外面的天气,按照今晚的天气状况,蓝净铃待会儿肯定又得一惊一乍的没得睡了,沈香晴想了想,决定将枕头放在打平伸直了的腿上。

     “你躺下。”拍了拍腿上的枕头,沈香晴向蓝净铃招呼道。

     “啊?”蓝净铃眨巴着眼睛,这么幸福的体贴来得太快好可怕。

     “就算是感谢你帮我争取到电影合同,你睡着了我再去隔壁睡。”沈香晴这样说着。

     大概也是为了安慰自己,跟蓝净铃的接触只是为了表示感谢,而没有更多的其他。

     “谢谢...”几不可闻的吐出两个字,蓝净铃的声音被闷在了枕头里。

     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躺下,蓝净铃感觉鼻子莫名一阵发酸,好像回到了妈妈的怀抱一样。

     虽然蓝净铃早就忘了母亲的温暖到底是怎么回事,沈香晴单薄的身体抱起来也很没有质感的不舒服,可是却让蓝净铃由心底生出一丝眷恋。

     把这家伙养胖一点就好了,脑子里突然冒出来这样的想法,蓝净铃的嘴角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慢慢进入梦乡。

     一路上风雨交加的天气完全没有影响到靠着人家腿枕睡得安然的蓝净铃,难得的风雨之夜居然可以睡得如此平静,蓝净铃觉得人生好美好,尤其是有沈香晴在身边的人生。

     被自己突然得到的认知吓了一跳,蓝净铃有些心虚的睁开眼睛偷瞟脑袋顶上的人,沈香晴眉头微微皱起,正靠着车厢的墙壁假寐。

     大概是怕随便乱动把自己吵醒,即使躺在蓝净铃的角度,也能清楚的看到沈香晴眼窝里难以掩饰的黑眼圈。

     指不定为了照顾自己一夜没睡,到天亮实在扛不住才稍微眯着了一会儿,心里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蓝净铃趴在沈香晴的腿上不想起来。

     “醒了就赶紧起来。”头顶上传来沈香晴不耐烦的声音。

     装睡被人揭穿,打死蓝净铃都不会承认自己已经醒了,假装不在意的转了个边,企图误导沈香晴其实自己没有醒,只是换个舒服的姿势而已。

     “给你五秒钟时间清醒,不然我就踹人了。”沈香晴完全不为所动。

     “唔...”装不下去了,蓝净铃揉了揉眼睛,看似茫然的眨巴了几下,朝沈香晴露出灿烂的笑脸,“早。”

     “嗯。”沈香晴别扭的撇开眼。

     长得好看的人就是占便宜,连大清早睡眼朦胧的笑都能煞到人,沈香晴才不会承认自己刚刚被蓝净铃毫无防备写着睡醒真幸福的脸触动到心跳漏掉几拍。

     “几点了,到点吃早点了嘛?”蓝净铃慢吞吞的从床上爬起来看向窗外。

     外面还是灰蒙蒙的一片,大概因为持续阴雨天气的原因,总觉得气压阴沉沉的和晚上没什么区别。

     “又是吃...”收回方才一晃而过的悸动,沈香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民以食为天嘛。”蓝净铃倒是完全不在意,想了想提议道,“我们去餐车看看?”

     “你自己去就好了。”沈香晴果断拒绝。

     保持了一个晚上伸直腿的姿势没有动,沈香晴感觉腿像被容嬷嬷的一万根小针轮番轰炸一样,也不知道到底是疼还是麻,总之就是完全不能动。

     不是沈香晴怕吵醒蓝净铃所以不敢动,而是因为沈香晴万万没想到,蓝净铃的脑袋和她的身高一样都很有分量,加上八爪鱼一样抱着自己大腿的睡姿,让沈香晴感觉动一下的结果肯定是两个人一起摔下床去。

     “我给你揉揉?”意识到自己无意中做的好事,蓝净铃决定将功补过。

     “不要。”依然是拒绝,沈香晴发誓目前的状态是等腿慢慢恢复来得比较不那么痛苦。

     然而,蓝大小姐直接将沈香晴的拒绝理解为了傲娇的害羞。

     “没关系啊,之前按摩师给我按摩的时候我也是学了一手的,保证手到病除。”蓝净铃安慰道。

     话音刚落,沈香晴就只能无力的看着蓝净铃的一双魔爪轻柔的放在了自己的腿上,先是一阵温柔抚摸,在沈香晴还没来得及享受爱抚的瞬间,蓝净铃的双手展现出惊人的力道。

     后果,喜闻乐见。

     整个车厢都被一声发自肺腑充斥着十成洪荒之力的惨叫声叫醒,新的一天开始了。

     “很疼...嘛?”蓝净铃尴尬的收手,双手搅在一起一副局促不安的样子。

     “短时间之内我真的不是很想见你。”沈香晴摆出冷漠脸。

     软卧隔间的拉门被毫不留情的关上,蓝净铃眨巴着眼睛扁了扁嘴。自己真的只是想帮忙为沈香晴做个放松肌肉的按摩,也没人告诉自己沈香晴居然那么不受力,这还没使出全部功力呢。

