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用咳嗽体现生病,用握得死紧的拳头表现内心的挣扎,表演的好像很冷静很果决,却在不经意间透露着脆弱。

     这是蓝净铃总结出来的沈香晴对故事中女配角的演绎。

     如果只是一般人,大概这么中规中矩的表现就已经很好了。

     可扮演者是沈香晴,蓝净铃心中难得认同的存在,蓝净铃不相信整个故事就以这样看似精彩实则平淡的方式结尾。

     而教室中央,施奕心中却是叫苦不辞,怎么看都是被沈香晴比下去的节奏,开始还以为有个熟人更容易入戏,结果还不如来个演技一般的家伙。

     虽然很想结束,可是施奕却有一种预感,还没有到最精彩的部分,沈香晴不可能就这样结束全部的表演。

     “好了,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相信我的话你也听清楚了。”沈香晴嘴角勾起一丝苦涩,很快被轻松掩盖。

     沈香晴顺其自然的反应很好的为施奕的失神圆了场。

     不给施奕反应的时间,沈香晴已经自顾自的转身离开。

     然而,在沈香晴转身的一瞬间,一直隐忍的泪水就像开了闸的洪水一样奔涌而出。

     “等等!”施奕脱口而出,伸手想抓住沈香晴的衣角。

     感觉这句话已经不是出于自己控制说出来的,完全是被沈香晴代入角色之后,由施奕扮演的角色内心发出的挽留信号。

     无视施奕的话,沈香晴快步走向舞台外侧。

     表演结束,教室里响起热烈的掌声,大概是对沈香晴演技的肯定。

     身为导师的吴淑芬淡淡的举起手,示意同学们稍安勿躁。

     依照吴淑芬对沈香晴的了解,这样的表演并没有完全发挥出她全部的创造力。

     果然,走到演出范围的边缘,沈香晴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将捂着嘴巴的手帕揭开,里面一片血红。

     做了一次深呼吸,强行将眼泪止住,沈香晴回头,对着施奕的露出一个纯真的笑容,用力挥了挥手,像在同这个世界告别。

     “谢谢你爱我。”声音不大,微微有些颤抖,只够沈香晴自己听到。

     看到沈香晴回头似乎对自己说了什么却完全听不清,施奕皱着眉头想快步跟上,沈香晴已经离开了舞台范围。

     台下响起一片错愕的抽气声,这才是表演真正的落幕。

     将脸上残留的泪水擦干净,沈香晴满脸的云淡风轻,好像刚刚参与表演的人并不是自己,淡定的走到吴淑芬的位置。

     考试结束,接下来是授课导师点评和打分时间,沈香晴只想知道自己灵光一闪想出来的东西,够不够得个优秀。

     “施奕,说说你的感受。”吴淑芬不急着打分,只是让体会最深的施奕先评价。

     “有种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演技好像不知不觉就发挥出来了。”施奕老实的说出内心最真实的感受。

