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从火车站到影视基地还需要坐几个小时的大巴,也许是早上起来太早,从上车坐在位置上起,蓝净铃的脑袋就开始小鸡啄米一样摇摇欲坠,最后干脆靠在沈香晴身上睡着了。

     虽然沈香晴中间尝试过将蓝净铃的脑袋推到另外一边的窗户上,可是车子开开停停没几下又把大小姐给撞了,看着蓝净铃迷迷糊糊皱在一起哀怨的小脸,沈香晴又被莫名的负罪感缠绕,最后还是将人拉回自己肩膀上。

     心软这种病,病得好叫有爱心,病入膏肓就会死。

     简单来说就是被人吃死,沈香晴觉得自己现在就是这个状态。

     车窗外的风景变得越来越抽象,现代民国夹杂古代景观轮番出现,大巴车到达终点站,国内有名的影视基地。

     刚停靠到站点,蓝净铃如同上了发条一般准时睁开眼睛,迷茫的望了一眼四周,擦掉嘴角摇摇欲坠的口水,逐渐恢复清明。

     “早。”一觉睡醒的大小姐充能完毕,眉开眼笑的朝身边的人打招呼。

     眼尖的看到沈香晴领口似乎有一小滩水渍一样的可疑痕迹,蓝净铃欲盖弥彰的将脖子上的围巾取下,在沈香晴的脖子上绕出一个好看的花式。

     “早?”沈香晴不置可否的挑眉,揶揄道,“又到你最喜欢的吃饭时间了。”

     “也对哦,那我们找地方吃饭去吧。”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蓝净铃在心里偷笑。

     机智的自己又把一件丢人的事情糊弄过去,很好的扞卫了蓝大小姐的面子。

     “都这样了还想着吃。”沈香晴恨铁不成钢的戳了戳蓝净铃的脑门。

     “唔...”蓝净铃吃痛的扁嘴捂着额头,“就是因为受伤了才要大补嘛。”

     “先去剧组报道,就这样。”沈香晴一锤定音。

     无视蓝净铃跟在伸手龇牙咧嘴的抗议,沈香晴按照剧本后面的联系方式打通了剧务的电话,询问详细地址后目的明确的往影视城的某个方向走去。

     “联系好了,你没告诉他们我也来了吧?”眼巴巴的瞅着沈香晴收起手机,蓝净铃第一时间凑过去问道。

     “你这种编外人员不是应该自己直接跟乔导联系嘛,关我什么事。”沈香晴白了蓝净铃一眼。

     虽然沈香晴说的是实话,可是蓝净铃听着依然一阵不爽。

     两个人明明是一起来的,就算自己是一时兴起要跟着来,蓝净铃很不满沈香晴这种撇清界限的行为。

     “我没告诉别人我会来,所以你要保护好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蓝净铃厚着脸皮赖上沈香晴。