     简单洗漱之后又去了趟餐车,依然是拎着大包小包回来的蓝净铃丝毫没有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什么不对,不吃饱哪有力气迎接新的一天,那就更没力气减肥了。

     不过关于减肥这个所有女生都很关心的问题,天生拥有吃不胖体质的蓝净铃是没有多大困扰,最愁苦的大概就是体重总会在不经意的时候降到一个不能更轻的数字。

     一个不经意营养过剩长到不用穿高跟鞋就能藐视很多男人的身高也就算了,连最引以为傲的婴儿肥也在某天早上起来的时候突然就消失不见,蓝净铃真是心痛得无以复加。

     作为一个根正苗红的萝莉控,自己却不小心长成了五大三粗的御姐,蓝净铃内心的苦说出来也没人同情。

     反观隔壁隔间里的沈香晴,个子不算高身材比例却很好,最重要是脸上肉嘟嘟的两坨苹果肌看得蓝净铃一阵手痒,如果肚子上能再长出些小肉肉,蓝净铃一定会为沈香晴一个关爱萝莉成长协会。

     “好羡慕...”蓝净铃默默叹了口气,轻轻敲响隔间门,却发现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响。

     用耳朵贴上去听了听,确定里面真的没有声音,蓝净铃暗搓搓的将隔间拉开一点点缝隙,眯着眼睛朝里面偷看。

     沈香晴已经睡着了,果然是昨晚为了照顾自己才累成这样,只是离开几分钟就睡得这么沉,蓝净铃心中闪过一丝自责的情绪。

     居高临下的站在床边,蓝净铃盯着沈香晴的脸看了好一会儿,总觉得平日里面无表情的沈香晴在睡着之后整个人都变了。

     左手忍不住离沈香晴的脸越伸越近,蓝净铃赶紧控制右手将在左手碰到沈香晴脸颊的临界点拉了回来。

     虽然只是那么一瞬间的碰触,左手回味无穷的向右手炫耀着手感真好,让右手跃跃欲试的想更进一步,改摸为捏,或者揉,或者掐。

     显然,蓝净铃冷静的得出结论,两只手已经有了自我意识,完全不受自己控制,就只能随她们去了。

     得到主人默许的右手踏上漫漫征程,为了超越不要脸抢跑的左手。

     “你是变态还是偷窥狂。”沈香晴突然睁开眼睛,看着满脸挣扎的蓝净铃。

     “啊...”受到惊吓的蓝净铃机械的张了张嘴,发出一个意义不明的词汇。

     突然想起自己悬在半空中很适合做证据而进退两难的手,蓝净铃触电似的往后退了一步,撞上隔间拉门。

     一个重心不稳又反弹了回来,蓝净铃没有像狗血剧一样的亲在沈香晴脸上,而是充分发挥身高优势,一脑门磕在了火车墙壁上。

     “蠢。”沈香晴不忍直视的撇开眼,从床上坐了起来,“你进来想干嘛。”

     “给你送早点。”蓝净铃龇牙咧嘴的捂着脑门。

     蓝净铃委屈得眼泪都要掉下来的样子,很难让人由此联系到刚刚那个伸出魔爪想蹂躏人脸蛋的人。

     “这样。”沈香晴必须是不信的。

     可是看着蓝净铃眼泪汪汪的样子,沈香晴又不忍继续追究,毕竟想干什么也没得逞不是。

     拍了拍床单示意蓝净铃坐下,沈香晴总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手拿开。”沈香晴的话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痛...”蓝净铃扁着嘴,不情不愿的移开手。

     用余光瞥了一眼蓝净铃撞上的墙壁,上面一个挂衣服的金属钩子张牙舞爪的嘚瑟着,果然是见血了。沈香晴叹了口气哀怨自己的歹命,这家伙真是一点都不让人省心。

     “你坐着别动。”沈香晴再次发号施令。

     “血...”蓝净铃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