     很少有机会和其他人一起练习,施奕不知道跟其他人搭戏是个什么感觉,不过听前辈们说,如果与厉害的人搭戏,比如影帝影后们,大概就会有种被人发掘出自身潜力的感觉。

     当然,更多的,则是无形的压迫感。让施奕想尽快将这场表演结束,却偏偏内心还有不舍。

     “蓝净铃,你觉得怎么样?”吴淑芬点名道。

     虽然蓝净铃坐得很远,不过眼尖的吴淑芬早就看出来,蓝净铃一直在盯着沈香晴看,甚至还拿出手机将沈香晴的表演录制了下来。

     “呃...”突然被点名,蓝净铃一时间也想不到词形容自己的感受,大概除了觉得很好,就是隐隐感觉领悟了什么,又说不出来。

     “很好?”吴淑芬的脸上绽开一朵名为揶揄的笑花。

     “貌似...还有别的什么...”蓝净铃皱着眉头看着吴淑芬,期待解答。

     “好了,可以下课了。”吴淑芬点了点头,高声宣布。

     今天的课大概可以到此为止了,吴淑芬很高兴自己吃了一顿不要钱的午餐,让沈香晴为自己帮学生们上了一课。

     演员对角色的理解只是表演最粗浅的入门环节,演技收放自如张弛有度是表演的最基本素养,而更重要的,是一个演员的创造力。

     沈香晴表演最后的一小部分,在大家都为她的演技折服时,突然来了这么一出,在吴淑芬看来可以称为神来之笔,完全可以为以后的演技课做课程素材。

     而对于创造力的见解和领悟,不是靠老师说几句学生就能学会,只能让在场的人自行领会。

     蓝净铃也不愧是被称为为表演而生的人,只是在旁边围观了一下,便能到出连亲身经历者施奕都没有感觉到的东西,吴淑芬对此很是满意。

     “吴老师您这么做很过分哎,你们怎么都喜欢说话说一半!”蓝净铃不满的走向讲台,同时意有所指的瞥了一眼沈香晴,又是一个说话只说一半的人。

     “那么,成绩呢?”沈香晴最担心的问题总算找到机会问出口。

     “一个演员的成绩如何,当然是看观众的反应就知道啦。”吴淑芬眨巴着眼睛,完全不似进教室时表现出来的冷淡。

     “反应确实很好,我都嫉妒了。”蓝净铃实话实说。

     在娱乐圈混迹了多年,看透人情冷暖的吴淑芬难得对人表现出无防备的友善,对沈香晴的称呼也从同学变成演员,这可是蓝净铃都没有体会过的待遇。

     “有个地方我很好奇,手帕里的颜料是怎么回事,你事先应该不知道今天要演的是一个病弱少女吧。”吴淑芬笑着问出所有人心底的疑惑。

     “哦,您说这个啊。”沈香晴将手帕打开,里面露出一小袋白色塑封包装的酱汁,随手一挤就是一小坨。

     “这个是,番茄酱?”专业服务生施奕光是看着酱料的颜色就能判断出里面的东西。

     “是啊,早上吃早点的时候随手拿的。”沈香晴点头,为众人解答疑惑,“大概是某人把番茄酱当做砂糖包拿了回来,我本来准备课间餐沾吐司吃的。”

     沈香晴没有点名,有人的脸却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早上买东西买得急急忙忙,谁让这破番茄酱的袋子是白色,正常人当然为以为是砂糖包了,蓝净铃在心里为自己辩解。

     “能把这事弄错的人也是蛮厉害的。”吴淑芬心照不宣的笑了笑。

     “哪里厉害了,就算不认识英文,上面的图片瞎子都能看清楚好嘛,差太多了啦!”施奕还没有反应过来其他人说的到底是谁,考试过关心情也是大好,咋呼劲再次冒了出来。

     “你才是瞎子,白砂糖是白色番茄酱是红色,这才是常识好嘛,我都没说你们家的番茄酱有问题!”蓝净铃拎着施奕的耳朵一阵咆哮。

     施奕和沈香晴是最萌身高差,对本来就有八头身还踏着高跟鞋的蓝净铃来说,身高差不多齐平。

     “这关你什么事啊...”施奕被吼得莫名其妙,只能摸着耳朵求饶。

     “算了算了,本小姐不跟你个智商揣兜里的人一般见识。”蓝净铃决定放过施奕,一手挽住沈香晴,“你考试又得了个好成绩,不如我请你吃饭庆祝啊?”

     “加我一个!”施奕果断凑了过来。

     开玩笑,蓝大小姐请吃饭,谁不跟着去才是智商没上线。

     “你们年轻人玩,我就不去了。”吴淑芬开始收拾教案,想了想又用书本敲了一下施奕的脑袋,“你个蒙混过关的人有什么资格庆祝,别打扰人家庆功。”

     “哼,抱大腿的厚脸皮!”蓝净铃对着施奕做了个鬼脸,将沈香晴拉离是非之地。

     对于蓝净铃请吃饭的提议,沈香晴是完全没有兴趣的。

     没有第一时间拒绝,是因为在沈香晴知道自己拿到优秀之后,关心的事情已经转变成即将开拍的电影,所以完全没精力管其他人在做什么。

     据说主创们前几天就已经进了组,杀了鸡拜了神,也就是说电影已经开机。

     虽然沈香晴几经波折才拿到合同签了约,没有收到进组通知大概是因为角色还没开机,可是连剧本都没收到,这就很微妙了。

     一般剧组都会提前让参与人员去拿剧本,给出时间好方便演员们背诵台词琢磨角色。

     而且乔沐年的电影向来以严标准高要求闻名,居然到开机还没有给沈香晴台本,这让沈香晴有些不安,不知道是不是临时换了人。

     可是合约都已经签了,虽然违约金在那些大导演们看来并不值几个钱。

     “问你个事。”暗自出神的沈香晴发现身边就有个最好解答自己疑惑的人。

     “不要问我去哪里吃饭啊,学校这些地方我都吃腻了,决定不了。”蓝净铃耸了耸肩,把头摇成拨浪鼓。

     “爱去哪儿吃去哪儿吃,谁要问这种无聊的事情。”沈香晴撇了撇嘴,完全不知道蓝净铃又想做什么。

     “是你说的我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不要反悔啊。”得到许可,蓝净铃内心的雀跃不亚于昨晚被沈香晴允许上床。