     “这件事的因果联系是什么?”沈香晴很不想主动揽麻烦上身。

     “因为我跟学校报备的是和你一起去剧组观摩学习,如果我们没有同时回去,后果你懂的。”蓝净铃不要脸的开始讲道理。

     其实真正的原因是,未来几天都是雷雨天气,蓝净铃认为自己最狼狈的一面已经被沈香晴发现了,那就让她看个够好了,总比被其他人看到添油加醋的乱传好。

     蓝净铃坚信,依照沈香晴说好听是高岭之花,其实就是没朋友的性格,就算想八卦也找不到人说。

     “问题在于,剧组并不知道你要来,所以应该不会给你准备空床位。”沈香晴说的依然是事实。

     几乎是在蓝净铃提出必须同进同出的同一时间,沈香晴就很好的消化并接受了这个信息。

     毕竟是被当了多年大小姐敌人的人,以往的经历告诉沈香晴,只要是和蓝净铃扯上关系的事情,没有反抗就不会有伤害。

     “我可以自己去隔壁开个大床...套房,相信乔沐年一定会很高兴少付一个人的房费。”蓝净铃及时纠正差点脱口而出的话。

     “可是我并没有同意要跟你睡一间。”沈香晴果断拒绝。

     开玩笑,难得有机会结识演艺界的前辈,沈香晴当然不能放过这个为未来打基础的机会。可是如果带上蓝净铃,沈香晴几乎可以预料到结果,绝对是生人勿近熟人勿扰。

     “我已经给乔沐年发了信息,他现在应该正在偷着乐。”蓝净铃把手机短信展示出来,断了沈香晴的念想。

     果然,蓝净铃的话刚说完,就收到乔沐年的回信,言简意赅的一个好字。

     而后又补充了一句意义暧昧不明的话,注意克制不要影响拍摄。

     看到乔沐年的反应,沈香晴觉得除了黑人问号脸和张氏冷漠脸,真的没有其他更能形容自己内心被脱缰的草泥马凌迟过后的感受。

     说好的不想让剧组知道呢,别人家的大小姐都是温文尔雅知书达理,为什么沈香晴碰到的这个除了任性就是事精,真是白瞎了蓝净铃一张眉眼带笑的桃花脸。

     “对了,你可千万别告诉柳一蔓啊。如果她知道了,肯定会告诉我爸,太麻烦了。”蓝净铃不放心的嘱咐道。

     “你都跟着我去剧组了,她能看不到?”沈香晴不以为然。

     不知道为什么,沈香晴对蓝净铃突然连名带姓的称呼柳一蔓这件事情,心里莫名有些气闷。

     明明是亲密到即使不可描述也没人觉得奇怪的关系,却偏偏要当着自己的面跟柳一蔓装不熟。

     可是原本这和自己并没有半毛钱关系,自己却暗自生着闷气,理由连沈香晴自己都想不明白。

     似乎是这样,自从被蓝净铃缠上之后,沈香晴就已经开始在各种破例各种不忍心,就因为这个大小姐总是出现一些与平日形象完全不符的状况。

     “我可以伪装一下,假扮成你的小助理?”蓝净铃异想天开道。

     “拉倒吧,你以为她是瞎。”沈香晴默默翻了个白眼。

     还没有出道就摊上大小姐当助理,沈香晴自认为没有这个福分。

     最重要的是,蓝净铃也不考虑考虑她的外形。

     大概没有谁会带着一个比自己颜值高身材好的妹纸当助理,真的不是为了给自己添堵嘛。

     “差不多吧,她深度近视平时都戴隐形眼镜,但是拍戏的时候从来不戴眼镜。一米开外男女莫辨人畜不分,和瞎了没区别。”蓝净铃的话也不知道是在解释还是在吐槽。

     “这么诡异...”沈香晴咋舌。

     听起来两人的关系确实很好啊,柳一蔓出道这么多年,连狗仔都没有挖出来的新闻,到蓝净铃这里竟然跟家常便饭一样随意。

     “据说是不想看到男演员的脸。”蓝净铃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所以才让你远离柳一蔓珍惜生命。”

     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在沈香晴看来,这属于两人的家务事,自己没必要掺和。

     此时的沈香晴只想尽快到达剧组所在地,顺利将自己的戏份拍完,然后回学校拿到优秀毕业生推荐表,签个大牌的经济公司从此走向人生巅峰。

     只是走了没几步,蓝净铃不甘寂寞的声音再次传来。

     “你是不是不认识路啊,为什么走了这么久还没到,走得我都饿了。”蓝净铃跟在一旁碎碎念的抱怨着。

     眼看着穿过一条条商业街,蓝净铃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黏在街边小店上。毕竟大小姐的成长历程,说到底就是一个没有辣条和麻辣烫的缺失童年。

     于是从小就被勒令不准吃垃圾食品并与一切路边摊有缘无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人家吃的蓝净铃,在成功脱离家里之后,开启了对街边小吃店执着而热烈的追求。

     “我们能不能有点追求。”无奈回头,沈香晴被蓝净铃星星眼里的光刺得一阵头晕目眩,“你真的想吃?”

     “还好吧...”说着模棱两可的话,蓝净铃早已经被自己的眼神出卖。

     “打包一点路上拿着吃行不行?”叹了口气,沈香晴商量着问。

     看着蓝净铃完全失去大小姐矜持的样子,沈香晴突然有种感觉,如果今天自己顺水推舟的不让蓝净铃吃东西,肯定会遭雷劈受天谴。

     “可是这样会很没有形象哎...”象征性的犹豫着,蓝净铃的眼睛依然没能从周边的店铺上移开。

     正好对上一个刚从店里叼着食物走出来的人,小哥被蓝净铃直勾勾的眼神注视吓得将手里的东西戳到了脸上。

     “哦,那就不要吃了。”沈香晴嘴角抽搐的要走人。

     “买一点,那就买一点点就好了!”蓝净铃果断追在后面申请反悔。

     接着,蓝净铃就拉着沈香晴快乐的逛起了夜市,从一家店穿梭到另一家店,果然真的如同她自己所言,都只买了一点点。

     问题在于,一家店是一点点,很多家店等于很多点点,累积起来到最后拎在沈香晴手上的,又是十几个食品袋。

     沈香晴感觉自己对一点点这个词又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